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背叛婚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他看了看呆楞的她,发现她身旁的水桶与抹布,又问:“你在大扫除?”

  他是真的!还会说话!梁心伦双目瞪大,立刻跳了起来。

  “你——你在这里?!”

  “看得出来是。”阙御堂难得幽默地回答。

  “你——你怎么可以来这里!”梁心伦好生气。“你明明答应我的,结了婚就不会再来找我,你为什么不守诺言?”

  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

  “我没有不守诺言——”

  “你人都已经在这里了,还说没有不守诺言?我真的对你很失望!”他的任性自私,让梁心伦快要崩溃了,难过得眼眶都红了。

  “唉,你,你别哭——”阙御堂本来还想逗逗她,没想到她竟然哭给他看。“我没有结婚,当然可以来找你,我哪里违背承诺了?”

  “没有结婚?”梁心伦愣愣看着他,小心翼翼地确认:“你的意思是——你们的婚礼改期了?”

  “哈哈!”阙御堂忍不住大笑起来。“没有改期,是取消了,我今天就是去处理这些事。不过我显然把大家都惹恼了,所有人围剿我一个,善后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哪。”

  他此刻说得云淡风轻,但当时可是一点都不,每个人都恨不得拿刀杀了他的样子。

  她没听错!她更惊讶了。“但、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很不巧,我爱上了一个女人,只想跟她厮守终生,所以就把不是跟她举行的婚礼取消了。”

  “可是,为什么呢?一直到昨晚你还很肯定要与孙家联姻,不是吗?”她纳闷不解。

  “是那样没错,但今天一早,我看见睡梦中的你,想到再也看不到沉睡的你、碰触不到你、也拥抱不到你,我便觉得好恐惧。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

  “明白什么?”

  “我明白世界上不会再有比失去你更可怕的事,哪怕失去了所有,都比失去你好。而且你曾经说过一句话——无论跌落到怎样的谷底,你都会再爬起来。”

  “我是说过这句话没错。”

  “想到你如此坚强,而我却畏惧着一旦离开家族,便会失去眼前所有,不是太可笑了吗?”

  “可是,那是你多年来的心愿——”

  “心愿可以再许,但是一旦失去真正心爱的人,就永远也追不回了。我可不想便宜丁凯彦那票秃鹰!”老是觊觎着他的女人,哼!

  “你是在暗指我是块腐肉吗?”梁心伦哭笑不得。

  “我哪有这意思?”他搂着她哄。

  “你父亲他,一定很不谅解吧?”她很担心。

  “那是当然。事实上,刚才我正是被他轰出来的,他叫我滚出阙氏企业,所以我失业了,以后可能要暂时靠你养我了。”他装可怜地苦着脸。

  “我要养你自然是没问题,不过依我对你的了解,你怎么可能让自己身无恒产呢?”

  像他这么精明的人,如果会让自己穷到一文不名,那还真是跌破她的眼镜。

  “哈哈,你说得对!我是私下做了些家族不知道的投资。”真是知他者莫若心伦呀。“短时间内想要飞黄腾达,或许有点困难,但还不至于让你陪着我挨饿。”

  “就算一辈子不飞黄腾达也没关系,我会养你的。”梁心伦认真地道。

  “那我得努力把自己户头里的财产败光,好专心当你的小白脸。”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渐止,阙御堂凝视着她,若有感触地说:“心伦,将来如果我们有了孩子,只生一个就好,好吗?”

  他不要孩子也承受他所受过的苦。

  梁心伦知道他还在意父亲说过的话,包容地笑了,说:“无论我们将来会有几个孩子,我会让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全是我们心目中最重要的。”

  阙御堂听了鼻头一阵酸楚,眼眶微微泛红。

  “心伦……谢谢你,我爱你!”

  真心诚意地,他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心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