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背叛婚约 > 上一页    下一页


  “请问您所谓的个性不合是——”

  “应该这么说,我们对未来的看法有很大的歧见。梁小姐有她的期待,而我有我的理想,双方想法落差太大,距离也越来越远,后来在我们心平气和的讨论下,决定和平分手,我诚心地祝福她未来有更好的对象。”

  个性不合?梁心伦愣到不能再愣。他在说什么?他们甚至不曾争执过!

  他们昨天才一起共度热情的夜晚,而今天他却突然对着记者、透过电视屏幕告诉全国的观众,他们即将解除婚约,而她这个未婚妻——竟然不是第一个知道的!

  望着电视屏幕里那个她最熟悉也最爱的自信笑容,如今看来,却是无比冰冷,好像她永远碰触不到那般遥远……

  “心伦,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说!”父亲激动地质问她,但她什么也回答不出来。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比父亲还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

  开完现场直播的记者会,才刚离开充当临时记者会场的会议室,口袋里调为静音的超轻薄手机便震动起来。

  他取出一看,毫不意外是她打来的,冷冷一笑,他按下接听键。“阙御堂。”

  “是我。”话筒那端传来她略带迟疑的声音。

  “我知道。有什么事?”他的语气既生疏又冷淡,再也不复昨日之前的温柔。

  “你……现在有空吗?我爸爸……想请你过来家里一趟。”可悲的是,梁心伦还不知道该怎么诘问他,只好按照父亲的旨意传递消息。

  “可以,我现在马上过去。”

  他回答得既干脆又利落,显然早有心理准备。

  收线后,梁心伦放下话筒,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凄楚悲凉。

  他们真的完了!

  从他的语气中,她可以感觉得到。

  每当他想结束某种令人厌烦的胶着状态时,就是这么利落痛快。

  只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

  半个钟头后,阙御堂来到梁家——望着华丽的门廊,他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来到这里了。

  “梁董,您找我?”

  被佣人带领进入客厅,他假装没看见面色苍白的梁心伦,只笑着与梁静波打招呼,不过称谓已从“伯父”改为“梁董”。

  “阙御堂,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梁静波没心思跟他追究称谓问题,他只想搞懂他突然退婚的原因。

  “我退婚的理由非常明显,我不相信梁董您会不晓得。最近您为了填补财务上的大漏洞,想必也很辛苦吧?”他淡然讽刺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梁静波有点心虚,刻意拉大嗓门壮大气势。

  “珠海百货的投资案,不太顺利吧?”阙御堂别有含意地问。

  梁静波立即震惊地瞪大眼。“你……你怎么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梁董。”

  “什么珠海百货的投资案?那个投资案怎么了?”梁静波的妻子姜霞月紧张地追问。

  “哎,这件事你先别管!”梁静波不耐地摆摆手,要妻子住嘴。

  阙御堂瞄了眼始终沉默,却句句聆听在耳的梁心伦,然后神色一凛,对梁静波厉色道:“我想从一开始,您就是想利用我、利用阙氏集团替您补这笔烂帐吧?难怪你如此积极撮合我和心伦。”

  “我……”梁静波无法否认。

  “一开始没有那么严重,那时候若让阙氏集团接手,绝对不是负担……”他心虚地辩解。

  梁心伦错愕地看着父亲,感觉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父亲连她的终生幸福也拿来算计吗?

  “只可惜,您还是没有经商才能,珠海百货的投资案遭人亏空数百亿,这个大洞谁能替你补呢?梁董,您竟然还奢望我下个月提前与令嫒完婚?哼,我说您免也太天真了!”

  “我、我以为你是真心爱着心伦!”梁静波红着脸大嚷。

  “在商场上,没有金钱权势就没有真爱,您还不懂吗?亏您虚活这么多岁,竟连这道理也不明白。”

  “你——”梁静波被他气得快吐血了。“难道这一年来,你都是在玩弄我的女儿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