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背叛婚约 > 上一页    下一页


  “总经理。”

  秘书吕仁钧敲门进来,将几份卷宗交给他,顺便报告道:“您要我代订的餐厅已经订好了,是近来相当有名气的绿缇餐厅,这间餐厅有现场表演,气氛很好,相信周小姐一定会感到满意。”

  “唔,很好。”

  阙御堂随意哼了声,随即将注意力放在刚送来的卷宗上。

  他根本不在乎在哪间餐厅约会,反正对他而言,这样的约会就和商场的餐叙差不多,都是为了尽自己的义务而出席,没多少乐趣可言。

  傍晚六点,因为和新女友周亭陵有约,所以向来忙到很晚的他提早离开了办公室,去接周亭陵。

  “御堂!”

  阙御堂的司机打开高级轿车的后门,周亭陵立刻钻进来,甜甜地向他打招呼。

  她刚从美容院出来,一身肌肤保养得白泡泡、幼绵绵,整个人容光焕发,身上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他立即皱起眉头,微微别开头。

  以周亭陵的家世,当然不可能使用廉价的劣质香水,只是那香气太浓,在密闭的车厢里有点呛人。

  “你看我的指甲,漂不漂亮?美甲师刚做的。”她炫耀地伸出十根手指头,让他瞧瞧桃红蔻丹上头的水钻和小珍珠。

  “嗯,很漂亮。”阙御堂敷衍地瞥了一眼。

  漂亮是漂亮,但他只怀疑她这样怎么打计算机、敲键盘?还有处理公事时一不小心,也会把指甲弄断吧?

  噢,他忘了!

  像她这类的千金大小姐是不做事的,不必做、也不想做,这辈子她们大概都不会有倒霉到得去做苦活的一天,出生在那样富裕的好人家,可能真是她们上辈子烧来的好香。

  没来由地,他想起了梁心伦。

  打从她父亲的丧礼过后,他便把她抛诸脑后,也几乎忘了她,现在忽然想起才发现——她没有来开口求援。

  他原本已经打算,念在好歹曾经订过婚,只要她开口,他愿意拨个几百万款项资助她,就当作是与她解除婚约的赔礼,但——

  她一次也没出现过!

  梁家在她父亲过世后就已彻底崩盘瓦解,后来也不曾再听到梁家人的消息。

  梁心伦的母亲出身还算可以,虽然比不上他们这些豪门大企业出身的富家公子千金,但也算书香世家,据说梁心伦的舅舅还是大学教授。

  拥有那样学识与地位的人,应该不会弃她们母女不顾,所以对于梁心伦这个过去式的女友,他也没什么好挂心的。

  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司机已将车停在秘书为他们订的餐厅前。

  “总经理,到了。”

  司机下来先替阙御堂与周亭陵开车门。

  “进去吧!”

  阙御堂略微弯起结实的手臂,周亭陵立刻甜腻腻地挂上自己甘蔗般纤细雪白的手臂,踩着镶有碎钻的高跟鞋,风姿绰约地与他步入餐厅。

  这是以现场演奏闻名的高级餐厅,音乐与料理都是一流的,再加上是和自己的心上人一起来,周亭陵显得特别兴奋。

  只可惜阙御堂平素没什么时间聆赏音乐,对于食物也没特别的要求,所以脸上依然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

  点了菜,餐点很快送上来了,这时,现场演奏也正式开始。

  首先是优雅的钢琴曲悠扬入耳,阙御堂垂眸切着盘中鲜嫩的日本米泽牛排,对于美妙的乐声听若未闻。

  “好棒!弹得真好,是吧?”

  不知道是否为了刻意强调自己也有鉴赏美乐的能力,周亭陵非常用力地拍手。

  “嗯,还不错。”阙御堂盯着盘子,敷衍地点点头。

  钢琴在一连演奏了几曲之后停了下来,接着周亭陵道:“好像要换演奏者耶。咦,那个人好眼熟喔……好像梁心伦耶。”

  同是上流社会出身长大的,就算不交好也都还认识。

  “怎么可能?”阙御堂嗤笑,瞄都懒得瞄一眼。

  就算家道中落了,她也没必要来这里卖艺维生不是吗?

  “说得也是,大概只是长得像吧。”

  “唔。”阙御堂依然对舞台上的人不感兴趣,眼也不抬,将切下的牛排送入口中,再慢条斯理地继续切下一块。

  这时,短暂寂静之后的舞台上,传来悠扬的美妙乐声,那是小提琴手熟练的演奏。

  阙御堂一听到乐声,整个人忽然一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