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七】

  一年一次的全县国校儿童美术比赛转瞬就迫在眼前——下星期一。而今天已经星期五,代表人选必需决定,才能在明天发表。

  廖大年校长下令在第七堂课下课后,召开各课长、学年主任会议。郭云天是实际负责人,当然要列席。他以为从初选录取的每学年两名候选人中选出一个,是桩很简单的事,他本来就觉得这样的会议根本就是多余的。校长所以要开这样的会,主要似乎在给那些老资格的同事们一点面子,谅来与会的人们也不可能有多少意见,只不过是一种程序,或者说形式罢了。他想。

  他准备好每一个候选学生的作品,依时来到校长室。

  校长室原本是一间教室,中间有道屏风,把室内隔成两部份。其中一部份两面被几架书橱围住,一角有校长的办事桌,旁边还有一套藤沙发,是会客用的。另一部份放着一张长型会议桌,墙壁上挂满了锦旗和各种图表。

  参加会议的人们陆续来到,除了郭云天外,是校长、教导、四个课长,三个学年主任——其余三个学年主任由课长兼,一共是十个人。

  校长简单致词后,由郭云天说明每学年两名学生的优劣,提示他们的作品。说明完就提名其中之一为学校代表,然后由大家来决议。一年级和二年级的代表,由于候选人中并没有特出的只好从作画的态度、速度、毛病少等几项条件来作为选拔的依据;很快就照郭云天的提名通过。

  可是到了三年级,问题来了,并且还不期然地掀开一场激辩。

  郭云天说明完,提名古阿明为代表。训导课长徐大木马上起立表示异议。徐课长首先自谦对美术科并没有多少研究,但也不忘表明自己积十年以上的美术教学经验。他主要论旨是:

  “——我想各位老师都能够一目了然,这边的几张画和那边几张的优劣,是不用任何人来说明的。刚才,郭老师好像把古阿明小朋友说成天才儿童,这一点,各位恐怕也不一定能够同意。我们来看看古阿明的这些画,它们都不自然,不正确,几乎看不出所画的是什么东西。相反的,让我们看看林志鸿小朋友。这些画的形状、线条、色彩、大小、远近、明暗,没有一点不是明明白白正正确确。我差不多要以为就是让林志鸿代表六年级也一定不会差到哪儿去。因此,我很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选林志鸿为三年级的代表。”

  郭云天心中着实吃了一惊,这话实在是他没有预料到的。徐老师几天前还谦虚地说由他一个人决定就好,怎么现在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呢?云天没有工夫细加琢磨,只有先答辩。他说:

  “刚才我已经说过林志鸿的画是没有自我,是古板的。这里我愿意再补充几点。徐老师所主张的林志鸿的优点,好像可以用个﹃像﹄字来概括起来。小朋友有他的眼光,他们怎样感觉就怎样画,他们愿意怎样表现,就让他们怎样表现。跟实物的形态相像不相像,这是不大要紧的。我常常说,如果要像,我们有照相机就够了,根本都不要画画。”

  郭云天的话未完,徐大木就起身发言:

  “这一点,我个人是不能同意的。照相的像跟绘画的像是不一样的。照相的像只是像,绘画的像却在像的上面另外还有个美。不像的画,我真不晓得到底有什么用处。美术是美的艺术,画得像,我们就知道画的是什么,这样就能产生美感,美感也就是美术的生命。而且在小朋友们的眼光里,对一件物体的感受,也不见得就跟我们成人不同。红的是红的,蓝的是蓝的。古阿明的这些画简直叫人胡涂,根本不能产生美感。”

  徐大木坐下来,郭云天不得不再起立说明。以下是他们两人的辩论。

  “徐老师说,美感是艺术的生命,这话是正确的。但是,到底怎样才算是美感呢?这是很抽象的概念,我也不能说清楚。不过我可以打个比喻。例如一个女人,有人认为美,有人却相反。这就是说欣赏的观点不同,结果也会生出差异。对一件儿童绘画的评价,我认为要看力的表现,或者说一种主张。小朋友们有了某种主张,然后用他们独特的方式表现出来,这才能算是好的作品。单单拿一个像字来做评判的尺度,这显然是不充分,也是不合理的。”

  “就画论画,古阿明的这些作品,我倒看不出那里有力,有主张,有自我。这些颜色都太驳杂,好像是个色盲儿童随手抓了根蜡笔就涂的。他确是用力的涂,难道这就表示有力量吗?还有这些线条一点也不均匀,有的太粗,有的又太细。总之一句话,太不自然。”

  “这一点,我认为这些是古阿明诉之直觉的表现,正是有主张的、有自我的,也就是有价值的艺术品。小朋友对特别感觉兴趣的事物,加意地描绘,细心地刻画,努力地表现。其它部份就给忽略,而轻轻地带过。徐老师认为这不自然,其实我以为这才算真正的自然。这就是儿童自己的表现方式,是创作,不折不扣的创作。真正的创作也就是艺术。描摩出来的,拘泥于形式型态的,没有儿童感情的表现的,便不能算是创作,因此就不能算是艺术。从这一点来衡量林志鸿的画,便可知道他是描摩实物而表现,是没有价值的。”

  “郭老师这些话,我觉得是说不过去的。我没有受过美术训练,我只不过是稍为喜欢,因此,我搬不出理论来唬人。不过事实摆在我们眼前,比方古阿明的这一幅人物画,头这么大,手和脚这么小,面上看不出表情。这种情形只说是三、四岁的小孩画的;古阿明只能画三、四岁的小朋友画,正好证明他的画是如何幼稚可笑。让他来当三年级的图画选手,岂不是要闹出大笑话吗?”

  “古阿明还有三、四岁的眼光,这正好证明他有特殊的观察眼光。西洋的许多大画家——”

  “请郭老师别搬出什么大画家,我想三、四岁小孩的眼光是幼儿园小朋友所需要的。我们是在选拔学校三年级代表,而不是选幼儿园的代表啊。”

  这时,校长制止郭云天起来发言,他说:“这两个小朋友的确很成问题。徐老师和郭老师这样争下去,恐怕也不能得到结论。现在,这个,双方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好像都很有道理。这个,不如让别的老师也发表意见,说不定还有别种的看法。这个,李教导,请发言。”

  李金杉的瘦长身子坐在椅子上摇晃了几下,最后才不大情愿地起身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