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来扮家家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你紧张什么?”她爱娇的摩挲他的脸,脸上的倦意更重。“我的这一生还没过完,下辈子,以后再说喽。”

  也对,依照兔兔实际的性格,她是会这么认为的。紫君未暗忖,心中也随着释然。

  也许是风轻天凉,也许是紫君未温暖的体温,偎着他的兔兔身体逐渐变重,呼吸均匀了起来。

  “兔兔?”她好些天没睡好,小歇也是好的。

  “紫君未,”她模糊的喊,“兔兔想要园子里的红萝卜,我听丁叔说他开发出新的品种,我却还没尝过。”

  “好,我派人去挖。”

  “不,”她的声音更轻,像在天上飞的羽毛,随时会不知所踪。“兔兔要紫君未去。”

  真是爱撒娇。

  “我去,你等我喔。”脱下身上的风衣裹住她,紫君未看着她睫毛慢慢垂下,缓缓地睡着了。

  “看着她。”唤来侍女,他轻声吩咐。

  再也不敢了,不敢把他的兔兔放着一个人。

  侍女服从的福了福。不管谁都知道兔兔姑娘是紫主子的最爱,只要把姑娘伺候得服贴,堡主是天下最不要求人的主子。

  紫君未放心的出门。

  门外,金带般的阳光令人浑身舒畅,他想着,等等兔兔醒来,也许可以带她出游,晒晒太阳也是不错的主意,这回要记得咸鱼翻身才不会烤焦。

  他的嘴角露出微笑,潇洒的向专为兔兔开辟的萝卜园走去。

  她有点虚弱。

  真的,就一点点。

  她把一切归咎天气。天冷嘛,不爱动是当然的事。

  “唉,你究竟要君未大哥为你担心到什么时候?我可先说好,我是看不过去你恃宠而骄的鬼模样方来劝告你,哪天那个人变了心,八匹马都拖不回来的。”穿着锦裘在兔兔屋里走来又走去的人正是嘴巴嚷着绝交不知几百次的完颜芙蓉。

  她这回出现,为的还是她的君未哥哥。

  “唉,我说了一堆,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她霍地跳到兔兔床前,吹胡子瞪眼睛的,要不是怕冷,一根手指肯定指着帐里头的兔兔。

  兔兔点头。

  天气这么冷,芙蓉大老远的来,不会因为无聊来骂她出气吧?

  “说话!”完颜芙蓉额冒青筋。

  “有。”她慢半拍,回答的是上一个问句。

  完颜芙蓉“砰”的在椅子上落坐。

  兔兔想,幸好太韶堡的椅子都很做得坚固,摔疼了屁股可不好玩。

  “我说你最近是怎么搞的?阴阳怪气不说,还没脸见人呐,整天窝在房间里头,又不是我家那四肢不勤的老头。”她只要看见紫君未皱眉就有气,而更叫人恨的是她的君未大哥会发愁,就为了这只兔子。

  “我爱困,出不去啊。”她懒洋洋的,有时候连脑子都不是很清楚。

  “你猪啊!”说的是什么话,她完颜芙蓉都移尊就驾了,这只兔子还不卖面子,拿乔喔。

  兔兔不语。都被骂成猪了,总不能要她自己也承认自己猪头供旁人消气吧?

  “你给我出来!躲在床上算什么?头也不梳,脸也不洗,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坏了女人的名誉变成黄脸婆,我跟你没完没了。”说着完颜芙蓉拉开床帐,准备劈头给她一顿臭骂。

  可是床帐一掀,见到兔兔的模样,她那利如刀子的嘴马上哑然无声,剩下的字句不知道该咽到哪儿去。

  “兔……子?”

  “别哭。”她的声音如昔。

  “谁说我哭,我不做孬种!”完颜芙蓉仍是强词夺理的嘴有了几分软化。

  “那就好,你笑的时候最漂亮了。”

  “马屁精!”

  “你骂人的时候也最精神。”

  “白痴。”完颜芙蓉放下纱帐,手不能控制的抖着。

  兔兔那更胜月牙的白皙面孔居然有了皱纹。

  没错,她就像开到盛极的花逐渐由红紫翻黑,以惊人的速度凋零中。

  她很容易累,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更糟糕的是,她慢慢变成了老兔子。

  红颜老,无力可回天。

  但是,她才几岁?完颜芙蓉问:“你这模样……君未大哥知道?”

  “知道。”

  “你不怕他改变心意不爱你?”这样的直言不讳是残忍了些,这只兔子完全都不为自己设想吗?

  “不怕,我这模样要是能让他忘记我,也是好的。”记着一个人的苦她从她爹的身上看见了。

  “你别净说废话,身体有病就该请大夫,了不起吃几帖药,包你又是活跳跳的了。”她最不爱听丧气话,这兔子是哪根筋错啦?

  真要是皮肤出问题,了不起树漆买回来用用,保证一路平坦。

  “也对。”兔兔不爱对谁挖心剖腹,她知道完颜芙蓉是刀子嘴豆腐心,可这一生已经失去交集的机会。

  她,是个好人。

  “你不会又要睡觉了吧?”完颜芙蓉眼睛不眨的看着卧床的兔兔,声音里全是惊恐,不安从喉咙深处漫了上来。

  “嗯,对不起。”她呢哝,温润的面容带着倦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