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七


  “再见。”

  郭云天的心情现在完全静止下来,而且心湖里的渣滓也很快地沉淀下来,变得澄明清澈。

  他明了了李、徐两人对校长的影响力之大。不仅校长,恐怕对所有的同事们都有着很重大的影响力。在这种环境里,校长一定是不好做的。

  很久以来,郭云天就听到校长有意退休。在传闻里,有人说他是年老体衰,不堪胜任。六十岁了,而且身体也确实不能算强健,该也是到告老的时候了。然而实际上可能有部份原因是僚属的压力,教他感到心灰意冷。老校长的性格又那样软弱,难怪只有急流勇退一途了。

  如此想来,翁秀子所说的李、徐两人在走“有力人士”的门路,都不是没有理由的,他们一定是做着联合阵线的策动。这么一来,徐之极力反对古阿明而拥林志鸿,又李之大力附和,都是有其远大用意的。总之一句话,这就是社会,就是任何一个圈子里都不可避免的明争暗斗。设想到此,郭云天就憬然有所领悟了。

  但是,这一点只不过是有关郭云天个人方面的,他所最关心,也最担心的问题依然存在。那便是怎样向古阿明交代。二十天以来的训练过程中,无疑古阿明那小小的心灵里,已有了稳可当学校代表而参加全县比赛的想头。如今事情竟来了个意外的变化,而且又是这么突然,这么出乎意料之外!

  如果拿成人的心来度量小孩的心,那么这个打击是够沉重的。而且小孩的心地较单纯、较容易冲动。虽然他们也容易被说服。可是万一处理不得其法,后果仍然是极堪忧虑的。

  退一步想,就算能使古阿明平安渡过这一关,也很可能使这个艺术园地里的珍贵幼苗枯萎。因为在这一点上面,郭云天和古阿明都没有来日、来年,可用来支持兴趣的持续。郭云天不久就要离开这儿。而明年呢?还有谁来支持古阿明呢。

  郭云天彷佛已看到古阿明被愚庸的环境压迫下来,永生埋没草莱——成了个贫穷的农夫,永久不能发挥才能。为什么古阿明不出生在像林志鸿那样的家庭呢?上天造了这样一个天才,却又要让这天才得不到发光的机会。想到此。郭云天就禁不住悲从中来,忘怀多时的悒郁也趁机再度抬起了头,猛然攫住郭云天的整个心灵。

  算了吧——郭云天吐出了一口长气。我有什么法子?一个代课教员,一个学业未竟的大学生,会有什么力量呢?

  他匆忙地把那些画收拾好。恰巧最上面的一幅是古阿明的画。那是一头水牛,犄角奇大,几乎占满了整个画面的三分之一。左下角是一个牵牛的牧童。看来这牧童小得还没有一只牛角大。但也因此显出了那只牛角的强大有力。这些虽然那么不均衡,可是任谁都可看出作者的主张如何,意图在哪里。而那种由原色构成的鲜艳色彩,更具有一股扣人心弦的力量。

  “这是马蒂斯的手法啊——”

  郭云天低低地自语着。于是,他又沉思了。我真的救不了这样天才的幼苗了吗?两年后,是啊,两年后我就毕业了,毕业后可以获得安定的职业。那时,我岂是没有力量的人呢?古阿明也还只是个六年级生。如果我能再次回到他的身边,利用这一年来培植这样幼苗……。

  对啦!我一定要挽回他的信心。而且林雪芬也一定支持我——她在几十位同事们当中,是我唯一的知音,唯一的支持者,又是古阿明的级任。往后的两年间,有她在古阿明身边,经常给予鼓励,那么……

  郭云天把那股刚抬起了头的忧郁,压抑下去了。

  这是个晴朗的,很有夏天气息的星期天。

  农家是没有假日的,但假日对某些农人而言,却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因为他们的子弟可以不上学,在家帮忙工作。

  古石松就是这种农家人。两三天来他就很着急。他的茶园里出现了许多虫包。

  那是青色的小虫儿,小得还不够教一只小雏鸡需要仰起脖子眨着眼儿才吞得下。牠们虽然这么小,而本领却着实厉害,厉害得足够叫一个壮健的农人顿足捶胸、束手无策。牠们好像一架精细巧妙的机器,能够不停不歇地从一端装进茶叶,而从另一端排出深绿色小点。比牠身子大好多倍的一片茶叶,牠能在一眨眼工夫里,留下中间的一条梗吃得精光。

  最叫农人们伤脑筋的,是牠们不成群结队,每棵茶树都分布那么三两只五六只,而且还懂得怎样防备可怕敌人——药品。牠们吐出丝来,把一片茶叶卷成圆筒,另外再用丝缆住一两片叶儿从四围包裹住这圆筒。而且牠不把这些茶梗咬断,因此保护着他的叶子仍然是青绿色,不容易让人发见。吃倦了,或是周遭稍有动静,牠就躲起来。这要和向来常见的,几十条猬集成堆,无遮无盖地裸露出深褐色红斑的身子,只顾拼命吃茶叶的茶虫,可说是进步得很多很多了。

  古石松已一连捉了三天,可是还只捉完一半多些。这种虫是以前所没有过的。他记得是前年春开始发见,但数目不多,为害不大,因此也就没加注意。但是今年却忽然多起来。他知道已经有了叫巴拉松的,专门对付这种虫的药问世。但是那需要用喷雾器来喷洒,古石松买不起这种机器,而药品价格也十分高昂,因此他只有靠双手来拼命地捉。

  他很想命令两个读书的孩子请两天假来帮忙。他们是仅有的能帮他的人。而那些可恨的小虫儿,一天就要吃掉不少他的收入,想起来真是痛心。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只有期待礼拜天。

  礼拜六晚上,古石松就下了这道命令,要两个孩子帮他捉一天虫。捉那种虫并不要多大力气,只要看出卷成圆筒型的叶子,用拇指食指一捏,便可让牠五脏迸裂。他预计父子三个人干一整天总可以完成工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