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六


  这时阿明已走到那棵茶树边,这么说着就伸出了手。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雷动了,好像就在几步远处落了雷。阿明猛吃了一惊,四下看看,当次一瞬间他把视线收回时,猫的身子一耸,只见眼前一晃,牠已窜出去,飞跑掉了。

  阿明嘴里呃了一声,不容他思索,拔脚便追上去。

  雨变得很大。原先那卜卜拍拍的声音已换上了一片哗啦哗啦声。在薄幕般暗下来的天地间,时时闪出电光,雷声一阵接一阵地响着。可是阿明还是管不了这些,占据他整个意识的,只有小猫而已。

  猫跑了几十公尺远,在另一棵茶树下停住。阿明很快地就赶上了。但是他一停脚,猫又奋勇地跑走。阿明清清楚楚地看到牠全身都已湿透,原先只有脸上的毛粘成一堆堆的,这回是浑身的毛都这个样子,看来猫好像忽然变小了一般。可是他不晓得这是因为淋了雨;连他自己全身都已湿透,他都没有察觉到。

  “咪呜——咪呜——”

  他再次赶上去。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摔倒了。他马上爬起来。双手一摊,他看到满手掌是褐色泥巴。但他没有犹疑片刻,立即又拔脚追赶。他深怕让牠跑远找不到,因此使劲地踩着淋湿而变得粘滑的泥土。

  现在,阿明又看到猫蹲在前面一棵茶树下。他想到不能跑得太凶,以免让牠受惊,就把步子放缓下来。他尽量地把声音装得柔和,边喊边挨近。他喘得很厉害。从头上流下的水又不时地遮去他的视线,因此他不得不频频伸出手背来揩拭。整个脸都涂上一层泥巴。水又把一小部份泥巴冲进他的眼里,痛得不得了。可是他忍着。他必需把猫捉住,抱回家里,灌乌糖水给牠吃。非救活牠不可。

  “是啊,我要救活小猫。可怜的小猫啊——”

  阿明喃喃自语着。

  小猫在窥伺着他,眼里凶光依旧。因毛平贴皮肤而变得瘦骨嶙峋的胸部一阵一阵地起伏着,沾满了泥巴的嘴边又在冒着白沫。

  阿明在离小猫两三步远的地方停住,缓缓地蹲下来,伸出手正要捉牠时,牠又一纵跑开了。

  这次阿明拼命跑着,软法行不通就只有硬捉。他双腿拼命地迈着,发了狂似地急奔,猫也跑得快。在这棵茶树下刚停住,马上又跃出,距离越来越远,终于看不见了。

  阿明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还不肯放弃——他根本就没有生起放弃的念头,只顾奋力地跑,狠命地喊叫。他跌倒了好多次,成了个泥人儿,声音也沙哑。

  雨仍在不停歇地倾注,雷电交作。阿明找不着猫,只得一会向左一会向右盲目地奔跑。他号哭,嘶叫。在豪雨笼罩下,他成了个天地间无依无靠的游魂。

  阿明这可怜的游魂不晓得在茶园里彷徨了多久,终于猫是被他找着了,但是,猫也并不是由于记起了小主人,而是因为气力消耗净尽,再也无力动弹了;牠的眼光变得很迟钝,差不多已睁不开,只有胸部还微微地起伏着。

  阿明把猫抱起来,拍的一声坐在地面。雨快停了,细细的雨点淅淅沥沥地洒下来。茶园里满是污浊的水,只有畦埂高起来的部份露在水面。阿明几乎无力站起来,怔怔地坐着喘息。他把牠抱到胸前,让牠的脸贴住自己的脸。

  “小猫,你——好可怜哪——”

  阿明又开始流泪。小猫一动也不动。

  阿明失神似地坐了好一刻才站起来,蹒蹒跚跚地往回路走去。他觉得每一步都很吃力。泥巴吸住脚板,非用力就举不起脚,而且他已跑得很远很远,差不多已到了邻村了。

  他好不容易才回到家,夕阳照出了他那副狼狈的身子,抵达栅门,他几乎不支而倒下去。

  母亲看见他,大吃一惊。她马上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她不忍责怪他,把他扶进灶边,好容易才骗走那只在他怀里已断气多时的泥猫,然后替他洗澡,哄他上床。

  礼拜一,古阿明缺了一天课。

  林雪芬以为他是偶然患了小毛病,便到六年级的教室找古茶妹,打算问问情形。碰巧茶妹也缺席。林雪芬猜到这一定又是家里有了什么事特别忙而不能来上课,也就没有记罣在心。

  礼拜二,古阿明又没有来,林雪芬有些不放心起来,再次找古茶妹去。

  古茶妹这天没再缺席。她告诉林老师弟弟生病的情形;昨天因为爸爸没在家,她不得不留在家里看护弟弟。今天爸爸没出门工作,所以她就来上课了。她还说出弟弟的病况。不过她所知的,不外是额角很烫,有点儿咳嗽等,如此而已。

  起初,雪芬也以为是淋雨受了凉,没什么大不了,但也觉得放学后应该去看看。

  林雪芬等学生们放学回去后,先到街路上买了些水果,独自找到古阿明的家来。古石松夫妇殷勤地请她进去。

  雪芬一看古阿明,不由得大吃一惊。古阿明无力地躺在床上,呼吸很浅很急促,鼻翼翕动着,嘴巴张开。仅仅病了三天,眼儿和面颊都塌下去了,一眼就知道病很严重。她伸手摸摸阿明的额角,热得烫人。执起了一只臂膀,软绵绵的,也很热。

  “咪呜——咪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