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雪山飞狐[旧版]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回 黄金小笔(1)


  火折点不多久就熄了,可是那山洞盘旋曲折,一连转了几个弯,仍是未到尽头。曹云奇道:“各位且候,我去折些枯枝。”他奔出山洞,抱了一大捆枯柴回来。这些时气候仍极寒冷,却喜连晴十余日,枯枝都已干透,一点即着。

  曹云奇生就一股猛脾气,做事勇往直前,当下手执火把,当先而行。这山洞中到处都是千年不化的坚冰,有些处所的冰条如刀剑般锋锐突出。陶百岁捧了一块大石,沿途击去阻路的冰尖。众人上山时各怀敌意,此时重宝在望,竟都同舟共济、相互扶持起来。

  又转了一个弯,田青文忽然叫道:“咦!”指着曹云奇身前地下黄澄澄的一件物事。曹云奇俯身拾起,原来是一支金铸的小笔,笔身上刻着一个“安”字,就和田青文上玉笔峰之前手中所拿的一模一样。曹云奇疑云大起,回头厉声对陶子安道:“嘿,原来你到这而来过啦!”陶子安奇道:“谁说我来过着?你瞧一路上有没人行过的痕迹?”

  曹云奇心想:“这山洞之中,确无人行足迹,那么他这金笔又怎会掉在此处?”他心中想到何事,再也藏不住半点,当下摊开手掌,露出黄金小笔,道:“这不是你的么?上面不明明刻着你的名字!”陶子安一看,摇头道:“我从没见过。”曹云奇大怒,手掌一翻,让金笔掉在地下,探手抓住陶子安衣襟,一口唾沫吐了过去,喝道:“还想赖!我明明见她拿着你送的笔儿。”

  这山洞中转身都不方便,陶子安哪能闪避?被他一口唾沫,正吐在双眼之间。他飞起一脚,踢中了曹云奇小腹,同时双手一招燕归巢,击在他的下臂。曹云奇身子一震,抛下了火把,右手还了一拳,砰的一声,打在陶子安鼻上。火把熄灭,洞中一片漆黑,只听见两人吆喝怒骂,夹着砰砰蓬蓬之声。原来两人拳打足踢,招招都击中对方,到后来扭成一团,滚在地下。

  众人又好气又好笑,齐声劝解。曹陶二人哪里肯听?忽听田青文高声叫道:“哪一个再不住手,我永不再跟他说话。”曹陶二人一怔,不由得松开了手,站起身来。

  只听熊元献在黑暗中细声细气的道:“是我熊元献,找火把点火,两位可别喝错了醋,拳脚往在下身上招呼。”他伸手在地下摸索一阵,摸到了火把,重又点燃。只见曹陶二人眼青鼻肿,呼呼喘气,心中不由得好笑。

  田青文从怀里取出一枝黄金小笔,再拾起地下的小笔,向曹云奇道:“这两枝笔果真是一对儿,可谁跟你说是他给我的?”曹云奇无话可答,结结巴巴的道:“不是他给,那你从那儿来的?”

  田青文冷冷的道:“谁给我都好,关你什么事?”曹云奇胀红了脸,指着她道:“你……你……”陶百岁接过小笔,看了一眼,问曹云奇道:“你师父是田归农,你师祖是谁?”曹云奇一怔,道:“师祖?那就是我师父的父亲啊!他讳上安下豹。”陶百岁冷笑道:“是啊!田安豹,他用什么暗器?”曹云奇道:“我……我没见过师祖他老人家。”陶百岁道:“你没见过,你阮师叔的武艺是田安豹亲手所授,你问问他。”曹云奇还没开口,阮士中已接口道:“云奇不用胡闹啦。这对黄金小笔是你师祖爷所用的暗器。”

  曹云奇哑口无言,但心中疑惑更甚。宝树道:“你们要争风打架,不妨请到外面去,咱们可是要寻宝。”熊元献高举火把当先领路,转过了弯去。这时洞穴愈走愈窄,须得弓身而行,又走一阵,竟须在地上爬行。个人手掌膝盖与地下坚冰相触,隐隐生疼,但想到重宝在望,均各不以为苦。

  爬了一盏茶时分,前面已无去路,只见一块圆形巨石迭在一块小圆石上,两石之间都是坚冰,牢牢凝住。熊元献转过头来,问宝树道:“怎么办?”宝树搔头不语。群豪之中,以殷吉最有智计,微一沉吟,说道:“这两块圆石相迭,必可推动,只是给冰冻住了。”宝树喜道:“对,把冰融开就是。”熊元献将火把凑近圆石,去烧二石之间的坚冰。刘元鹤、阮士中等回到外面,又拾了些柴枝来加火。那火焰越烧越猛,冰化为水,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一块块的落在地下。

  眼见二石之间的坚冰融去大半,宝树性急,双手在大石上运力一推,那石纹丝不动。再烧一阵,坚冰融去更多,宝树第二次再推时,那巨石晃了几晃,竟转了过去,露出一道空隙,宛似个天造地设的石门一般。众人大喜,齐声欢呼起来。

  宝树将那空隙再推大一些,从火堆里拾起一根柴枝,当先而入。众人各执火把,纷纷跟进。一踏进石门,一阵金光照射,人人眼花撩乱,凝神屏气,个个张大了口合不拢来。

  原来里面是个极大的洞穴,四面堆满了金砖银块,珍珠宝石,不计其数。只是这些金银珠宝都隐在透明的坚冰之后,想是当年闯王的下属将这些金珠藏在洞中之后,浇上许多冷水。该地终年酷寒,坚冰不融,金珠就似藏在水晶之中一般。

  各人眼望金银珠宝,好半晌说不出话来,一时洞中寂静无声。突然之间,欢呼之声大作。

  宝树、刘元鹤、陶百岁等都扑到冰上,不知说什么好。忽然田青文惊呼:“有人!”指着内里。火光照耀下果见有两个黑影,站在靠壁之处。

  众人这一惊直是非同小可,万想不到这洞内竟会有人,难道这洞穴另有入口之处么?当下各人手执兵刃,不由自主的相互靠在一起。隔了半晌,只见那两个黑影竟然一动也不动。宝树喝道:“是谁?”里面两人并不回答。

  众人见二人始终不动,心下惊疑更甚。宝树道:“是哪一位前辈高人,请出来相见。”他喝声被洞穴四壁一激,反射回来,只震得各人耳中嗡嗡的甚不好受,但那两人既不回答,亦不出来。

  宝树举起火把,走近几步,看清楚两个黑影是在一层坚冰之外,这层坚冰就如一堵水晶墙般,将藏宝的洞穴隔为前后两间。

  宝树大着胆子,逼近冰墙,见那两人情状怪异,始终不动,显是被人点中了穴道。这时他哪里还有忌惮,叫道:“大家随我来。”大踏步绕过冰墙,将火把往二人脸上一照,不禁心中倒抽一口凉气。原来那二人早已死去多时,面目狰狞,脸上筋肉抽搐,异常的可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