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背叛婚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他默默走身大门,想趁她苏醒前赶快离去。

  他的手握上冰冷的金属门把,不由自由停住了脚步。

  原本强撑起的坚强,瞬间软化了。

  再看一眼吧!他蛊惑自己。

  他不贪心,只要再看一眼就好,再她看一眼,他就会满足地离去。

  克制不住强烈的渴望,他缓缓转过头,视线贪婪地攫住床上的人儿,她不知道他即将离去,依然睡得安稳。

  过了今天,这样的画面,他再也,再也看不见了!

  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清楚,两人这一别就不会再见了。

  想到再也看不到她,碰不到她,他心里充满无比的恐惧。

  而她呢?

  她并不会吧!记得她曾经说过,即使失去了他,她也不会被悲痛击倒。

  无论跌落到怎样的谷底,我都会再爬起来。当一个人失去所有之后,就什么也不怕了。真的,现在我什么都不害怕了……

  她曾经说过的这番话,突然窜入脑海中,阙御堂的身躯重重一震,霎时顿悟了。

  无论跌落到怎样的谷底,我都会再爬起来。我都会再爬起来……我都会再爬起来……

  “哈……哈哈……”他沙哑的声笑了,笑自己的愚昧。

  他怎么到现在才懂呢?

  再望她一眼,他毅然走出门外,坚定地关上门。

  门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躺在床上的梁心伦立刻睁开眼,再也隐藏不住的泪水汹涌落下。

  他走了!真的走了!

  今天他即将变成别人的丈夫,他们之间真的真的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

  她咬着唇,努力想忍住悲伤的哽咽,但怎么也忍不住。

  她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坚强,她只是必须在他面前强装勇敢,如果不这么做,她会比他更早崩溃。

  发现自己又快哭了,她连忙摇头道:“不行!不能哭。”

  不想让自己胡思乱想,在眼泪溃堤之前,她翻身下床、穿好衣服,开始疯狂地清理房子。

  从地板、桌椅、厨房、卫浴,一直到摆设的小东西……入眼所及,每样东西都抓来清洗。

  她不敢停顿下来,拚了命地不断擦擦洗洗。

  仅仅清理过一遍还不够,为了不让自己有时间胡思乱想,她把洗过的东西又拿来擦,擦过的东西又抓来洗,把桌椅地板擦得闪闪发亮、玻璃磁砖洗得光可鉴人、花瓶瓷偶等等摆设品也全整理得光洁如新。

  她忘了进食,因为根本忘了饥饿,只是一直拚命地做,直到身体的疲累到达极限,再也无法移动,她才颓丧地放下手中的抹布。

  她忍不住胸口的悲伤,放声哭泣起来。

  就让她哭这么一次吧!

  她发誓明天她一定会坚强起来,现在,她需要宣泄胸口的悲痛。

  泪流干了,无力地瘫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她转头望着窗外逐渐西斜的烈日。

  已经要黄昏了吗?

  好快。

  他的婚礼,也快开始了吧?

  已经耗尽气力的她完全不想移动,就只是愣愣望着窗外的夕阳逐渐西下,然后看着夜幕慢慢笼罩大地,室内从明亮变成一片漆黑。

  她甚至也懒得起身开灯,就那样继续呆坐着。

  忽然间——

  啪!有人把门打开,接着电灯被拍亮。

  她吓了一跳,转头望向门口,看见了不可能再来的人,出现在眼前。

  这是幻想吧?她太累了,所以出现幻觉,今晚是他的洞房花烛夜,他不可能会来的。

  “你在家嘛,干嘛不开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