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五


  【十二】

  郭老师走了。真是个晴天霹雳。茶妹和阿明都不敢相信,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来到学校已看不到郭老师那高而瘦的身子,还有那一头蓬松乱发。尽管许多同学们当中还有不认得郭老师的,但茶妹和阿明两人都觉得很难受。

  尤其是古阿明。他天天都是跟郭老师玩了一阵子的;晴天就在户外一起玩球追逐,雨天也跟他谈谈笑笑,这几乎已成了古阿明好多日子以来的日课。可是现在郭老师已不见了。他问级任老师,林老师能告诉他的,只是郭老师因为家里的事不能够再来上课,如此而已。古阿明很寂寞,郁郁了很多天。

  好在林老师经常地鼓励他,安慰他,并且也保证说郭老师再过两年就会毕业,那时候一定会有机会跟他再在一起玩耍,画画。林老师还买了一盒三十六色的蜡笔送给古阿明,足有一尺多长的漂亮纸盒,画着几只美丽的蝴蝶,上面还有一条大红色的胶带可以挂在肩上。真是说不出的美妙,说不出的好。背上它,人都好像要忽然长高了许多。

  还不只这些,过了几天,林老师又送了阿明一付水彩画用具:一盒颜料、一只调色板、两枝画笔。啊呀,不得了,五六年级的高年级生才能够用的东西,而且也不是每个学生都有的,姊姊就从来也没有过。他们家是买不起这些的。阿明乐得什么似的。雪芬老师要他一有空就画画——她还给他一大迭纸——阿明当然万分快乐地答应了。

  六月上半月过后的一个礼拜六下午,天气特别热。稍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个下午将会有一场雷雨来袭。

  古阿明上午上了三堂课,第四堂是清洁比赛,扫完了地就回家了。这时候茶园没有事情,爸爸出外帮人家割稻去了,因此古阿明有较多的自由——这也并不是说爸爸在家就不许他画画,而是因为爸爸没在,他做什么都可以自在些,无拘束些。

  好多天来,古阿明都在盼望着这个礼拜六和礼拜天。他决定要用水彩来画割稻的景色。他很多天来就在脑子里描绘着那一幅金黄色的灿烂收割图——一片稻穗、夕阳、枯黄的稻叶和黄色的稻草束。还有,割稻人的竹笠,他们那被泥巴沾污的衣裤,他们那健康的肤色。简直是一片黄色世界。他几乎是三步并做两步飞奔回家的。

  可是,他发现到他的小猫不见了!

  小猫,小猫那里去了呢?他放下书包就开始找。

  虽然在古阿明心目中牠还是一头小猫,不过事实上牠已几乎是一头普通的公猫了。经常能够捉到老鼠。对阿明的召唤变得不大爱理,可也还会跟他亲热一下。不过像从前那样的玩绳子游戏则再也提不起牠的兴头,偶而阿明用绳子去逗牠,牠也只是看看而已。虽然这样,阿明还是很爱牠,回家后非抱牠一下,便什么事也不能做。

  屋里找不着,阿明就跑到外头,在房子四周边叫边找绕了一圈。仍然不见影踪。

  忽然,阿明想起了上次小猫中毒的往事。那种吐着白沫,整个脸儿湿漉漉的,要呕又呕不出似的情形,在他眼前清清楚楚地浮上来。

  哦!小猫是不是又吃了毒药呢?阿明倒抽了一口冷气,猛地着急起来。连忙拔起腿奔向牛栏里看看。他期待小猫会像上次那样,蜷缩在屋梁上。没有,阿明着了魔似地在屋里东奔西跑,每个阴暗的角落都看遍了。

  也许不是吃了中毒的老鼠,而是到茶园抓青蛙去了。近来家里的老鼠都快给捉光,所以牠肚子饿了,只好捉青蛙。一定是这样的。这种想法使他稍稍放了心。

  阿明已把他的收割图忘得一乾二净,一心想找到他的小猫。于是他又跑到外头,先沿屋后的竹丛走了个来回,然后走出栅门来到茶园。

  没有风。才过了头顶上的太阳在煎熬着地面的一切。蝉声都显得那么疲倦的样子;东南边的天空给一大堆黑压压的乌云罩住了。在那堆乌云里,偶然会闪出一条蛇般的电光。接着就隐隐传来远雷声音。

  偌大的茶园,到哪儿去找好呢?阿明几乎想转身回家。反正到天暗就会回来嘛,还是画画去吧!他想让自己接受这个想法。可是他不能够,越是想放弃找,就越不得不去找。

  “咪呜——咪呜——”

  阿明在茶园边的一排相思树下连走带跑地走去。茶园里很静,他拖着声尾的叫喊声在一行行茶树上荡漾着。起先,那声音是焦躁的,有力的;渐渐地就变得惶恐而乏力了。

  蓦地里,阿明在一棵茶丛下看到他的小猫。

  “唉唉,该死的小猫,害我找得好苦啊——”

  阿明停住了脚自语似地说了这些,深深地舒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一种异样的情景映进阿明的眼里,使得他陡地一怔。小猫正以一种充满敌意的眼光瞪着他,而且满嘴白沫,脸上的毛都湿了,左一堆右一堆地黏在一起。

  阿明看清了这些,背上倏地起了一阵冷飕飕的感觉,一时气息窒住了。

  “哎呀——小猫,你——”

  阿明明白过来了。这不是中毒是什么?牠是吃下吞下毒药的老鼠了。而那种毒药,正如母亲所说,小半滴便足够把一只大狗毒死的!

  阿明怔怔地看守着小猫那发亮的,充满憎恶似的眼睛,终于徐徐地移步上前。

  雨开始下了,一滴,稍停又一滴,打在阿明脸上,茶叶也疏疏落落地响出雨声。可是阿明一点儿也不觉得。在此刻的他,茶树没有了,雨点也没有了,连天和地都失去了存在。在他的意识里,就只有他的小猫,已吃下了可怕的毒药。

  猫也怔怔地望着阿明,步步接近,牠也一寸一寸地往后缩退。不晓得什么缘故,牠好像不愿离开那棵茶树,朝后绕着半圈,身子紧紧挨着古老的树干。

  “咪呜——你怎么啦?——”

  阿明的声音已不再是凄惶,而是带哭的悲呜。

  “咪呜——咪呜——”

  猫不仅没有因为阿明的悲叫而缓和眼眸的凶光,反而变得更惊悸。彷佛牠已恢复了野性,正在面对着一只比牠更强更大的野兽,即将开始你吃我我吃你的生死搏斗。

  “咪呜——回家吧,我抱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