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来扮家家酒 > 上一页    下一页


  什么意思?兔兔用怀疑人格的眼光瞄他。

  “你是专门诱拐小孩子去卖的人口贩子?”

  紫君未哭笑不得,“你满十六,二八年华的姑娘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虽然她依然是九岁的短头身,娃娃脸。

  “你到底是谁?知道我这么老了。”兔兔不笑了,小小的眉头打起死结,本来澄亮的眼覆上疑惑。“我不知道自己几岁,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你却明白我。”她不是没有对自己发出过疑问,只是不知道答案在哪里。

  她是妖怪吗?对以前的记忆只有一片模糊,模糊……

  她为什么要那样睡着,又要醒来?

  “你不记得不要紧,反正那些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真的?”她用圆圆的眼睛看他,紫君未回她坚定的眼神。

  “好奇怪,你说的话这里告诉我可以相信。”指着心口,她一直是信他的,才跟着从街上来到这幢陌生的宅子。

  她的困倦说来就来,走在紫君未前头的她突然蹲下来,揉弄有些倦了的眼。

  “我困,抱抱。”

  自从眼睛睁开,她好像有很久没睡了。

  爱困。紫君未发现他听到这字眼有点敏感。

  “你能熬到床上吗?”如今的她纵使还是小孩子的身躯,却不能不提醒自己兔兔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大姑娘。

  他虽然疯狂却不干下流事。

  女人的名节比什么都重要。

  他忖思着,想不到兔兔傍着圆柱已经打起瞌睡。

  心急他的哪管得着刚才犹豫的是什么,“兔兔,别在这睡,会着凉的。”

  她才不理,眼看就要垂下头睡着,紫君未在情急下,脱口而出,“你听话就给你香甜的红萝卜。”

  老天!他的记忆深处竟然还记得她最爱吃红萝卜。

  “好……”她娇态憨人的睁开眼缝,摇摇晃晃的想起来。

  紫君未认了,抱起细瘦的她。

  “主子,我好像、确定在你脸上看到困扰这玩意?你不会跟娘们一样一便秘脸上就长痘子吧?”如雷公的笑声劈了进来,被放鸽子的十二护卫大有斩获的带着猎物,还有一群迎春院的花姑娘,打情骂俏的打混了原来一室的清幽静寂。

  紫君未凌厉的眼神让大肆喧哗的提布有些嘘声,“你放我们这些人鸽子,弟兄们心胸宽大都不计较了,你又哪根筋不对,我开个芝麻绿豆玩笑居然要挨你白眼!”

  他们上下不拘小节习惯,称兄道弟之余连生活也在一起,大男人嘛,有屁就放,大漠的子民不时兴拐弯抹角那一套。

  一堆男人七嘴八舌,搞得闹烘烘。

  紫君未看见在他怀中蠕动的兔兔,几乎快喷火。

  这群大老粗!

  “二叔,七叔,所有的叔叔们,通通闭嘴啦,有个娃娃在睡觉呢。”跟着一群臭男人进来的是个少年。

  不到弱冠的年纪,眉宇间也是英气勃发。

  咦,全部的男人丢掉猎物,全部挤到紫君未跟前来。

  “清妍秀丽,这妞俊喔。”

  “这娃不用几年肯定会成祸水,红颜祸水,哈哈哈。”

  “要是她长快点,把她收起来当小妾。”

  十几个男人,每人出一张嘴,光口水就足以淹没整个成都,造就另一条水源。

  紫君未额冒青筋,这些长舌头的男人,哪里不好去,一块死回来。

  “大爷们,瞧什么啊,也让我们姐妹瞧瞧。”香风袭来,女儿国的姑娘也来凑热闹。

  “你们够了没有?!”紫君未被团团围在中央,本来睡得香甜的兔兔肯定要被吵起来。

  男人眨眼其实乱没情调的,但是,一群中年的老男人还是很无辜的继续抛眼儿。

  “老八,姑娘们要回阁子去,该打赏的可不要忘了,下回要出猎一定再找你们出来助兴。”提布察言观色起码是有学到皮毛,几句话,简单扼要给足面子的打发了一群红粉知己。

  莺莺燕燕们也好脾气,被人呼来唤去仍笑眯眯的走了。

  生意长长久久,男人嘛,图的不就是姑娘的温柔,要是不识相的来个河东狮吼可是会吼掉财路的。

  “你们还不走?”这些人真被他宠坏了,没大没小,总要他吼个几次才算数。

  “主子,你要我们滚哪去?”嘻皮笑脸的大有人在。

  好!“你们要是把她吵醒就自己看着办,抽筋扒骨还是到太阳底下顶水钟任选其一。”怒气迸发,紫君未冷了下来。

  这些人老是皮痒,每天不给脸色看不肯安静过日子。

  一群中年男人看看紫君未,再看看他怀中已经有苏醒迹象的娃儿,大家整齐的后退好几步,那样的有志一同,让人以为他们经常遇到这种阵仗,训练有素过头。

  “不是我们吵醒的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