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走廊边有棵凰凤树,枝叶向四方八面缓缓地伸展,有些枝头伸到廊上屋檐下。一堆堆嫩嫩的细碎叶子上面开着不少大红色的花朵,就好像一块柔滑的绿绒上绣着一簇簇锦缎的花朵一般。

  郭、林两位老师走到凰凤树下相对而立。

  “我真惊奇,那个学生非常了不得,我几乎要认为是一个天才儿童。”

  “老师是说那边的,还是这边的?”

  林老师问这话时,心在微微地跳着。如果他指的是——人家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人,眼光不会有错。

  “是那边的,那个衣服打了补钉的。”

  “哦,他是——名叫古阿明的。”

  林老师的紧张松懈了,可也有一丝失望。本来,她想告诉对方另外一个同学是她的弟弟。可是这样一来她就说不出口,也觉得不必说了。

  “古阿明。”郭老师反复了一次说:“光明的明,是不是?他好像还有个姊姊在那儿。”

  “她是古茶妹,六年丙班。她怎样?”

  “她,跟其它的差不多。”

  “那么——”林老师很想问问弟弟如何,但忍住了,却说:“古阿明是那么好吗?我起初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的,他画的我多半看不懂,甚至好坏都弄不清楚。我还以为一定选错了。”

  “老师对的。我觉得别的老师们都好像选错了。那些小朋友们画的都很——很古板。我想那不是小朋友的画,或者可以说是成人的画。不,也不能说是成人的。我真不晓得怎么说才好。”

  稍停,林老师没表示什么,郭老师便又说:

  “我还没有经验,对儿童的美术教育也一点都不懂。我打算研究一下参考书,可是又没有那样的书。学校不晓得有没有?”

  “可能有的。可是学校里谁也不会去碰那种东西。”

  “不过这一点是不会错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嗯,是古阿明,像他那样的才是真正的儿童画。他们应该不管自然不自然,自己怎样感受到便怎样画。有时,我们大人是不容易理解的。这是我的猜想,也许老师们都还有着从前的传统观念,认为画必需画得像、自然,其实这才是不自然的。小朋友有他自己的眼光,他们怎样感觉,便怎样画,这才算真正的自然。”

  “那么你以为除了古阿明以外都不值得训练吗?”

  林老师又想问问她的弟弟林志鸿的成绩,但还是问不出口,只好这样说。

  “我还没有看完。也许低年级的小朋友中还能发现到好一些的。”

  他已看到古阿明那里,无疑邻座的也一定看到了。听口气,好像在他所看的范围内,就只有古阿明一个人好。那么弟弟林志鸿不也是属于没有希望的一群吗?林雪芬这样思量着。终于她决定不再打扰人家了,说:

  “真对不起了,谢谢你的指教。”

  “哪里哪里。我很担心是不是说得对。希望老师多多指教。我又生疏,又不懂什么。”

  郭云天想到应该请教对方的名字,却又不晓得怎么启口。林雪芬再客套了几句也就走了。

  郭云天禁不住目送她渐渐远去。那苗条的身影,披在颈后的微微鬈曲的秀发,若隐若现的几处曲线——虽然那些柔美线条已被遮住了,但还是那么动人。特别是她那配上了小巧玲珑的几样小摆设——唇瓣、鼻子、眼睛、眉毛——的脸蛋儿,给予了他深刻的印象。她在走廊尽端拐了个弯就消失了。几乎同时地,郭云天微微叹了一口气,心胸中激起了一阵怅怅然的感觉。

  回到教室里,他还在眼帘上描绘着她的影子。他懊悔没有问明她的姓名。慢慢地总会熟的,他想。此刻,我只要惊奇于这学校里竟有着这么美貌动人的女教师,这就够了——

  郭老师再也没有心思看小朋友们的画了。反正交了以后慢慢看也一样。看看表,下午第四堂课已快完。有不少同学好像早已画好,有的坐着发呆,有的在低声交谈。他叫大家停笔,吩咐画好的交卷,还没画好的明天再画。

  第一个交出来的是古阿明。林志鸿也紧跟着跑出来。

  郭老师这时灵机一动,叫住了古阿明:

  “古阿明,刚才的老师是你的级任吗?”

  “是。啊,老师怎么晓得我叫古阿明?”

  “你的级任老师告诉我的。”

  “哟,她真坏。”

  “哈哈——不坏嘛。我高兴知道你叫古阿明。你告诉我级任老师叫什么好吗?”

  “老师不晓得吗?她是林老师,林雪芬老师。他的姊姊。”古阿明指指站在他身边的林志鸿。

  “哦!你,你是林老师的弟弟吗?”

  “是。”林志鸿羞怯地回答。

  这小朋友和黑脸天真调皮的古阿明刚好成了个对比;苍白,孱弱,一看就知道是聪明但不很活泼的小朋友。

  “你叫什么?”郭老师又问。

  “林志鸿。”

  “他是我们班上的级长。”古阿明说。

  “哦,是吗?”郭云天很惊异,那么他是在她班级的了,为什么她刚才没有说?

  “林志鸿小朋友,你很聪明。”郭云天好一会儿才加上了一句。

  许多小朋友蜂拥过来交图画,郭老师忙着接,古阿明和林志鸿两个小朋友也被挤开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