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来扮家家酒 > 上一页    下一页


  但是,小郡主不知道那个耶律王子今天就要起程面圣了吗?现在整个王府的人都集中在外面欢送呢。

  “没人?”什么意思?

  “王爷他们都在王府外头,耶律王子也是唷。”这样说该很明白了。

  “外头、外头。”

  “对。”

  兔兔一得到答案就往外跑,四通八达的回廊小厅,害她差点跑断腿,但是总算在马车要出发的前一刻奔出王府长死人的前院,冲进人潮,弄乱了情势。

  “紫……开开开……大家让开。”她个头小,前面怎么都钻不过去,腰打弯,干脆见缝就钻,也不介意爬过人家的裤裆,直到瞧见亮光。

  一股臭气朝她直喷而来。

  她的运气差透了,九弯十八拐,居然转到马匹的面前来,还和它眼瞪眼对上。

  对从来没见过马这么大的动物的兔兔来说,它并不可怕,倒是它嘴里的味道有点恶心。

  镇王爷看见自己的爱女跪坐在马蹄下,吓得魂魄飞散,官场面具马上掉地,出声吆喝着马夫跟侍卫在意。

  马是敏感的动物,被镇王爷这一胡搞瞎搞嘶啼呜叫,就连兔兔拿出来准备示好的红萝卜都不管用了。

  只见六匹骏马大蹄齐踹,兔兔小小的身子哪禁得起这番折腾,等侍卫、马夫还有急奔下车的耶律紫把她从马蹄下救出来,已经不省人事,全身伤痕累累,而刻意要穿给耶律紫看的衣裳早就污秽不堪。

  热水一桶桶搬进兔兔的闺房,而一桶桶的血水又搬出来,一日过去,她皮开肉绽的外伤被紧急从皇宫召来的御医给包得妥妥贴贴,内伤也经紧急动刀,人事都尽了,白着一张没血色的脸的兔兔仍然没有清醒的迹象。

  床上的血迹都被清干净了,她安安静静的躺着,像个不会动的娃娃精致却了无生息。

  “她为什么还不醒过来?”盛装的耶律紫张着虎目,情绪低落到谷底的诘问着御医。

  之前不准他进来看动刀的情况,他忍了,可他们这些庸医的信誓旦旦在哪里?兔兔还像破娃娃的躺着,连木头人都比她强。

  完颜北圆滑的送走那些强忍愤怒又尴尬的老头子们,回到还是充满药味跟淡淡血腥味的房间。

  大漠儿女本来就不拘小节,他对于自己的主子守在闺女房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着急烦恼的是另外一回事。

  “镇王爷,因为你的闺女,耽误了我们两国交好的吉辰,你们的皇帝要是怪罪下来,看你怎么说!”

  镇王爷已经烦恼得要死,不知好歹的完颜北还来压榨他,他也没好口气了。

  “我说完颜大爷,兔兔是我的女儿,我镇王府再不济也不关你的事,你大可伺候你的主子面圣去,我不强留,至于贵国在我镇王府的所有损失我愿意加倍赔偿。”讲那是人话吗?好像所有的错都是他的,真是欺人太甚!

  耶律紫一阵心烦,他背着手,清朗还带稚气的声音有着肃杀。“完颜北,你废话完了没有?”

  完颜北哪不知道主子心情欠佳,连忙转过身子,哈腰着说:“我在替殿下教训这些中原人。”

  简直是哈巴狗一只。

  “你懂不懂什么叫对事不对人?是谁教你这些偏见的?”他已经够烦的了,带来的人还这么蠢,父王身边到底都傍着什么样的人?

  不会吧,他这样争气也错了?完颜北努力忏悔着。

  “下去把那些闯祸的畜生给砍了,五马分尸!”耶律紫的背影寒透,冷冽的声音哪像一个十四岁少年,他的心性夹在残邪跟清纯之间,一不小心就会沦陷不复。

  显然的,他正逐步迈向邪灵的怀抱,要是兔兔还不睁眼的话。

  完颜北领命下去。

  他的残忍使得镇王爷一凛。

  当初他让两个小孩玩在一块有大半是因为兔兔不肯亲近他这父亲,父权受损的他只能顺水推舟,反正讨好了耶律紫,女儿也开心,而且他看准耶律紫不会久待,没有后遗症,但是现在……

  镇王爷走近耶律紫。

  “王子殿下,刚才完颜大爷说的是,面圣是何等大事,事关我大宋国跟大辽国往后是不是能和平相处,您应该即刻上路,相信还来得及恭赴跟皇上的约会。”

  “她还没醒过来,叫我怎么出门?”耶律紫猛然转过身来。他的身高不及镇王爷一半,却是气势惊人。“兔兔是我唯一的女儿,不用殿下吩咐,我也会请最好的大夫来医治她,请殿下不用担心才是。”他这么说够明白的了。这是他镇王府的家务事,不需要别人来管。

  他的弦外之音清楚到耶律紫想装不懂都没办法。

  “我要把她收为我的王妃!”他两眼灼灼的盯着镇王爷。

  这是什么情况,他应接不暇啊。“请殿下以国家大事为重,儿女私情我们可以慢慢再商讨。”拖,先拖了再说。

  “君子一言九鼎。”别当他是化外民族,他可也读了不少书,对中原的文化有着相当彻底的了解。

  狡猾,也是中原人的特点。

  “九鼎、九鼎。”他堂堂一个王爷,跟个小孩立契不笑掉人大牙,先敷衍过去再说。

  耶律紫愿意选择相信兔兔的父亲,即使他是让他打心底瞧不起的男人。

  “她有什么状况请马上飞鸽传书通知我,我把从塞外带来一等一的好鸽子放在你这里,你只要把消息锁进鸽子脚下的银环,它们自然会送到。”

  镇王爷点头。

  他会把那些鸽子全部送入厨房,给王府的人加餐。算计映入镇王爷眼中,事情到这里为止。

  耶律紫不舍的看了眼床榻上的兔兔,决然走出小阁楼,这一走,便跨出兔兔的生命,也偏离他自己的……

  半个月后一匹快马来到镇王府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