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285乱弹 >
卧如弓是一种礼节


  睡觉,到底是向右侧卧好,还是仰躺着睡的好?这是科学家或者医学家研究的课题,老衲不做研究。老衲要说的是,古人所谓“卧如弓”,是一种礼节。

  先来看看明代文学家张岱《夜航船序》里所讲的小故事:

  ◇

  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拳足而寝。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

  士子曰:“是两个人。”

  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

  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

  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

  可见伸直脚睡觉是不管不顾不太礼貌的行为。为什么呢?这首先要弄清楚,这两个人是怎么睡的。答案是这两个人睡的一张床铺,盖一条被子。“卧如弓”也就是说的这种情况下的礼节。

  以前是个农耕社会,不像现在这样经济发达,一个人有一张床或者一人一条被。两个人睡一张床盖一条被是常事。床一般也没有现在的1.8米2米乃至2.8米那么宽,被子的规格也比较窄小。睡觉的方式,一般是一人睡一头,以免睡梦中有不雅举动,彼此尬尴:两个女子相互搂着睡觉,即使过于亲热,也无伤大雅;但若是两个大男人相拥而眠,成何体统?!两个人都平躺着睡觉的话,被子显窄,特别是冬天,会漏风。那就需要一个人侧着睡或者两个人都侧着睡,减少占被面积。主动侧着睡,是对长者或者客人的一种尊重。同时腿还需要弓起来一点,不然的话,一双臭脚刚好伸到对方的嘴边,恶心不恶心?!

  小时候,一到过年,哥嫂们回家来,就没有我睡的地方了,那只好到别人家去“插铺”。去睡觉的时候一般都很晚,在家洗了脚再去,但毕竟又穿过袜子走了几步,插铺的人心虚,上床就怕人嫌自己脚臭,那就难免要把脚再往回缩一点,像那和尚一样“拳足而寝”了。

  哥嫂们走了,我这边就另有一间空房一张空床了,但客来了,依然是同我睡一张床的时候多,“卧如弓”也就是常事。以前没有洗衣粉没有洗衣机,浆洗被子特别麻烦。所以即使床被比较富余,也只有上了年纪的贵客稀客来了,才特意让出一张床,拿出浆洗过的干爽被子,让客人单睡。

  慢慢的我也长大了,周末或者假期的时候,表弟常来。因为看了演义小说,晚上免不了偶尔给表弟讲讲故事,表弟于是钻到我这头来听。这在古人,叫做“抵足而眠”。《群英会蒋干中计》周瑜说:“久不与子翼同榻,今宵抵足而眠。”那是表示有讲不完的话要说。当然,他这个情况,可以有很宽大的床,可以一人一条被子,都可以四仰八叉地睡。

  ***

  师师:老师说,卧如弓是睡觉最正确的姿势,婴儿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是这样睡的。
  老衲笑:那是为了减少占地面积好吧。

  ***

  古人又说“卧不尸挺”。以前的房间多是串连起来的,不是每间房都能通向堂屋或客厅,除新婚外,一般睡觉房门都不闩扣,出入自由。有时候,晚辈或者客人到床边来问安问病,即使尊长,也不能直挺挺的仰躺在那里见人,向外侧卧,身体稍微弯曲着跟人交谈,才是应有的礼貌。如果不是病重,将头支起来一点,那就更好。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卧佛都是这种姿势的原因吧。祂躺在那里,迎接众生的瞻仰、信徒的参拜。祂在默默地和你交谈。

  ***

  明白了这点,那么“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也就都好理解了。

  行如风,比较正确的解释是走路要像风一样轻盈。这是说在尊长身前身边走过的时候,走路轻盈不声不响才表示尊敬。破口大骂对方的时候,往往会跳脚,这是反证。龙行虎步,有声有势,才是古人认为的最好走路姿势。《冰鉴》里也说“负重高官,鼠行好利”。 

  坐如钟,一般指比较正式的场合,有生客在场的时候。箕踞见客,脚向前伸开,古人认为是极不礼貌的。现在一般讲究的是,有客人或者长辈在的时候不能翘二郎腿。倘如老衲,一个人在电脑前一坐N年,也要不动不摇坐如钟的话,那只好瘫痪了去。

  站如松,可以要求学生回答问题的时候这样,挨批受训的时候这样;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也要是站如松的话,那岂不是个泥塑木雕?

  【补注①,周作人《知堂回想录·夜航船》有诗云:“旅客颠倒卧,开铺费百钱。”又云:“旅客的船钱,以那时的价格来说,由城内至西兴至多不过百钱,若要舒服一点,可以“开铺”,即摊开铺盖,要占两个人的地位,也就只要二百文好了。”就是说,你要一个人睡也可以,出双份钱。】


梦远书城(my2852.com)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