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背叛婚约 > 上一页    下一页


  吕仁钧知道他心意已定,不可能改变,只好忧心忡忡地转身离去。

  他走后,阙御堂放下笔开始出神。

  梁静波过世了,梁心伦该怎么办?

  不由自主地,他想起了他的前未婚妻——那个温柔优雅、才华洋溢的女孩。

  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记得是在一场非公务的聚会中遇见她,邀请人是华洋海运的总裁孙正铭,因女儿孙玉露自国外的音乐学院毕业回国,所以特地广邀众人前往与会,席间还安排女儿露一手绝技,弹几首她拿手的钢琴曲以飨众人。

  结果不知谁提起,梁董的女儿也刚从纽约音乐学院学成归国,专攻小提琴,同样拥有一手好琴艺,而且当天正好也陪梁董事长一起出席,大家便嚷着要她也露一手瞧瞧。

  他看得出孙正铭并不希望有人瓜分女儿的光环,但还是假装大方地请佣人取来当年买给女儿的一把高价名琴。

  他说当年一心希望女儿学习小提琴,没想到后来女儿选了她自己喜欢的钢琴,这把小提琴便一直搁置着。

  小提琴取出后,被送到一位身着白色洋装,清丽可人的年轻女子面前。

  她就是梁心伦,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

  第一眼见到她,他就觉得她非常美丽,而且不只是皮相好看那么肤浅而已,除了美貌,她身上还有一种脱俗高雅的气质,他想那大概就是所谓的音乐人特质。

  清纯秀丽的她,牢牢攫住了他的视线。

  他与其它男人有些不同,他向来最讨厌时髦性感的辣妹型美女,欣赏的是有气质、有智慧的女性,因此他开始密切注意她。

  她面颊微红,接过小提琴后,稍微试了下音,大概是很满意小提琴的音色,便露出浅浅的笑容,甜美的浅笑,当场迷倒了不少年轻男人。

  他当然没那么容易被迷倒,但不可否认,他以从未有过的高度注意力,万分专注地聆听她表演的乐曲——圣桑的名曲:天鹅。

  她的小提琴拉得非常好,连他这对音乐毫无兴致的外行人,都听得出她曲子里澎湃洋溢的感情。

  相较之下,孙玉露所弹的钢琴曲便让人觉得只是华丽技巧的组合,没有扣人心弦的丰沛情感。

  她的琴艺滋润了他的耳,而她的人,则莫名牵动了他的心。

  他也差不多到了适婚的年纪,如果真要结婚,何不选择一个对他有利、又是他欣赏的女人呢?

  于是那天的宴会结束后,他第一件事便是要秘书去查清楚梁家的资产与背景,详详细细,不许有任何一点不确实。

  事后秘书交给他的报告,并不是很突出,比起梁心伦,绝对还有更合适缔结姻缘的人选,但他评估后认为并非没有好处。

  梁氏企业主要经营贩卖销售事业,拥有国内十几间连锁百货,那时候他正有意自海外引进一批法国波尔多地区的葡萄酒到国内销售,非常需要借助梁家的销售通路。

  梁氏近年来虽然有点走下坡的趋势,但整体本质还算不错,他相信对他还是有所助益。

  于是他便开始追求梁心伦——说是追求其实太过,他并没有花费太多心力就得到梁心伦的青睐。

  梁心伦曾经对他坦诚,那天在宴会中第一次见到他就对他倾心了,所以后来当他致电邀约吃饭,她立即就答应,之后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地顺利交往。

  如果不曾发生这些意外,他们原本会在明年春天完婚。

  但如今……

  梁心伦,恨他吗?

  起身走到窗前,燃起烟,阙御堂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眉头不由自主微微拧起。

  应该是恨的吧?

  想起那双清澈温柔的眼眸染上恨意,他不由得深深吐出一口烟雾。

  恨他也好,不恨他也罢,总之他们已经分开了,这辈子不可能再交往,又何必在意她恨他与否呢?

  捻熄香烟,他回到办公桌前,继续批阅桌上的文件。

  梁氏企业是梁静波的生命,同样的,阙氏集团也是他的。

  梁静波在商场上战败了,最后还赔上自己的性命,但他没有。

  他不但会守住自己的这片江山,还要继续开疆拓土,他对权力的欲望是永无止尽的,他将永远追逐顶峰的烈日,至死方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