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四】

  天刚朦朦亮,阿明就给爸爸的叫骂声吵醒。

  “夭寿,夭寿!看哪,剩下一只头——”

  也不晓得在骂些什么。阿明缩在被窝里倾听。小猫又不知什么时候钻进被窝里,在阿明的腋下蹲伏着。小猫差不多每晚都要偷偷地进来,常常叫爸爸气得大骂小畜生。可是小猫就是不怕他,给抓住脖颈狠狠地摔下去,牠还是巧妙地,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站得四平八稳。有时弓着背打个大呵欠,没事儿一般地踱出去,下一天晚上,还是照样溜进来。

  阿明伸手摸摸牠的背。真柔软,真滑腻。他想。

  “哎呀!”爸爸又在叫:“啧啧啧——这里又有一只,剩下半个身子,喂!小鸡一共几只的?”

  “十三只。”是妈妈的声音。

  “哈滋滋——”爸爸好像在赶鸡,一会儿后又嚷起来:

  “天哪!只有八只嘛。被偷了四只,该死该死——”

  阿明可以清清楚楚地想象出爸爸那痛惜的,气急败坏的模样,大概是给老鼠偷吃了。

  “喂!”爸爸再叫:“都是你,不把鸡关好些!”

  “唷,怎么骂起我来啦?”

  “不骂你骂谁?真该死!”

  “母鸡不肯进去嘛!我有什么法子?”

  “不进去要捉啊。”

  “爸爸。”是茶妹的声音:“我天天都捉的,昨天晚上太高兴,就给忘了。”

  “妳们女人都是胡涂东西。”

  爸爸的声音远去,好像到了外面去了。

  阿明觉得小鸡太可怜了。

  “小猫。”他轻轻地向小猫耳语:“你要快些长大呵,老鼠真可恨,你快长大起来,把牠们捉光,保护可爱的小鸡们——我今天带牛奶回来给你喝,快长大呵,懂了吗?”

  阿明等天大亮了才下床,到厨房去漱洗。他在饭桌下看到一只小鸡的头,拣起来细看,皮毛给吃去了一半以上,眼睛成了两个小窟窿,血淋淋的。那可爱的小嘴被咬碎了。脖子只有短短一截。

  阿明想起整天跟着母鸡的那些胆小,但非常可爱的小雏鸡们。为什么老鼠这样坏呢?把活生生的小鸡吃成这个样子!唉唉,那不晓得多么痛,真可怜哪——

  阿明跑到屋前禾埕。母鸡带剩下的八只小鸡在竹篱边找食物。阿明上前。把小鸡的头轻轻地滚向母鸡那边。母鸡吃惊地跳开,马上又若无其事地上前,朝那只小鸡的头看了一会儿。阿明以为母鸡一定会难过的,但没料母鸡竟狠狠地啄了它几下。小鸡们以为母亲找到了什么,振动着小翅膀争先恐后地围拢过来。有一只小鸡抢先了一步,啄起那小鸡头一溜烟跑开。有两三只小鸡从后头紧紧赶上去。阿明勃然大怒,弯下腰身拣起一块石头朝母鸡用力掷去。母鸡和小鸡吓得跳起来,飞奔而去。

  “呆母鸡!自己的小孩都认不出,该死该死。”

  阿明学着老爸爸的口吻大骂,最后又是自言自语地加了一句:

  “所以才会遭老鼠的暗算哪。”

  是啊,阿明心想,真是呆母鸡,也许老鼠走到她的身边都还满不在乎呢。真奇怪,人家都说母鸡怎样爱小鸡,老师也说过有一只母鸡,自己让火烧死,救了翅膀下躲着的一窝小鸡,也许这些都不太可靠吧。

  但是,阿明向自己反驳:不对!有次我要捉小鸡玩,给母鸡啄了一下,痛得不得了。还有老鹰来时牠也懂得怎样保护小鸡。母鸡还是爱小鸡的,就好像母亲爱我一样。只是母鸡小孩那么多,认不出那只小鸡头罢了。

  对了!最可恨的还是老鼠。可恨可恶的老鼠,怎样才能把牠消灭?——

  忽然,他想起了前些时候家里用的老鼠药还有一些。他决定利用小鸡头做饵来毒老鼠,于是他又一次拣起了那只鸡头兴冲冲地跑回去。

  “妈妈,老鼠药放在哪里?”

  “要做什么?”

  “毒老鼠啊。老鼠真可恨,一下子咬死了这么多小鸡,我要毒死牠。”

  “早就用光了啦。”

  “我记得还有嘛。妈妈,给我啊。”

  妈妈正在忙着,可是阿明苦苦缠住,她只好从柜橱上找出一只黑色的小瓶子,照着窗子看看。

  “烦死人啦。看,说没有就没了嘛。”

  阿明接过来,倾斜着照照。

  “还有哩,妈妈,还有一点点。”

  阿明找了钻子,撬开瓶塞,把瓶底那少量的药水倒进小鸡头的眼窝里。

  “妈妈,只有一小滴呢,能够杀死老鼠吗?”

  “小心哪,这药很可怕,半滴就可以毒死一只大狗呢。快去洗洗手吃饭,要迟到啰。”

  阿明很兴奋。他想,如果那只可恶的老鼠再来吃这只鸡头,准可以把牠毒死。他考虑了一下,决定把它放在鸡笼背后。

  这天的美术训练时间,阿明画了猫和老鼠。他把背景涂成浅绿色,一只大老鼠画成深褐色,再加上两撇黑色的八字胡。小猫呢?他把牠涂成蓝色,另外还在一旁加上一只橙黄色的小雏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