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六


  “校长,各位老师,刚才徐郭两位老师的话。我觉得都很有道理,我非常钦佩。这些高论,我认为要不是有深刻的研究,是说不出来的。我个人对美术教学,可以说是外行人,本来是不应该发表意见,其实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个人觉得徐老师所说的好像比较合理。我们总要看得懂的画;像古阿明那种看不懂的,我怀疑是不是真的有价值。因此我的意见是选林志鸿小朋友为三年级的代表比较恰当。不过我这话绝不是因为徐老师是老同事,所以附和他,郭老师是较生疏,所以不同意。这一点要请郭老师原谅。”

  李金杉确实是老到的教师,说话圆滑,大家都不由点点头。

  校长还征求了其它各位老师的意见。他们多半没有意见,不过也有三位对徐老师的见解表明同意。而支持郭老师的,却一个也没有。

  校长面临抉择,显出困惑来了,摸摸鼻下的胡髭,考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不得不下结论。

  “那么这个,”校长说:“三年级的代表,我本人也没什么意见。不过,这个,各位老师当中赞同徐老师的比较多,所以这个,我想决定由林志鸿小朋友来参加好了。当然,这个,林志鸿小朋友画得比较——比较不够有力量。不过这个,郭老师已指导了这么久,相信一定可以争取到好成绩的。所以这个,如果他得了好成绩,仍然是郭老师的功劳。那么……”

  “校长!”郭云天忍不住站起来阻断了校长说:“我很不礼貌,可是请让我再说一点。”

  校长伸出手制止,可是郭云天还是说下去。

  “我并不是为了功劳,我认为这回的比赛,我们学校能够得到第一名的,就只有一个古阿明。林志鸿是不可能得第一名的。我敢保证。请校长和各位老师再考虑一下。”

  “哦,这个。”校长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地说:“郭老师认定如果古阿明小朋友来参加,一定可以得到第一名吗?”

  “是!”郭云天肯定地说。

  “我们一切都为我们学校着想,所以这个,如果古阿明一定可以得到第一名,那我们就应该重新考虑了。”

  校长说完扫视了一周。

  “校长。”徐大木嘴角泛着浅笑说:“我年年都参加县的美术比赛,我敢说对比赛的情形是相当熟悉的。老实说,我们学校的美术教学并不能算十分成功,因此水平也不能算很高。我们只要想想各班级的美术教学情形就不难明白,部份老师有时不免要用美术课的时间来补习国语算术或者常识什么的。直到比赛近了,这才来个临时抱佛脚的训练。这个样子,自然没有办法跟人家比了。今年的情形也一样,虽然由能干的,而且又是专家的郭老师来指导,可是到底时间太短,恐怕一时也不容易收到很好的效果。并不是我有意小看我们自己的学生,实际情形是这样,因此任何一位小朋友参加,我还是以为不要存太高的期望才是的。”

  这一番话,使得校长、教导和每位老师都频频地点头。只有郭云天,脸上逐渐露出着急和痛苦来。

  “可是徐老师忽略了天才,”郭云天又表示:“天才是不大需要指导的,他们有特别敏锐的感觉,往往自己会摸着门路,古阿明就是这样的天才儿童。美术训练的第一天,古阿明所画的一幅天狗吃月,我并没有指导一言半句,但已经是很了不得的好画。我差不多可以肯定地说,如果去年参加县的比赛,已得过第一名了。”

  “这话可真奇怪。郭老师不晓得凭什么说这样的话。好像我们去年就在本校的许多同事,校长、教导、各位老师都是睁眼瞎子。我真禁不住要认为郭老师有意侮辱大家了。”

  徐大木说。他那矮胖的身子微颤着,似乎有些激动,但显然在压制着,不使爆炸。

  郭云天正想起立,校长伸出双手阻止了他并说:

  “好了好了。说下去怕要不好听。这个,照多数老师的意见,三年级代表决定为林志鸿小朋友。请郭老师原谅。时间不多了,请郭老师依程序进行吧。”

  郭云天明白大势已去,只好忍住满肚子委屈,草草说出四、五、六各年级的人选,顺利决定了代表。

  校长宣布闭会后,因为已过了下班时间,与会的老师们都匆匆离开会议桌退出。只有郭云天独自留下来。

  起先,郭云天还装着镇静,收拾那些图画,不过老师们退尽后,他就停下手颓然坐下来。古阿明那憨笑的脸和活泼矫健的身影,成了银幕上的特写镜头般映现在他眼帘里。接着是林志鸿略为苍白的面孔——

  从隔壁的办公室里,时而传来谈话声。同事们好像一个个下班去了,最后终于静下来。郭云天愤激的心情也随着逐渐地安定下来。

  “郭老师。”校长也收拾好要下班了,从后头叫了他一声。

  “不早了,该回家了。”

  “好的。”

  “我很抱歉,也非常遗憾,希望你一定要谅解我的苦衷。”

  “哪里的话。校长,我只是惋惜,也为我们学校惋惜。”

  “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这个,你虽然只是帮一个短期间的忙,可是这么替学校设想,我非常感激的。那么我要走了,真抱歉。再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