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雪山飞狐[旧版]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六回 金面佛上峰来(1)


  他虽闭住眼睛,但鼻中闻到又甜又腻、荡人心魄的香气,耳中听到苗若兰一颗心在急速跳动,忍不住睁开眼来,只见她向外而卧,脸蛋儿羞得与海棠花一般,红烛烛光映过珠纱帐照射进来,更显得眼她娇美动人,艳丽难言。胡斐本想只瞧一眼,立即闭眼从此不看,但双目一合,登时意马心猿,把持不定,忍不住又眼睁一线,再瞧她一眼。

  苗若兰被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心中却有知觉,见胡斐忽然进床与自己并头而卧,先前是惊惶万分,只怕他欲图非礼,当下闭着眼睛,只好听天由命。哪知他躺了片刻,非但不挨近身子,反而向外移开。不禁惧怕少减,好奇心起,忍不住微微睁眼,正好胡斐也正睁眼望她,四目相交,相距不到半尺,两人都是大羞。

  只听得屏风外有人说道:“赛总管,你当真是神机妙算,人所难测。那金面佛就算不折不扣是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英雄大豪杰,落入你这罗网,也要教他插翅难逃。”拿着蜡烛的人哈哈大笑,放下烛台,走到屏风之外,道:“张贤弟,你也别尽往我脸上贴金,事成之后,我总忘不了大家的好处。”

  胡斐与苗若兰听了两人之言,心中都是一惊,这些人明是安排机关,要加害金面佛苗人凤。苗若兰不知江湖之事,还不怎样,心想爹爹武艺无敌,不怕旁人加害。胡斐却知赛总管是满州第一高手,内功外功夫俱臻化境,为人凶奸狡诈,不知害死过多少忠臣义士。是当今乾隆皇帝第一亲信的卫士。他居然亲自率人从北京赶到这玉笔峰上。苗人凤纵然厉害,只怕也难逃毒手。他听赛总管走到屏风之外,心想机不可失,轻轻揭起罗帐,右掌对准烛火,运力一挥,一阵劲风扑将过去,嗤的一声,烛火登时熄了。

  只听一人叫道:“啊,烛火灭啦!”就在此时,又有人陆续走进厢房里说道:

  “快点火!”

  “掌灯罢!”

  赛总管道:“咱们还是在暗中说话的好。那苗人凤机灵得紧,若在外面见到火光,说不定吞了饵的鱼儿又脱钩逃走。”好几人纷纷附和,说道:“赛总管深谋远虑,见事周详,果然不同。”

  但听有人轻轻推开屏风,此时厢房中四下里都坐满了人,有的坐在地下,有的坐在桌上,更有三人在床沿坐下。

  胡斐生怕那三人坐得倦了,向后一仰,事情可就闹穿,只得轻轻向里床略移。这一来,与苗若兰却更加近了,只觉她吹气如兰,荡人心魄。他固怕与床沿上的三个人相碰,毁了苗若兰的名节,又怕的是自己胡子如戟,刺到她吹弹得破的脸颊,当下心中计议已定,若是给人发觉,必当将房中这十八高手杀得干干净净,宁教自己性命不在,也不能留下一张活口,累了这位冰清玉洁的姑娘。

  幸喜那三人都好端端的坐着,不再动弹。胡斐不知苗若兰被点中了穴道,但觉她竟不向里床闪避,心中又是惶恐,又是欢喜,一个人就似飘飘荡荡的在半空中腾云驾雾。只听赛总管道:“各位,咱们请杜庄主给大伙儿引见引见。”杜杀狗道:“承蒙各位光降,兄弟至感荣幸。这位是御前侍卫总管赛总管赛大人。赛大人威震江湖,各位自然都久仰的了。”众人轰言说了些仰慕之言。

  胡斐倾听杜杀狗给各人报名引见,越听越是惊讶。原来除了赛总管等七人是御前侍卫之外,其余个个是江湖上成名的一流高手。青藏派的玄冥子到了,昆仑山灵清居士到了,河南太极门的蒋老拳师也到了。此外不是哪一派的掌门、名宿,就是什么帮会的总舵主、什么镖局的总镖头,没一个不是大有来头之人;而那七名侍卫,也全是早享盛名的硬手。

