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〇


  【附录:传火炬的长跑者——钟肇政】

  (节录自民视:飞跃2000!作家身影(二))

  他是电影、歌曲《鲁冰花》的原创作者。

  他是得奖最多的作家。

  他异于其它作家,在文学的原野上,属于长跑选手,专写长篇小说。

  民国十四年出生桃园龙潭,原读公学校,而后入私立淡水中学,升学考试失败,做短暂的国民学校助教,再入彰化青年师范学校,期间生一场热病,听觉受损!青少年岁月十分黯淡。

  光复后,考入台大中文系,因听觉障碍,不得不辍学,回任龙潭国民教师,二十六岁和张九妹女士结婚。

  民国四十年,二十七岁,独学苦修中国语文,写出生平第一篇文章《婚后》,投寄自由谈杂志,很快获得发表,得到很大的鼓舞,从此勤奋笔耕。

  他创作生涯的第一个十年,努力适应中文写作,摆脱生涩。同时,台湾文学因政治断层已久,作家们须自己摸索,因此产量极少。他们因为当局刻意蒙蔽,曾经误以为自己是台湾新文学的开拓者,目空一切。但也因自负,使得更有原创性,更具拓荒者的探险精神。这就是战后第一代本省籍作家的真实面貌。

  他们在缺乏文学传统火炬照引下,摸黑前进。所以早期,他勇于尝试、求新、求变,有不可捉摸的特质。

  民国五十年,三十七岁,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鲁冰花》于“联合报”。同年,《浊流三部曲》的第一部《浊流》发表于“中央日报”。

  《鲁冰花》类似“少年小说”,得过中华文艺奖章,及多项奖项。相较于《浊流》的大河气势,属于涓涓细流。

  《浊流三部曲》(“浊流”“江山万里”“流云”)则是写战后第一代作家的日本经验,它揭露当时台湾人,生命的过去充满辛酸、屈辱、苦难、挫折;生命的未来也因政治大震荡而迷惘不安!他企图冲破迷惘,追求安身立命的依凭,开垦这块心灵地域的荒原。

  他开拓了台湾文学以历史经验出发,创作史诗般的大部头文学。

  也许思想先于行动,使得这部作品并不成功。但他从此摆脱被殖民的创伤的纠缠,扫除迷惘,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他走入人群,立志让祖先的朴实刻苦精神再现,让先民保乡卫土的血泪哀歌传诵下去!

  民国五十三年,起稿另一部大河小说《台湾人三部曲》(“沉沦”“沧溟行”“插天山之歌”)。他一向以快笔著称,这部长篇花了十年。

  《沉沦》获得好评,归功于叶石涛的“点石成金术”,作为同更的文友,自是期待更高(还记得第一集赖和,有别于中原文人相轻,开创文人相重的台湾传统吗?),在好友严厉的批判、督促下,大河里终于发现了巨石!

  创作大河文学的期间,亦发表多篇短篇小说,如《残照》《轮回》充满对生命奥秘试探的好奇。《中元的构图》有现代主义文学的影子《白翎鸶之歌》《马拉松、冠军、一等赏》《父与子》则是现代议题。

  他的短篇不曾依理念、关怀对象而穷追深索,不过显现了勇于接受新事物挑战的性格,和不断再成长的风貌。

  但基本上,他的个性是拘谨,谨慎的。他传承吴浊流以来大气魄的写作,确也将火炬传给李乔!

  他是一个诚实的写实文学信徒,敬谨的写出生活的原貌;他没有主义理论、没有仪式形式,冥冥之中为独立自主的文学信念奋斗,隐约承续了台湾文学运动的大河中!

  他育有二男三女,在故乡继续未完的文学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