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285乱弹 >
哥哥行不得


  洪大全以事败被絷,献俘京师,途中题词云:

  寄身虎口运筹工,恨贼徒不识英雄,漫将金锁绾飞鸿。几时生羽翼,万里御长风。
  一事无成人渐老,壮怀待要问天公,六韬三略总成空。哥哥行不得,泪洒杜鹃红。

  ——《清稗类钞·会党类·洪秀全联合会党》

  中宵校书至此,不觉推键盘而起,凄凉四顾,慷慨生哀。

  这首《临江仙》无非直抒胸臆,算不得上品,但“行不得也哥哥”只一倒装,信手拈来也似浑然天成。

  洪大全(1823~1852),天平天国“天德王”。湖南兴宁人,原名焦亮,加入太平军前为湖南天地会首领。1852年4月7日从永安突围至城东平冲途中被俘,6月,凌迟处死。

  他为什么改名叫洪大全,难有定说。但不管是他指洪门为姓改名,还是洪秀全笼络人心与他改姓联宗谊,这名字都要不得——咋听还以为是洪秀全亲大哥呢!您要是年高德劭功劳大,拜个尚父,倒是能体现人家尊敬老人的高尚品德;这种同辈之间妄自尊大,最是大忌。到临了说“哥哥”行不得,又有何用啊!

  附记:

  第一次整理《清稗类钞》这种大部头,没有经验,颇有反复,不用说填补原文档里大量的□□缺字和替换那些字形描述的偏僻字,仅排版编目就花了两天两夜。其时正值大雪,没加得毛衣没关得窗户。早上去汽车站带东西回乡下,在街边扬手打车,忽然就僵直在那里了,如被点穴。的士见了,都径直走了。后来一拉私活的女司机,推开门问一声,我扑上车去,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于是对自己说,你这是何苦啊。但想想人家,三百多万字都摘抄出来了,这,又何足道哉?


  附录:

  1.况周颐《眉庐丛话》:

  洪大全,衡山人,与秀全联宗谊。起事之初,被擒于永安,献俘京师。作中赋《临江仙》词云:“寄身虎口运筹工,恨贼徒不识英雄,漫将金锁绾飞鸿。几时生羽翼,万里御长风。一事无成人渐老,壮怀待要问天公,六韬三略总成空。哥哥行不得,泪洒杜鹃红。”

  2.《清稗类钞·战事类·兰泰向荣围粤寇于永安》:

  秀全既据永安州,建伪号,封诸酋为王,王以下爵七等。设六官、丞相、司马、军师、旅帅等职。女官等次亦如之。行营五将军,按水火金木土,各司其事。——洪大全所定也。

  3.《清稗类钞·异禀类·洪大全九龄背诵十三经》:

  粤寇有洪大全者,幼敏慧,九龄能背诵《十三经》。屡应童子试不售,乃益狂放,往谒秀全,联宗谊,遂为寇矣。

  4.《清稗类钞·会党类·三合会》:

  厥后,贵县林凤祥、汉阳万大洪、湖南衡山洪大全等来归,势大振,即分诸将席卷广西,进陷永安,创国号曰太平天国,自称天王。

  5.《清稗类钞·饮食类二·洪大全嗜酒》:

  粤寇洪大全之父母早世,家巨富,少聪颖,读书过目成诵。稍长,即工诗词。性豪迈,嗜酒,乐与贩夫、走卒、流丐、小偷饮。酒罢,辄助以赀。座有贵客,则谩骂之。

  其里人张绅,曾任湖南衡永郴桂道,以年老告归。值八旬称寿,设盛筵,洪赠物为贺,值百金。洪赴宴,乃挈其夙与同饮之人往,则皆短褐敝裈,见踵露肘者。及门,阍纳洪,而摽诸人于门外。洪厉声叱之,挟以俱入。登堂一揖,即指同饮诸人曰:“此皆我之至友也。承主人招饮,不敢违命。然非得若辈同饮,不足尽欢。恐负主人盛意,故与之俱来。”言毕,即与诸人同入席,畅饮欢呼,声震屋宇。时宾客满堂,咸衣冠济楚,见洪而大诧之。既尽醉,皆踉跄而出。

  及金田事起,洪悉以家财助军食。至桂林,被擒,诛于京师。

  6.《清史稿·洪秀全传》:

  秀全既出狱,秀清率众迎归,招集亡命,贵县秦日纲、林凤祥,揭阳海盗罗大纲,衡山洪大全皆来附,有众万人。

  (咸丰元年)闰八月,寇分二路东走藤,北犯永安,陷之,遂僣号太平天国。秀全自为天王,妻赖氏为后,建元天德。以秀清为东王,军事皆取决,萧朝贵西王,冯云山南王,韦昌辉北王,石达开翼王,洪大全天德王;秦日纲、罗亚旺、范连德、胡以晃等四十八人任丞相、军师伪职。

  (咸丰)二年正月,大兵围永安,毁东、西炮台。二月,石达开分兵为四,败我军于寿春营,进破古束冲、小路关。伪丞相秦日纲由水窦屯仙回岭。乌兰泰分兵夹击,毙寇数千,擒伪天德王洪大全,槛送京师,磔之市。

  7.《清史稿·赛尚阿传》:

  永安城小而坚,环攻四阅月不能下,严诏趣战。(咸丰)二年正月,赛尚阿亲往督之,用向荣策,缺城北一隅不置兵,纵其出,因而击之。……二月,贼果由此路突出,官军不能御,仅获洪大全,槛送京师……

  8.《清史稿·丁守存传》:

  咸丰初,从大学士赛尚阿赴广西参军事……寻槛送贼渠洪大全还京,迁员外郎。

  (洪大全加入太平军的时间不长,作为天平天国初期的二号人物,作用大概主要是制定大政方针、典章制度,不是攻城略地的悍将,所以名气不大。是否真有其人,自被俘以来一直存在争议。)


梦远书城(my2852.com)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