  苗若兰心中思潮起伏,暗想:“我只穿了这一点点衣服,却睡在他的怀中。此人与我家恩怨纠葛,不知他要拿我怎样?初次与他相会,只觉他相貌虽然粗鲁,却是个文武双全的奇男子,哪知他竟敢对我这般无礼。”她虽觉胡斐这样对待自己,实是大大不该,但不知怎的,心中殊无恼怒怨怪之意,反而不由自主的微微有些喜欢,外面十八个人大声谈论,她竟一句也没听在耳里。

  胡斐比她大了十岁,阅历又多,知道此事关系不小,是以心中虽然又惊又喜,神魂飘荡,但帐外各人的说话,却句句听得仔仔细细。他听杜杀狗一个个的引见,屈指数着,数到第十六个却住了口不再往下说。胡斐心道:“帐外共有十八人,除杜杀狗外,该有十七人,这余下的一人不知是谁。”他心中起了这个疑窦,帐外也有几个细心之人留意到了。有人问道:“还有一位是谁?”杜杀狗却不答话。

  隔了半晌,赛总管道:“好!我跟各位说,这位是兴汉丐帮的范帮主。”众人吃了一惊,内中有一二人讯息灵通的,早就得知范帮主已被官家捉了去。而余人却知丐帮素来与官府作对,绝不能与御前侍卫联手,他突在这峰上出现,人人都觉奇怪。

  赛总管道:“事情是这样。各位应杜庄主之邀,上峰来助拳,为的是对付雪山飞狐。可是在拿狐狸之前,咱们先得抬一尊菩萨下山。”有人笑了笑,说道:“金面佛?”赛总管道:“不错。我们惊动范帮主,为的是要引苗人凤上北京相救。哪知他为人乖觉,竟没上钩。”侍卫中有人喉头咕哝了一声,却不说话。原来赛总管这番话中隐瞒了一件事,苗人凤单身闯进天牢,相救范帮主,人虽没有救出,但一柄长剑下杀了十一名大内侍卫,连赛总管臂上也中了剑伤。他布置虽极周密,终因苗人凤武功太高,竟然擒拿不着。赛总管将这件事引为生平的奇耻大辱,在旁人之前自然绝口不提。

  赛总管道:“杜庄主与范帮主待朋友义气深重,答允助咱们一臂之力,在下实是感激不尽,事成之后,在下奏明皇上,自有大大的封赏……”说到这里,忽听庄外擦擦几下脚步之声。他耳音极好,脚步又轻又远,可是他听得清清楚楚,低声道:“金面佛来啦,咱们埋伏在这里,各位出去迎接。”

  杜杀狗、范帮主、玄冥子、清灵居士、蒋老拳师等都站起来,走出厢房,只剩下七名大内卫士。这时脚步声倏忽间已到庄外,身法之快,难以形容,犹如海客在大海中遇上暴风,甫见征兆,狂风大雨已打上帆来。赛总管与六名卫士心头都是一惊,不约而同的一齐抽出兵刃。赛总管道:“伏下。”就有人要来掀开罗帐,想躲入床中。赛总管斥道:“蠢才,睡在床上还不给人知道?”那人缩回了手。七个人或躲入床底,或藏在柜中,或隐身于书架之后。

  胡斐心中暗笑:“你骂人是蠢才,自己才是蠢才。”但觉苗若兰鼻中呼吸,轻轻的喷在自己脸上,再也把持不定,轻轻伸嘴过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苗若兰又喜又羞,待要闪开,苦于动弹不得。胡斐一吻之后,忽然不由自主的自惭形秽,心想:“她是这么温柔文雅的一位姑娘,我怎能辱她?”待要挪身向外,不与她如此靠近,忽听床底下两名卫士动了几下,低声咒骂。原来床底下地位太小,几个人挤在一起,有人的手肘碰痛了另一人的鼻子。

  胡斐对敌人向来滑稽,以他往日脾气,此时定要揭开褥子,往床底下撒一大泡尿,将众卫士淋一个醍醐灌顶,但心中刚有此念,立即想到苗若兰睡在身旁,岂能胡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