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背叛婚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当初他本来也和她一起回一了,但是在她订婚后,他又突然出国继续深造,因此她家遭逢剧变才没有告知他,因为不想让他为了课业外的事情担心。

  “你真是——”丁凯彦真是又生气又心疼,想到她独自面对这些剧变,就不由得一阵怜惜。

  “别生气嘛,笑一笑啊!”

  梁心伦甜甜笑着,像对自己哥哥一样挽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以前在国外时,有时因为她的固执惹他生气了,她都是这样撒娇让他消气的。

  “唉……真拿你没办法!”

  丁凯彦就是对她的笑容没辙,只要她一笑,他什么都愿意为她做。

  过去是他太愚蠢,才会成全别人,让那个无情的男人得到她又伤害她,这回他绝对不会再放手。

  停靠在路旁的高级轿车里,一双深思的黑眸定定地打量着他们的身影。

  丁凯彦?他回来了……当初阙御堂决定追求梁心伦时,早就知道有这号人物,当然也知道他是自己的情敌。

  不可否认,丁凯彦是个优秀的强敌,但反而因此激起了他的好胜心,本以为得与他缠斗许久,没想到在他火速宣布与梁心伦订婚后,丁凯彦就黯然出国进修,两男一女的战争出乎意料地轻松解决了。

  没想到现在,他又回来了!

  丁凯彦对梁心伦的执着,让阙御堂心里颇不是滋味。

  虽然梁心伦已经不再是他的情人,但好歹也曾是他的未婚妻,才分手没多久,当年不战而降的情敌便出现了,看来他早已等待已久,还是他们一直暗通款曲?

  这个念头让阙御堂因为丁凯彦出现而变坏的心情更加恶劣。

  她应该很高兴吧?有个男人这样仰慕她,不离不弃地守候在她身旁。

  取下嘴边的烟,重重喷出一口烟雾,阙御堂从眯起的利眸中打量那对人儿。

  他看见丁凯彦取出一个类似珠宝盒的小盒子,硬要塞进梁心伦手中,梁心伦原本不肯,丁凯彦打开盒盖让她看了看内容物,她才笑着收下。

  原来不是不要,而是嫌东西不够好!阙御堂嘲讽的勾起嘴角冷笑。

  在依依难舍的话别之后,丁凯彦挥挥手走了,阙御堂将烟丢夺上,非常用力地以脚辗熄,然后迈开大步,笔直朝梁心伦走去。

  梁心伦正要进门,忽然一双猿臂伸出,挡住门框,阻止她走进门内。

  “慢着!”

  “咦?”梁心伦转头一看,竟然又是阙御堂。

  她不觉露出无奈的表情。“怎么又是你?”

  怎么?是他就这副不乐意的表情,是其它男人就笑得春花灿烂?

  阙御堂说不出心里快要暴冲的那股气是什么,就只是——很呕!

  “我还以为你多清高呢,不知道丁凯彦送了多么昂贵的珠宝,才能买到你的笑容?”

  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生气,但就是很想伤害她,想看到她受伤痛苦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梁心伦又惊又气。“你是怎么了?”

  他突然冒出来,仿佛吃错药一样胡言乱语,根本不若以往冷静无情得像冰块一样的他。

  “我怎么了?应该问你怎么了吧?原来你不是不要钱,而是嫌不够,如果忍嫌一赞成的支票太少,要不要我多给几张?”

  说着,他当真取出支票本,打算多开几张支票给她。

  “一二千万够吗?还是要五千万?要多少你说一声,我开给你!”

  “你——”梁心伦这辈子从没受过这么大的污辱,他的伤害比其它人的羞辱更厉害,她气得立刻落下泪来。

  “我不会嫌一千万太少,因为我根本没打算拿!你有鲁你的事,与我无关,我不会拿你的钱,你也别拿钱来羞辱我!你想知道凯彦送了什么昂贵珠宝给我吗?让你看,如果你想要,留着也没关系,送你好了!”

  大声喊完,梁心伦将刚收到的小珠宝盒子塞进他手里,然后转身冲进门内,用力将门关上。

  “心伦——”

  话一说完,阙御堂就后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从没打算说这些话来羞辱她。

  他低头打量手中的小盒子,好一会儿,才轻轻开启它。

  蓝色的缎面上,躺着一个精巧的小玩意儿,那不是什么名贵珠宝首饰,而是一只大约拇指大、可爱猫咪造型的水晶雕塑品。

  东西很小巧精致,但绝对没有太昂贵的价值。

  他真的误会她了!阙御堂从没像这一刻这么后悔过。

  她没离开,他知道,他听见门内哭泣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