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来扮家家酒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就是嘛,是你自己嗓门大。”

  “可是小老弟,你弄个娃儿回来干么?想当人家奶娘你又没那两颗。”不怕死的仍继续大放厥辞。

  揉揉眼,兔兔打开了大眼睛。

  “提布,把这个废话连篇的人丢到狮子笼去!”现世报又快又惨烈。

  玩真的啊!

  不只没人求情,一群人吆喝着巴不得将自己的弟兄捆成肉粽押赴刑场。

  那么多人又都挤在自己身边没多远的地方,汗臭、体热,震得连灯盏都会动的笑声将兔兔完全吵醒过来。

  她的生活圈小,从来没有一下子见过这么多魁梧强壮的汉子,心里面的好奇比什么都多。

  随即她又想到自己醒来的地方不对,她敲敲头,骂自己笨。

  明明说好不许睡的,怎么昏昏沉沉的又睡着,虽然他的怀抱很温暖,真的很暖和,她好久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

  可是她已经睡去很多时间,不需要睡眠的了。

  谢谢这些叔叔伯伯吵醒她。

  “你是谁?”看见金发少年,兔兔有一瞬间的迷思。

  “我不需要回答你。”少年脸皮薄,微微红了脸。不明白那张小小的面容怎么让他有点头晕。

  兔兔直看着少年让紫君未有些不是味道。

  “你不是他。”很相似的轮廓,却不是。

  “没头没尾的。”少年脾气不好。

  想到金发,这爱把她抱来抱去的熊也有一头金金又红红的头发。两人的差别在哪里呢?她必须仔细想一想。

  一旁的紫君未却有些了悟,兔兔的记忆底层还有他存在吗?

  “他叫完颜宏亮。”完颜北的孙子。

  “他不是。”兔兔只这样说,便对完颜宏亮失去兴趣了。

  紫君未松了口气。他,是不是太紧张她了?

  她转向一直守在身边的男人。

  “虽然你不守信用没带兔兔去找嬷嬷,但是我还是原谅你,我在这里玩得很开心,补过去了唷。”紫君未带着她认识那些铜人水钟的玩法,很有趣的,但是她还是了心惦记着要回家。

  铜人里面是空心的,表皮有几百个穴孔,本来是为了太医养成发明的东西,教学针灸时在铜人体内灌满水,只要用针插入指定的穴道就会从穴孔渗出微量的水来。

  “我还有更好玩的东西,你要看吗?”他不想放她走。“天黑前我会带你回家,这样好不好?”

  玩,当然好!

  但是,紫君未的如意算盘打得快了些。

  “爷,成都使求见。”小厮见针插缝,赶紧上报,他这主子要是开始玩,可以什么都不顾。

  “跟他说……”

  “不见是吗?”小厮太知道他的脾气了。

  “爷,你还是拨个时间见见他,成都使已经来过好几遍,再不见,他就要上告

  “我的事要你们来多嘴!”

  “主子耶,这可是攸关整个成都囚犯的生死好坏,你不会拿大伙的生命开玩笑吧?”

  命中紫君末要害。

  他做这许多,为的不是自己,是那些数以万计被流放、冤枉,当然也有一些该死的犯人。

  “你暂时帮我带着她。”他只好让步。

  提布拍胸脯道:“没问题,我用人格保证!”

  “呸,你的人格只值一根鹅毛。”风凉话、扯后腿是这些人乐此不疲的游戏。这也是生活情趣的一种,不然要他们一堆臭男人抓跳蚤还是玩亲亲?

  于是——

  校练广场里有好几百亩田宽的棋盘,将卒士相车马炮都用重达二十斤以上的石块雕成,将士将军的模样,相还端着本书,车是一个推着独轮车跑的兵,每个人的长相都不同,兔兔陪着十二护卫玩得一身湿,开心极了。

  “好渴。”她喊了喊。

  “不怕,要喝的东西,我们这儿多得是。”老九拍胸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