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来扮家家酒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擒贼先抢王。”紫君未下达指令。

  “是。”老三微笑。弹指间,山一样的身躯已经又回到闹事场地。

  “哇,他好厉害。”兔兔把脸凑在栅栏的缝隙间,对老三矫健的身手赞叹得近乎崇拜。“紫君未,兔兔也要这样飞。”

  她可没忘记自己是怎么离开高塔的,这一切都托身边这男人的福喔。

  “唔,”他顿了下,心思一半放在场中央,“不好。”另一半随即被她的要求扰乱。

  他心里头被压抑的烦躁不是她能了解的。

  在他身边的兔兔不是小孩不是少女,要拿捏恰当的分寸,不容易。而她,无忧无虑,丝毫不懂他的为难。

  跟她说,她会明白吗?

  为什么挣扎的人是他,痛苦的也是他?

  “不要随便对别人笑!”她那蜜糖似的笑脸只能属于他。

  天!他竟然为一个笑容跟自己的兄弟吃醋。接下来,他会不会犯下跟镇守山同样的错误,把兔兔关起来,不准任何人接近?

  看着每个人对她示好,他受不了了,她简直要逼疯他。

  “你又生气了。”她咬着唇。兔兔没做错什么啊。

  紫君未没理她。

  像冰的态度冻伤了兔兔的心。她不会在他面前舔伤,却知道很多人的地方也许能让她打脚底暖和起来。

  也许……还没想透,她已经抬脚迈进围成一团的人群里。

  只见有少数几个人站在一边。

  看热闹的、怂恿人家去死的,原来引起纷争的乱源都高高站在一旁,嘴边含着冷笑,冷戏事不关己的搏斗。

  “这样打来打去,不好。”圆锹、畚箕、铲子齐飞,差点砸到她的小脑袋。

  “你是谁?”满脸胡子的男人眼睛精光爆射。她是怎么来到他身边的?

  “兔兔啊。”她笑容如花的报上自己的名字。

  “走开!”一条腿飞过来,几乎踢上她白柔细嫩的小脸蛋,男人粗暴的拉了兔兔一把。

  该死!他居然出手……狠甩了下把兔兔移到安全地带的扇般大掌,瞬间收拢回到胸前。她是生是死跟他无关不是吗?

  “打架不好,紫君未生气。”她可不想领情,身形一稳又旋足往扭成麻花的人群走过去。

  大胡子先是为她的胆大包天跟不知死活的举动一怔,旋而准备袖手旁观。

  这场是非是他计划中的一步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小鬼坏了他的事。

  但是,去他的王八羔子,眼看她就要卷进风暴里,冷若寒冬的声音劈也似的喝止了所有的人——

  “全部都给我住手!”

  另一道白影来势奇快,在大胡子喊停时,间不容发的挟了兔兔疾飞而去。

  人群被这突然的状况骇得手脚一呆,打红的眼恢复了些许理智。

  “飞,好玩。”风扑在兔兔脸上,她开心得很。

  虽然拐了十八个弯,可也让她达到目的了。

  紫君未轻叹一声,纵身落地。

  等她站稳,“老三,看好她。”他咬着牙清清楚楚的命令。

  “得令。”老三随即把兔兔带到一旁。

  他们老是这样,把她当没发言权利的孩童。兔兔暗自嘀咕,从来没接受教育洗礼的她不懂,在男人为天的这里,她的出现以及所有一切已够惊世骇俗,也够他们当着茶余饭后的话题嚼舌很久。

  “为什么?”他走到大胡子面前,仿佛老早知道就是他搞的鬼。

  “无聊嘛。”要有问必答,他也很愿意配合。

  两人对垒的同时,制造纷乱的小卒子们已经被驱散,想看戏的希望落空。

  “你是太闲了,你想我该送你浸水牢还是采矿去?”紫君未居然附和他。

  “看起来,我可以选择的范围很少。”两人身高差不多,气势差不多,势均力敌。

  “你自己领刑去,手镣脚铐在那你自取,不用我浪费人手陪你去。”

  显然这大胡子是累犯。

  “紫君未,你不要罚他,他救了兔兔呢。”微微一笑便迷得老三二度心花怒放,忘了看紧人,兔兔来帮大胡子说情。

  “律法之前,人人平等。”紫君未瞪她,心里头的酸味又冒出来作怪,她非要跟别人站同一阵线凌虐他的神经吗?

  “大胡子伯伯,你告诉他嘛,为什么要闹事?”他有些气质跟紫君未很像,让她觉得容易亲近。

  “大人的事,小孩不懂。”他什么时候落魄到需要一个小孩来说情?哈哈哈……

  僵局打不开,方才散去的囚犯不知不觉间又聚拢过来。

  胆子大的老囚犯轻轻靠近兔兔,“小姑娘,听说要为我们兴建探监舍的人是你?”

  “出钱的人是他啦。”她不知道什么叫居功,全部推给紫君未。

  “果然,小姑娘,你真是观音菩萨化身,我们这些人都由衷的感谢你。”他一激动,也管不了手脏,握住兔兔的小手不放。

  他这一嚷嚷,大家全部耳尖的听到,如潮水般的欢呼响彻云霄。

  紫君未知道打破这样的醋缸很不对,但是这些人,他为他们做了多少事,还是背后挨骂,小兔兔出个主意就被供起来了。唉,真是……他嘴角微翘,露出与有荣焉的莞尔。

  他的表情被大胡子通通收进眼底,心中的诧异更多。

  “你们不用谢我啦,这是你们自己得来的,紫君未说这个通道是为了让交通更方便,大家的生活更繁荣,等你们从这里出去,以后可以很大声的告诉所有的人,你们是开凿山洞的英雄,探监舍是为了嘉奖你们的劳苦,才决定这么做的。”她说了一大篇合情合理的话,震撼了乌压压的人群。

  他们都是被贴上标签的恶人、罪人,曾几何时跟“英雄”两字沾上边,说狗熊还差不多呢,想不到从一个女娃娃嘴巴说出来的他们居然面目一新,人心是肉做的,他们冷硬许久的心宛如吹进一阵和煦的暖风。

  大胡子惊讶的掉了下巴。这女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