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张恨水 > 战地斜阳 > 上一页    下一页


  §2.当兵以后

  那些听讲演的人,都笑起来了。那兵接上说道:“我们在外面混事,无论干什么,也短不了受人家的气。只有当兵,走到哪儿,人家都得叫咱们一声老总,受气就没有那回事!年轻力壮的人,有兵不当,还有什么可干的!”

  说到这里,一辆油亮崭新的汽车,从身边过去。那兵一指道:“你瞧这车子好不是?咱们要做了官,一样的可以坐电车,那算什么?”

  这些听讲的人,先就被他的话说动了心,如今有这两件事一烘托,大家都热心起来,打起一番尚武的精神。那演说的兵,见这些人脸上,都有笑容,便问道:“朋友,你们愿意去当兵吗?我们的官长,待弟兄们非常和气,要去当兵,我们那儿是最好。”

  听演讲的七八个人,就有三个答应去的。就是没有说去的,好像有话说不出口,心里也是非常的留恋。最后问到周姚二人,他们自然一点也不踌躇,马上就答应去。那个兵在身上掏出一个日记本子,把各人的姓名,都一一记在上面。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新被招的有上十个人,就排成一班,跟了那个兵,回营而去。到了营里,第一天,还不觉得怎样,到了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就让起身号给催起身来了。草草的漱洗吃喝过,就和一班新同来的人上操。在没有当兵以前,以为这立正稍息开步走三样是容易了不得的事情,不料一练习起来老是不对,又挨骂,又挨打,还不许言语。

  这样苦日子,过了三个月,才算解除。以后都是大队操练,就不大挨打了。在这三个月里,虽然天天有饭吃,不过是黑面做的馒头,干炒臭咸菜,白水煮白菜,白水煮萝卜之类,钱呢?统共只发了两次,一次是一块大洋,一次是一块大洋和几吊铜子票。这样长的时间,只有两块多钱,那还能做些什么事。所以也就像没有见着钱一样。至于身上穿的,就是那套七成旧三成新的军衣,里面的衣服,还是自己家里带来的,至于白瞧戏,白逛窑子,白坐电车,那倒是真事。不过在营里头,成天的关着,没有这个机会可以出去。是什么也白来不上。当日那位招兵的弟兄所说的话,可算一件也没有实现。自己在家里虽吃喝不好,几时也没有饿过一回。在家里虽然挨母亲的骂,可没有挨过打。究竟是自己的亲妈,挨两下揍那也不算什么。可是到了现在,动不动就要挨长官的打。不像对母亲一样,可以强嘴,现在哼也不许哼一个字。这样看来,从前对于母亲,实在是不孝之至。不过现在已经当了兵,要退出来,也没有别的事可干。况且兵当得久了,多少还有点出头的希望,已经干上了,也就只好干下去吧。于是又过了一个月,隐隐约约听到一种消息,说是河南在打仗,这边的军队,也要开了前去。顺起心里一想,“糟了,这岂不要上火线吗?”

  心里不免忧愁起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