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五


  三个人走后郭云天才猛地一惊,他觉察到这实在太不礼貌了。不管喜欢不喜欢这个人——事实上,他是初识的人,根本就说不上喜欢不喜欢——总是乡中的年长者,而且人家又表现得很够热诚,实在不该这个样子,连送一步都没有。

  这是个教训,原来在社会上是有一套很麻烦的礼节的,校长和徐大木他们不都是做得很对吗?对了,他私下自语:常言不是说礼多人不怪吗?目前我也是社会上的一份子,同学间的那一套不拘形迹的作法是不行的。

  接着郭云天又想着为什么一时会这么粗心大意。他想起林议员要辞出时,心里正在愤怒得几乎要喷出火来。徐老师那一记闷棍,实在够毒辣。那是不仅使人难堪而且有意栽诬人的话语。郭云天不得不恨自己嘴巴太不争气。在那种场合,有效地渡过那场难堪境地的说词,并不难讲出来的。譬如说吧——郭云天在想象里,又跟徐大木起了一场激烈的辩论。然而这一切,都是无补于事的了。

  校长似乎是送到校门,这时独自回到校长室,看到郭云天还在原来的地方兀坐就问:

  “郭老师,你在想什么啊?”

  “没有——”

  “这回的事,”校长在郭云天对面坐下说:“真辛苦了你。不管怎样,这个,今年有这样的成绩,完全是你一个人替学校争来的。”

  “不,不。”

  郭云天好像成了个受到委屈的小孩,忽然得到人家温情的慰藉,心中生起一种难言的情绪,低下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我这是衷心话。今天下午啊,给奖典礼时,当我听到评判员念出成绩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你,如果照你的意见让古阿明来参加,那我们一定得了一个冠军了。”

  “……”

  “我真是懊悔呢。我算是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机会啦。明年,我什么也不敢想望了,因为明年没有你来帮我的忙,而且——唉唉,说也没用,不是吗?我就是拿不定主意。不过这个,你也应该谅解的。在那样的时候,我还有什么法子呢?”

  “……”

  世上有不少心地善良的人,往往因个性软弱,而使事情功败垂成。而软弱之于善良,又常常如影之于形,永不可分。许多人间的悲剧便由此而生。

  郭云天也许是适才的刺激特深,此刻接触到软弱背后的善良,自然禁不住感激了。不过,他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但是啊,郭老师,你的功绩,我会永远记在心头的。我觉得很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学校。这个,一定是我永生忘不了的愧疚了。”

  “校长!”郭云天倏地仰起了脸直视着老校长那倦累的脸说:“请别说下去了。校长刚才的许多话,非常使我感动。我真不晓得怎么说才好。我觉得——觉得就是得不到大家的理解,只要能被一个人懂得,我就很满意了。”

  “哦哦,真感谢你这一番话。你年纪轻轻的有这种涵养,真了不得,真了不得。”

  “不,校长,我只是觉得校长太值得同情——”

  “好吧,郭老师,我早已看穿一切,社会上的事,都是这个样子,你也不用提了,不是吗?现在,你也大概可以收拾一下,等会我们一块去。”

  “林先生那儿吗?我想,还是不去了。”

  “呀,这又为什么?”

  “我觉得没有理由被人家请。”

  “这话可是错了。社会上的事,有很多是不讲理由的,你最好还是去,免得得罪了人家。”

  “不去就要得罪人家吗?这又为什么?”

  “这个——这也是没有理由的事情的一个。刚才我说过了,社会就是这么回事。况且你今天又是主客,他还是为你才请客的,你不去就真的闹笑话了。”

  “真伤脑筋——我考虑一下吧。”

  “有什么要考虑的。我想,这个,你跟他混熟了些,不是更好吗?”

  “呃?”

  郭云天不晓得校长的这话怎么解释,倏然脸上泛上了一抹红色。在这瞬间,他下了最后决心:我一定不去!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决心说出来,心里在搜寻着较好的藉词,以便婉拒前往。

  “郭老师,你可真难请哩,别想得太多了吧。”

  “不是。我只是觉得——”

  “好吧,你就考虑考虑吧。”

  郭云天这才松了口气辞出校长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