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钟肇政 > 鲁冰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云看上去很高,一块块的;有些地方很厚,有些地方很薄。好像是看过人家画画的小顽童,学着把颜料挤在一块木板上涂抹而成的“糊图案”。

  风很轻,茶园边的一排排相思树叶微微摇晃着,发出轻悄悄的沙沙声。偶而,树叶声停止,这时周遭静极了,静得像回到太古的洪荒时代;只有细微的,比那轻悄的树叶声更细微的蜜蜂振翼声在飘浮着。

  鲁冰花正盛开。一行行的茶树和一行行的鲁冰花,形成绿黄相间的整齐图案。

  人们喜欢说,蜜蜂是辛劳勤奋的昆虫,其实牠们也只能说是“半年辛苦半年闲”;比较起来,这里的居民的确要辛劳多多,田里的事足足要忙上半年,加上茶园里的活儿,能够享受清闲的时光到底还有多少呢?而且人们又没有蜜蜂那样乐观,终日嗡嗡地唱个不停。

  这时,散落在茶园里摘茶的女人,大概已经疲倦了,再没有兴致边摘边聊。夕阳懒懒地照着她们那深弓着的背腰。

  茶园一角的相思树荫下,有个年轻人坐在三脚凳上,面对着画架,挥动画笔。画已到了完成阶段,黄绿相间的背景上,几个摘茶女人点缀其间。

  这时他停下手,掠一掠垂在额角的发丝,吐出一口长气,把挺着的背脊放松下来。他把调色板和画笔放在地面,缓缓地起身,后退几步,略微细瞇着眼睛看了一会画。“——绿色的忧郁——”他低语了一声,嘴角露出一丝丝苦笑。

  这是第三幅了。奇怪,总是这么暮气沉沉的,怎么会画成这个样子呢?难道我怎么也摆脱不开忧郁了吗?他想。

  他有意捕捉住春的气息,才一连多天选上这个地点作画。一片绿色与黄色的世界,抽芽茁长的茶树,还有那些摘茶女人,这一切的一切都代表青春、向上,加上勤奋。可是一旦到了他笔下,整个画面就显露出一股悒悒寡欢的气息。他怎么也想不透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他想起了已达一年半之久的疗病生活。一定是这些灰色的日子,身心都染上忧愁的色彩了。他自忖着。

  “姊姊,那个人又在画画呢。去看看吧。”

  “不行!晚回去又要给爸爸骂。”

  “一下子就好吧,姊姊。”一个十岁大小的男孩在央求着。他伸出手把姊姊肩上扛着两只茶篓的竹棍使劲拉住。

  “别拉!哎哎,真是——”她无可奈何地说。

  那个在画画的人转过身子,微笑着迎接了姊弟俩。

  几天来,他们每天都在这儿碰头,虽然还不相识,但倒也混得很熟了。

  “你们要回家了?”他问。

  “是。”

  姊姊露着笑靥答了一声。在她那张肤色很黑的脸上,牙齿特别白皙。

  “啊!画好了,真美。”

  弟弟瞪大着眼睛,万分羡慕地望着画叫起来。

  “你喜欢吗?”那年轻人仍然微笑着。

  “喜欢!太喜欢了,我如果也能画这样的画,该多——”

  “咦,该多什么?好,是不是?这张送你,要吗?”

  “呀,送我?”

  “是呀。其实这张没什么好。”

  “不,不,很好。我喜欢这种颜色,这种——我说不上来。”

  那年轻人把那幅在木板上的油画取下来,再端详了一眼,伸到男孩的鼻前。男孩看了看画,又看了看那个人柔和地微笑着的眼睛,不敢马上接下来。

  “拿去吧,小弟弟。”

  “不!”姊姊抢着说:“谢谢你,可是我们不能够——”

  “为什么?”他把面孔转向她:“小弟弟喜欢它,有什么不好呢?反正我也不是要留下来做什么的。”

  “谢谢你。”

  弟弟终于接下来,深深地一鞠躬。

  “还没干呢,小心别弄脏了。”

  他燃了一枝烟又说:

  “让我看看你们今天摘了多少茶。”

  他走过来,先瞧了瞧茶篓,然后提起来。

  “噢,这么重。比昨天还重哪。”

  “总是差不多的。”姊姊答。

  “我今天特别卖力摘呢!”弟弟没等姊姊说完就提高嗓门说。

  “是吗?你真了不起哇。昨天的多少斤?”

  “二十五斤半。”姊姊答。

  “那今天准有三十斤喽,了不得。明天希望你们摘的更多。”

  “不啦!”弟弟抢着说:“明天得上学了,不用摘了。”听口气,好像好不容易才挨过了这些天似的。

  “哦,对啦。春假完了。你在几年级?”

  “我三年,姊姊六年,快毕业了呢。”

  “是吗?很好很好。你们一定都是优等生吧。”

  “姊姊考第三名。我可不行呢,十五名。”

  “十五名吗,也很不错啊。你该用功些,不是吗?好吧,我们明天见。”

  “明天你还来画吗?”

  弟弟又期待地仰起脖子问了一声。看那模样儿,好像很不愿意就此分手。

  “不画了。我是说我们再见。”

  他很想告诉他们,以后见面的机会非常多,但又怕他们回迟了要挨骂,便没说。

  他目送他们回去。那个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捧着画,看那样子,彷佛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无价之宝,一不小心掉下就会碎裂一般。而他那频频向姊姊说着什么的兴冲冲的背影,显示着他的内心是多么兴奋。

  对一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而言,发现到知音该是最欣喜的,那怕这知音是怎样幼稚可笑。尤其当他想到那幅并不能算高明的作品将被珍藏、欣赏,更禁不住一股温情在心中泉涌。

  他提着画具箱,踏着自己的长长的影子,一面走一面想着就要开始的新生活。踏进小孩子们的天地当中,一定能够把一年多来的苦涩的闷气驱走。像刚才,跟小朋友们稍一接触,感受就已经很深刻,胸臆里的浓雾,好像遇到了太阳般地开始消散、廓清。

  一年半,唉,真受够了。总算没有败给病魔,但这一连串的日子,岂不是等于白费了吗?人生到底有几个一年半啊。明天,可以说是我的人生的再出发,虽然工作只不过是临时的,然而做为一个起点,倒是的确蛮有意义。因为那儿有天真、快乐、和平、安详——

  他的脑子里自自然然地展现了一幅儿童们嬉戏玩乐的情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