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


  可是,不晓得他喜欢不喜欢。茶妹记得学校刚开始冲牛奶给同学们喝时,她觉得有股膻味,一点也不好吃。由于老师说它营养丰富,鼓励同学们多喝,她就勉强吞下那白白的,微微有点甜味的液体。差不多经过一个月那么久她才渐渐不觉得那种膻味。近来她也觉得很香很好吃了。

  但是,阿明却大不相同,他说他第一口就觉得很好吃。而且他还说过从来也没有吃过比它更好吃的东西这一类话。茶妹想起有一阵子她是多么羡慕弟弟呀!

  她希望小弟也和阿明一样,头一口就觉得好吃。小弟瘦成那个样子,真可怜。如果每天有牛奶给他喝,那么他一定会早早壮起来的。那不晓得多好——阿明也一定这么想,所以才会那样急急地赶回家去。此刻,小弟一定已喝到了。单单想到小弟那啧着嘴啜饮的样子,茶妹就禁不住喜悦涌上心头。

  另外还有一桩更使她高兴的事。那就是今天图画训练时,郭老师大大地夸奖了阿明的画。郭老师把阿明当做全校的模范——真正了不得,四五六年级的大哥大姊们都不如他——茶妹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那种希哩古怪的画,居然是那么好吗?她想到这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的,她真不敢相信了。

  “各位小朋友,请大家仔细看看。大家都看不懂这张画到底画的是些什么,是吗?古阿明小朋友刚才说他画的是天狗吃月。大家一定以为那不像狗,那圆圆的也不像月亮,对不对?好,画画并不一定要像,这就是说不一定要人家看得懂。一张画的好坏,虽然有好多条件,但今天我要跟大家谈谈色调。例如古阿明小朋友这张画,它的色调是灰绿色,整个画面都充满这种色调,看来很调和,使我们想象到刚才还那么光明的月亮,就要给天狗吃掉了。当然大家都明白天狗吃月只不过是一种传说,其实并没有天狗。这个你们会在上自然课时明白的,我不再说这些。好了,我们想到月亮要慢慢儿暗下来,就觉得很可怕。这张画可以使人起一种可怕的感觉,这是因古阿明画得太好的缘故。古阿明小朋友真是了不起——”

  郭老师一次又一次地说阿明了不起,这些话古茶妹都还记得很清楚。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还有呢,一向以为画得最好的林志鸿,今天却当了不好的代表。郭老师说林志鸿的画只是很像,而像不像在画画是一点儿也不重要的。郭老师还说如果要像,那我们有照相机就够了,为什还要画画。林志鸿很久以来就被老师们说成天才,其实竟还不如阿明。啊!好弟弟,你真了不得!希望你将来在县的比赛得个冠军——学校里,从来也没有人得过这种荣誉啊!如果你真的得到,那爸爸妈妈不晓得要多么高兴——

  茶妹不知不觉走得很快。她恨不得长出翅膀一下子飞到家,看看小弟阿生高兴地吃牛奶的模样,并且把这好消息告诉给爸爸妈妈。

  然而,茶妹今天也并不全是高兴的。早晨,她就向级任老师报告说爸爸不肯让她参加画画训练。级任也只好答应,并要她向郭老师也报告。

  美术训练的时间,她先听了课,等老师讲完话开始作业时——这时阿明走了,因为他已交出了画,今天就不用再画——她就向郭老师报告。郭老师虽然很替她惋惜,最后还是答应了。那时,她是多么伤心,她偷偷地流下了泪。

  茶妹发觉到,自己对画画忽然变得出奇的喜欢,美术训练的时间也使她依恋。但是,这是为了妈妈,妈妈是那样忙碌呵。是的,早些回去,多帮她一点,这也许比画画更有意义呢。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

  茶妹一脚跨过门坎,阿明就飞奔出来。他胸前还是抱着小猫。小猫似乎不大高兴他抱,紧紧抓住阿明的肩头,好像要伺机挣脱阿明的怀抱,纵跃逃走。

  “姊姊,真神奇,小猫很喜欢吃牛奶呢。”

  “哎呀!你给牠吃了吗?真该死,是要给小弟的呀。”

  “不是啊。我请妈妈把牛奶温热后倒给小弟,有几滴淌在地上,小猫就把它舔光了,还望着我咪咪叫呢。”

  “小弟弟呢?喝了吗?”

  “喝光了。他说很香很好吃。”

  “全喝光了吗?”

  “是啊。”

  茶妹不由得又担心起来。记得刚开始喝时,同学当中就有很多闹消化不良的。老师也说还没喝惯,一下子喝得太多就要拉肚子。不过茶妹自己倒没什么,阿明也说他喝后肚子里咕噜咕噜响了老半天;放几个响屁就过去了。既然姊弟俩都没什么,那么小弟也一定不会有什么的,他喜欢,就够了。

  晚饭后,一家人在昏黄的油盏灯光下谈天。茶妹把这一天的大好消息向爸妈报告。当她说到郭老师认为阿明是了不得的天才,一定可以在全县的比赛得个冠军时,一向那么不快乐的爸爸,居然也乐得合不拢嘴巴。

  爸爸表示他不能相信阿明那种古怪的什么“天狗食月”是张了不得的画。可是看到阿茶一本正经地替阿明辩说,不由得又大笑了一阵。

  正在这贫穷的一家人浸沉在稀有的欢乐当中时,躲在屋内一角的魔鬼又发出狞笑了。

  这时,妈妈诧异地望着小弟阿生问:

  “咦,我好像听到你肚子咕噜咕噜响了好几下。”

  “嗯,肚子里有雷公呢!”阿生答。

  阿明笑着说出他初喝牛奶时的经验。他说还记得那时放的响屁一点儿也不臭,又逗得一家人大笑了一阵。

  可是过了几分钟,小弟喊要拉屎了。几乎裤子都来不及脱,脏东西就拉下来。妈妈手忙脚乱地把小弟抱进去,阿茶也连忙拿畚箕扫帚,从灶下装了些火灰来扫厅堂。

  “阿明!”爸爸大声骂道:“都是你害他。胡涂东西,怎么一下子给他吃了那么多啊!”

  “小弟说还要还要嘛。”

  “该死该死,我要打死你。”

  “爸爸,我不敢啦,以后一定分几次给他吃。”

  “不行,不要带回来了,你自己吃。”

  “可是——”

  “没有可是的,不行便不行!”

  阿明只有住嘴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