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来扮家家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然而,所有的人,包括仆人、小娟、小倩都跑过去,你一拳我一脚,把镇守山打了半死,胜败立分。

  原来所有的人都是紫君未安排进来的内应。

  “阿爹。”说是不认这爹,见他受了伤,兔兔还是觉得难过。

  “晴娘。”变成猪头的镇守山心里头挂着的仍是她。

  兔兔难受极了。不管怎样,他还是兔兔的爹啊。

  她想过去。

  “别过去!”紫君未出声警告。

  “他这样,我很难受。”

  紫君未看着兔兔澄澈眼中的愁,也只能投降。

  “阿爹,紫君未很强,他会帮你把伤治好,我们一起过日子好吗?”偎过去,她发自真心的说。

  不管他以前怎么对她,都过去了。

  “一起过日子啊,”镇守山握住女儿的手,眼中漾起复杂的神色,这时候的他有些回到当父亲的角色。“孩子,跟爹一起走吧,继续活着要受苦的。”

  “阿爹,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是我害了晴娘,害了她腹中的胎儿。”他沉溺在过往的世界里,独活着好苦,他们一家三口应该到地狱去团聚。

  加重了气力,他干枯的五指突然伸向兔兔。

  然而,紫君未在一旁边即化去他的手势,叫镇守山偷袭落空。

  兔兔因为这一跌摔在地上,她灰心的摇头,“我不明白,爹……”

  “你是不会明白的,让我带你走,别挣扎。”他语无伦次了。

  “爹,你就不能为我想想,好好的活着吗?”

  “活着,行尸走肉吗?”镇守山一掌劈向自己的天灵盖。“都怪我不好,把病传了给晴娘。”祸延一家。直到离开人世,他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一个晴娘。

  所有的人不知道该为他的情深意重动容,或是为他心中完全没有兔兔这女儿惋惜。

  人世间,没有什么是公平的。

  第九章

  兔兔的消沉挂在眼梢眉间,偌大的大厅里,听着笑语喧哗,一颗心却冷如寒夜冰雨,怎么都温暖不起来。

  镇守山已下葬。

  现在的她在服丧期间。素白的衣裳,沉静的面容,静悄悄的坐在窗台上。

  以前的她了心盼着赶快长大,现在才知道,人要长大一点都不难,人事沧桑,不会放过谁,想躲也躲不过的。

  “兔兔?”紫君未轻唤。

  自从镇守山的事件发生过后,他的兔兔明显的改变了,她仍会爱笑!可笑里总带着轻愁,惹得他心戚戚。

  “你来了。”这样的对话,变成两人每天的功课。

  “想什么呢?”紫君未暂时把太韶堡的公务交给完颜北,尽量抽空陪伴心灵受创的兔兔。

  兔兔温柔的垂下睫毛,睫下的眼中有着徘徨,“想很多事。”

  她变得不爱说话了。

  “告诉我。”

  “我……不会说。”

  “那就不要说,换紫君未说话给兔兔听好吗?”他温柔的哄着,他想再度看见兔兔无邪的笑容。

  “好。”她温驯得不可思议。

  紫君未把她搂入怀里,俩人偎在窗台上,享受旖旎风光。

  “你很久没见到大黄了吧,它当爹了喔。”

  “真的?它终于转移对象了?”不也才一转眼,人事全非了。

  “嗯,四只可爱的小天鹅,要不要瞧瞧去?”他怂恿着兔兔出去走走。

  “它有你照顾,我很放心。”她懒。“我昨夜作了一场梦,梦中的我还是睡着,是你把大黄送给我的,它那个时候才巴掌那么大,活蹦乱跳的,好可爱。”

  “有看见那时的紫君未长什么样子吗?”

  “英俊稍傻,很臭屁的模样。”

  “那一定不是我!”紫君未故意哼气,逗得兔兔发出微笑。

  “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对不对?”有很多以前不清楚的景象慢慢突显了出来,虽然也不是很清楚,只有一个轮廓,可这样就够了。

  “我们要继续认识下去,一直一直。”这不是傻话,他是真要把兔兔当成一生相守的那个人。

  “下辈子呢?”

  “相对一辈子还不够喔,贪心鬼。”紫君未笑得开心。

  “不够。”兔兔正经的说。

  “那来打勾勾,紫君未的下辈子还是属于兔兔的。”他伸出小指跟大拇指,准备做这孩子气却重要万分的允诺。

  兔兔瞧着他小指上的指纹,并没有做出回应,她只云淡风轻的握住他的指头说:“这样太沉重了,爱一个人爱这么久会很累的。”

  “兔兔!”紫君未勃然色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