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雪山飞狐[旧版]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金面佛上峰来(3)


  范帮主钻在苗人凤怀中,不知身外之事,十指紧紧拿住他穴道之中。赛总管笑道:“范帮主,你立了奇功一件,放手了罢!”他说到第三遍,范帮主方始听见。他抬起头来,可是兀自不敢放手。

  一名侍卫自背囊中取出从北京带来的精钢铐镣,将苗人凤双手双脚都铐住了,范帮主这才松手。赛总管对苗人凤极是畏惧,只怕他竟又设法兔脱,那可是后患无穷,当下从一名侍卫手中接过一柄单刀,说道:“苗大侠,非是我姓赛的不够朋友,只怨你本领太强,不挑断你的手筋脚筋,咱们大伙儿食不甘味,寝不安枕。”一手拿住苗人凤手臂,另一手举刀就去割他臂上筋络,只要四刀下去,苗人凤就成了废人。

  范帮主心有不忍,伸手架住赛总管手腕,叫道:“不能伤他!”赛总管一声冷笑,心道:“你还道我当真敌你不过。不给你些颜色看看,只怕你这小子狂妄一世!”

  当下手腕一沉,腰间运劲,右肩撞了过去。一来他这一撞力道奇大,二来范帮主并未提防,碰的一声,身子直飞出去,向厢房板壁一冲,竟将板壁撞穿一个窟窿,破壁而出。

  赛总管哈哈大笑,举刀又向苗人凤臂上割去。胡斐在帐内听得明白,心想:“苗人凤虽是我杀父仇人,但他乃当世大侠,岂能丧于鼠辈之手?”一声大喝,从罗帐内跃出。

  那雪山飞狐出手迅捷无伦,双手抓住两名侍卫,头对头的一碰,两人头骨破裂,立时毙命。赛总管等一惊,急忙回过头来,胡斐左掌右拳,又向二人打去。这厢房之中,地势极是狭窄,赛总管一边共有十八个人,死去三个,再加上胡斐、苗人凤,十七人挤在一起,如何施展得开手足?混乱之中,众人也不知来了多少敌人,但见胡斐一出手就是神威逼人,不禁先自胆怯。

  胡斐一拳打在一名侍卫头上,将他击得晕了过去,左手一掌挥出,倏觉敌人一黏一推,自己手掌登时滑了下来,心中微微一惊,定眼看时,只见他银髯过腹,满脸红光,虽然不识此人,但他这一招野马分鬃守中有攻,的是内家名宿,非太极门蒋老拳师莫属。胡斐号称雪山飞狐,武功既高,为人又是智计百出,眼见敌手众多,虽然一对一的打斗,这十多人无一是他敌手,但仓促间要尽败这十多高手,却是人所难能,当下心生一计,飞起一腿,猛地往灵清居士的胸口踢去。

  灵清居士练的是外家功夫,见他飞足踢到,手掌往他足背硬斩下去。胡斐就势一缩,一手抓住杜杀狗胸膛,另一手抓住了玄冥子的小腹,将两人当作兵器一般,直往众人身上猛推过去。众人拥在一起,被他抓着两人强力推来,只怕伤了自己人,不敢反手相抗,只得向后退缩。十余人挤在屋角之中,一时极为狼狈。

  赛总管见情势不妙,从人丛中一跃而起,十指如钩,猛往胡斐头顶抓到。胡斐正是要引他出手,哈哈一笑,向后跃开数步,叫道:“老赛啊老赛,你太不要脸哪!”赛总管一怔,道:“什么不要脸?”胡斐手中仍是抓住杜杀狗与玄冥子二人,他双手俱抓在要穴之处,两人空有一身本事,却半点施展不出,只有软绵绵的任他摆布。

  胡斐道:“你合十余人之力,又施奸谋诡计,才将金面佛拿住,称什么大内第一高手?”赛总管给他说得满脸通红,左手一摆,命众人布在四角,将胡斐团团围住,喝道:“你就是什么雪山飞狐了?”

  胡斐笑道:“不敢,正是区区在下。我先前也曾听说北京有个什么赛总管,还算得是个人物,哪知竟是如此无耻小人。这样的脓包混蛋,到外面来充什么字号?给我早点儿回去抱娃娃罢!”

  赛总管一生自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去?他见胡斐虽是满脸浓髯,年纪却轻,心想你本领再强,功力哪有我深,但又见他抓住了杜杀狗与玄冥子,举重若轻,毫不费力,心下又自忌惮,不敢出口挑战,正自踌躇。

  胡斐叫道:“来来来,咱们比划比划。三招之内赢不了你,我雪山飞狐跟你磕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