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四


  林议员再燃了一枝烟说:

  “晚上我打算请你们几位到我家里坐坐。算是慰劳各位辛苦。”

  “那怎么好意思呢?”

  “不敢当啊。”

  “哎呀,那怎么可以啊。”

  三个人几乎同时说。不过他们面孔已绽开笑容了。

  “不过是便饭,请千万不要客气。请校长安排一下,替我凑足一桌好吗?”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晓得怎么是好的样子。校长说:

  “下一次吧,林先生。”

  “不,我要来时就吩咐好了,请你们一定赏光,同时我还要拜托各位一件事。”

  “是什么事情?”

  “就是选举的事。要各位多多帮忙。”

  “当然嘛!”李教导又抢了个先说:“我们没有一个不是拥护林先生的,也只有你来领导,我们水城乡才能繁荣发展。”

  “呀呀,李老师这话可是太过奖太过奖了。我怎么当得起呀。我什么都不懂,全要仗你们文化界知识分子帮忙,不然的话,我怎么敢这样大胆。不是吗?”

  这时郭云天进来了。先向客人点点头,面孔好像微微地红了一下。

  “校长,找我吗?”郭云天问。

  “哦。”校长起身说:“是林先生想看看你。请过来吧。这位就是郭云天老师。这次指导美术的老师。这位是林议员,林雪芬同事和林志鸿小朋友的爸爸。”

  郭云天默默地一鞠躬,好像有点紧张的样子。

  林议员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伸出了大巴掌。郭云天觉得怎么也不敢正视对方,但总算伸出了手握了握对方的。他觉得那个巴掌厚而且大,还似乎微微渗着汗。

  “郭老师,小孩子多谢老师指导,才得了较好的成绩,真感谢。”

  “哪里哪里。”

  “郭老师请坐吧。请抽烟。”林议员递过烟来。

  郭云天抽取一枝,在一旁的椅上坐下。

  郭云天心中很骚乱,不晓得怎样应付这种场面。他想装得大方平静,可是他办不到;越是想装得自然,就越觉得不自然。他只好一口接一口地吸烟喷烟,掩饰局促不安。

  “听说郭老师是画家,一定画得不错吧。”林议员说道。

  “哪里,还只是个小学徒罢了。”

  “小孩子能得到老师的指导,这是我的光荣。”

  “不,不——”

  “郭老师觉得志鸿画得怎样?”

  “哦,他,很不错。”

  郭云天真不晓得如何答,就好像在接受口试的小学生,讷讷地说不上来,恨不得一溜了事。

  “他是不是有点画画的才份?”

  “这个——很难说,我对儿童画实在太生疏了,一时还看不出怎样才算有才份的。”

  这时,徐大木挑衅似地插嘴说:

  “呀,郭老师不是说过古阿明是天才吗?怎么现在又说看不出怎样才算是有才份。”

  郭云天这回是结结实实地挨上了一记闷棍了。他好久好久还答不出,窘得脸上飞红。

  林议员似乎觉察到空气险恶,有意缓和这空气般地说:

  “呀呀,现在不用讨论这些,郭老师不能明白说志鸿是天才,那他一定不是天才了。本来嘛,我从来也不指望他成为一个画家,他没有这种天才,倒使我放心了。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希望郭老师多多指导志鸿;画画是一种很好的情操教育,再说能够为母校争取一点荣誉也是好事。不是吗,校长?”

  “当然!”校长说:“林先生什么事都不会忘记我们的学校的。”

  “所以啊。”林长寿又说:“晚上要请郭老师赏光一下,让我表示一点敬意。”

  “呀呀,这,这怎么可以呢?”郭老师说着看看校长。他手足无措,不得不向老校长投去求援的眼光。

  “不,请郭老师一定不要客气。校长和几位老师已答应我了。”

  “不,我还是——”

  “郭老师真太客气了。郭老师是这回的功劳者,是我的主客,如果主客不肯赏这个脸,那就糟了。郭老师如果看得起我,一定赏光。”

  “唉——那真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好了。”林先生看一回表说:“那么我失陪,五点半那班车,请各位一定赏光。还有,我想叫雪芬先回去帮忙一下,请校长准她早退可以吗?”

  “没问题,李教导,请你马上去告诉雪芬老师好吗?”

  李教导领命告退。

  廖校长看见林议员起身,这才想起了什么,忙从会议桌上提起那只镜框,要林议员带回去,林议员谦辞了一下,表示应该在学校悬挂,不过最后还是接下来。

  林议员就在校长及徐老师恭送下辞出。校长和徐老师两人跟着送他出去。郭云天仅起身握了一下伸过来的那只大巴掌,但没说什么,也没送出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