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四


  “没什么可担心的,老师说的话不会错。”

  “我知道的,我只是怕在比赛前赶不上他。”

  郭云天又语塞了。他比谁都明白,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古阿明将成为学校三年级代表已是不可动摇的事实了。但是——郭云天不敢多犹疑,回答说:

  “赶得上,一定赶得上。你已经就可以赶上了啊。”

  “真的!”

  林志鸿那苍白的脸上很快地就泛上血色,眼光也发亮起来。

  “真的。好了,现在你快去玩吧。”

  郭云天说着看表。休息时间还有十多分。

  “再见!”

  林志鸿好像忽然换了一个人,扬手摆了几下就一溜烟地冲去。

  郭云天目送着,心中在思量:这岂不是谎言吗?他明白有时谎言也有利用价值,但在这桩事情上面却不可能有好的结果。目前虽然能让林志鸿振作起来,然而当学校代表人选决定后,谎言就要揭穿。那时候他不是要更失望吗?

  郭云天早已决定无论如何要让古阿明参加。那并不是为了谁,也不是为了学校的荣誉这种廉价的理由。他只知道必须如此。也许那是发自他的艺术良心,发自热爱艺术的良知。也许是出自教育良心,无偏无私的教育者襟怀。那么将来对林志鸿该如何交代呢?话已说出,懊悔已来不及了。

  他想到林雪芬。是的,他有姊姊当他的级任。跟她商量,一定可以想出一个妥善的方法。除了这一着以外,也许再也没有其它方法了。得去找她,越快越好。

  郭云天想着就立刻到林雪芬的教室去。恰巧她坐在窗边看书。

  “林老师,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欢迎。”林雪芬虽这样答,可是脸上却陡地掠过了一抹阴翳,不过很快地就消失了。

  “我刚才跟林志鸿谈了一下。”

  “我看到了。我正想问你谈了些什么。”

  “是吗?真糟,我撒了谎啦。”

  郭云天把刚才的经过说出来。并且还老实地告诉对方,三年级的代表,他已决定要选古阿明。

  “所以我很伤脑筋,不晓得怎么好,只好来请你帮个忙了。我想你一定能够委婉地告诉林志鸿,使他不灰心的。”

  林雪芬早就猜到郭云天会选古阿明,也认为三年级的代表非古阿明不可。可是她也以为郭云天至少也应该向她客气一番的。看在同事的份上,他应该选林志鸿。他选了别的小朋友,却又把这样的问题来跟她商量,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件怪事。难道郭云天这个人这么不懂礼貌?竟这么率直,率直到近乎钝感吗?

  以往,林雪芬已看过太多太多男子为取悦女性而低声下气,甚至不惜出卖良心的情形。而眼前这个人呢?一点也没有这个意思。也许,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我呢。

  她很想生气一下,或者表示一点抗议。可是她非但没有这样做,而且还奇异地感到被人漠视时的一种莫可名状的一丝喜悦感。

  不过她到底也有着女人的矜持,仅让那欣悦感在心灵深处悄悄地跳动着,却装出若无其事地说:

  “这个,我来想办法好了。”

  “哦,那真感谢妳啦。”

  “不用你谢,这是我自己的事。其实,我也没什么办法,不过我想想看,慢慢来好了。”

  她真地在想。不过她想的却不是怎样对付弟弟,而是怎样向父亲交代。想到父亲,她就禁不住忧愁。

  “我担心的,倒是我爸爸,我真不晓得怎么跟他说才好呢。”

  “你爸爸?他也关心这些吗?”

  郭云天想起翁秀子的话,林雪芬的爸爸林长寿是第一号有力人士,有钱,有地位,热心教育——

  “当然关心。而且还不止关心这些。”

  “还有什么吗?”

  “……”

  林雪芬在犹疑着。她一时拿不定主意究竟应该不应该把那些事向郭云天说出。

  “你想知道吗?——他还关心我。”

  “妳?”他莫名其妙地反问。

  林雪芬苦笑了一下。她还不晓得该不该说,但话已从她的嘴冲出来了。

  “他关心我常常跟你在一块谈。”

  “呀!”

  郭云天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不晓得怎么缘故,李金杉教导主任、徐大木训导课长,还有翁秀子那些人的影像在他脑子里交互涌现。他们都似乎在嘲笑着,终于他们的面孔交迭在一起,乱做一团了。

  “也不晓得是谁告诉我爸爸的——,也许这事情已经传开了。这地方向来就这个样子,无中生有的——”

  林雪芬说时把眼光投向窗外。她自觉出奇地大胆。这些话,她做梦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地说出来。说吧!说吧!她彷佛听到有个声音在命令她。

  “我爸爸是个专横的父亲。他把我的生命都要掌握在手里。他在我还是个小女孩时就常常告诉我,要把我嫁给一个大学毕业的,而且比家里更有钱的人。不但对我这样说,就是我母亲,亲戚们,也常常这么说。”

  她又苦笑了一下。她觉得说完了这些,心中忽然变得空洞起来了,急需某种东西来填充。可是,那是什么东西呢?她也不知道。她眼前的那个年轻男子更不会知道。

  “近来,我常常觉得悲哀。出生在有钱人家,并不是幸福的——”

  “当当当当——”

  这时,忽然传来了钟声。林雪芬一怔,立即改换一种口吻说:

  “请你快出去,不然又要让人家说话了。”

  郭云天像闪电一般,机械地奔向门口。他这种行动实在不是他自愿的,他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可是他不能支配自己。他急急地走,心中是一片紊乱。

  郭云天觉得那堆黑云又涌上来了,而他正走向那堆黑云当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