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早饭后爸爸就上路了。本来他是要带阿明先走,好让阿茶多帮帮母亲的忙。可是出门时阿明不晓得跑哪儿去了。他以为大概是上厕所,就吩咐老婆和女儿看见他马上叫他跑到茶园,自己先去了。

  茶妹喂好猪,工作已做完,可是一直不忍去找阿明。他最懂得弟弟这时的心情。她也知道阿明并不是上厕所,一定是躲在什么地方让那悲哀与失望啃着寂寞无告的心。

  昨天,茶妹要放学回家时,林雪芬老师特地把她叫去,告诉她阿明不能参加全县图画比赛的事。林老师要她好好安慰弟弟。她听了这消息伤心得快要哭了,但也只好答应下来。然后她找了好久好久,才在操场一角的杜鹃树丛后找着了弟弟。显然地,阿明已哭了很久,平时那活泼调皮的大眼睛,现在呈着暗淡的色彩,而且还布满红丝。

  不少天来,茶妹就很高兴弟弟在图画上有不凡的表现。她满怀兴奋,期望比赛的一天快些到来。她深信郭老师说过的话:古阿明可以得冠军。冠军!全县的冠军!多么了不得!自从茶妹入学以来的六年间,不管什么比赛——演讲啦,运动会啦,躲避球啦,作文啦,一年间有好多种好多种的全县比赛,但是她们学校可就从来没有出过一种冠军。

  茶妹模糊地记得,几年前学校的一位选手在县的朗读比赛得了亚军。那时全校师生都高兴得大呼万岁;那位选手还被当成了不起的英雄,在升旗典礼时被校长叫到司令台上接受大家的欢呼鼓掌。

  茶妹期望大,听到林老师的话后的失望也就来得格外深刻。她简直不敢想象弟弟要多么失望。她看到弟弟那可怜巴巴的模样,泪水先就溢出来了。

  雪芬老师要茶妹告诉阿明,今年虽然不能参加,可是明年还有机会,而且两年后郭老师大学毕业了,打算回到乡里的初中学校教书,那时可以再来指导他,一定要他不要失去信心。茶妹边流泪边把这些话反复地说给阿明听。可是阿明一句话也不答,只是看着地面发楞。最后,茶妹好不容易地才把阿明带回家里。

  然而,爸爸对这事情一点也不关心。他所关心的,就只有茶虫了。爸爸甚至还说阿明的画,他早就说过是不行的,那种希哩古怪的东西,鬼画符似的,叫人看都看不懂,怎么能够当一名选手去跟人家比赛呢?

  茶妹拼命地替弟弟辩护,她告诉爸爸郭老师怎样夸赞,雪芬老师如何称许。可是爸爸还是笑着,不肯相信阿明是个天才。晚上上床后,茶妹还伤心得偷偷地流了一阵子泪水。

  此刻,尽管她不大忍心去找弟弟,把他拉到茶园去工作——她总觉得在这样的当儿,应该多多安慰弟弟,让他好好休息一天;他昨晚一定没有睡好的。但是,茶妹还是不能不去找。听爸爸的话,那些小虫是那样可怕,简直就是在吃着一家人的米和衣服。无论怎样也必须把牠们消灭了才成的。而现在爸爸一个人在工作,怎么可以不去帮他呢?而且他脾气又那样坏,那样可怕,如果弟弟一个人没去工作,那还了得啊——

  茶妹找遍屋里,厕所也看过,最后从后门出去。阿明正在屋后竹丛下低头坐着。茶妹不敢惊动弟弟,从后头悄悄地挨近。阿明此刻不晓得是精神太集中,或者是相反地太散漫,竟没有觉察到茶妹踏上那些枯竹叶的沙沙声。

  茶妹看见了。原来阿明正在把一枝枝蜡笔拿在手里折着。折了一小截,看看,让它从指头掉下,然后又再折。那是一种没有任何思想在作用的、机械般的动作。下面的枯叶上已有一小堆片片断断的蜡笔了。

  茶妹大惊,脱口叫:

  “弟弟!干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啊!”

  她一伸手就从阿明手里抢过那蜡笔盒。盒里的蜡笔只剩下四枝了。

  茶妹还记得这盒蜡笔是不多天前郭老师送给阿明的。阿明拿回来后向家人炫耀。他是那样兴奋,那样喜悦。茶妹记得清清楚楚,阿明那晚出奇地竟没有抱小猫玩。他一直在摩娑那盒新蜡笔。一会儿端详那颜色鲜艳的盒皮,一会儿又一枝枝地取出蜡笔,万分舍不得地在纸上轻轻描几下,看看画出来的色彩。每枝蜡笔的色彩,他都说最合他的意,认为没有更美的颜色,还要求家人同意他的说法。

  “还我!”

  阿明愤恨地睨着姊姊吼叫。

  “不!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谁送你的,你忘了?”

  “不要妳管,还我!”

  阿明伸手就抢。

  “不,偏不!”

  茶妹把蜡笔盒藏在背后,阿明就猛地扑上去,抱住她,抢不到就捶她,揍她。茶妹不还手,也不躲闪,一任阿明那使着浑身的劲打过来的拳头击在身上,眼泪决了堤的洪水般滚下。

  “坏姊姊——死姊姊——哇——”

  阿明一面打一面号啕大哭。

  茶妹一点也不觉得疼,倒是她的心疼得碎成片片了。她索性蹲下来,把蜡笔盒抱在腹部,承受着弟弟的拳头。打吧,可怜的弟弟,打个痛快吧。只要你打了我就能重新爱上蜡笔,姊姊就是被打得半死也甘愿——茶妹在心中反反复覆地这么说着。

  这时,母亲听见了声音,从厨房冲出来。

  “住手!阿明!还不住手!唉唉,真是,怎么打得这么凶啊。”

  阿明好像没有听见,拳头一下一下地往茶妹背上捶下。母亲跑过来抱住阿明,阿明还在大哭大闹,拼命地挣扎。母亲看见地面上的蜡笔碎片,惊叫道:

  “呀!蜡笔怎么啦?谁折的?一定是阿明,对不对?阿明!”

  母亲也发火了,扳过阿明的面孔又问:

  “是你吗?快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