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八出 张公遇使


  〖虞美人〗(末上)青山古木何时了,断送人多少!孤坟谁与扫荒苔?连冢阴风吹送纸钱绕。冥冥长夜不知晓,寂寂空山几度秋。泉下长眠人醒未,悲风萧瑟起松楸。
  
  老汉曾受赵五娘嘱托,教我为他看管坟茔。这两日有些闲事,不曾看得。今日只索去走一遭。

  〖步步娇〗呀,只见黄叶飘飘把坟头覆。厮赶的皆狐兔。(望介)敢是谁砍了树木去,为甚松楸渐渐疏?(滑倒介)咳,什么绊我这一倒?却原来是苔把砖封,笋迸泥路。
  
  老员外,老安人,自古道未归三尺土,难保百年身。已归三尺土,难保百年坟。只怕你难保百年坟,我老夫在日,尚来为你看管。若老夫死后啊,教谁添上你三尺土。
  (丑扮李旺上)

  〖前腔〗渡水登山多劳苦,来到这荒村坞。遥观一老夫,试问他家,住在何所。趱步向前行,呀,却是一所荒坟墓。
  
  (相见介)
  (末)小哥,你从那里来?
  (丑)小人从京都来。
  (末)却往那里去?
  (丑)奉蔡相公差至此。
  (末)你相公是那里人?差你来有甚勾当?
  (丑)我相公特差小人来请取他的太老爷、太夫人和那小夫人,一同到洛阳去。
  (末)你相公叫什么名字?
  (丑)我相公的名字,小人怎敢说?
  (末)荒僻去处,但说不妨。
  (丑)我相公是蔡伯喈。
  (末发怒介)

  〖风入松〗你不须提起蔡伯喈,说着他每忒歹。(丑)呀,他有甚歹处?(末)他中状元做官六七载,撇父母抛妻不采。(丑)他父母在那里?(末)兀的这砖头土堆,是他双亲在此中埋。(丑)呀,原来太老爷、太夫人都死了啊,不知为甚的死了?

  〖前腔〗(末)一从他别后遇荒灾,更无人倚赖。(丑)这等是谁承直他两个?(末)亏他媳妇相看待,把衣服和钗梳都解。(丑)解也须有尽时。(末)便是,这小娘子解得钱来籴米,做饭与公婆吃,他背地里把糟糠自捱,公婆的反疑猜。
  
  (丑)公婆敢道他背后自吃了些好东西么?
  (末)便是。后来啊,

  〖犯衮〗他公婆的亲看见,双双痛倒,无钱断送,剪头发卖买棺材。(丑)他那般无钱,如何筑得这一所坟墓?(末)他去空山里,裙包土,血流指,感得神明助与他筑坟台。
  
  (丑)自古道孝感天地,果然有此。这小娘子如今在那里?

  〖风入松〗(末)他如今径往帝都来。(丑)他把什么做盘缠?(末)小哥,我不瞒你,他弹着琵琶做乞丐。(丑)蔡相公特地差小人来取他父母妻子,如今太老爷、太夫人既死了,小夫人却又去了,如何是好?(末)你慢着,我与你说与他父母知道便了。老员外、老安人,你孩儿做了官,如今差人来取你到京,同享富贵。你去也不去?(哭介)叫他不应魂何在?空教我珠泪盈腮。(丑)公公,你休啼哭。小人如今回去,教俺相公多多做些功果,追荐他便了。(末笑介)他生不能养,死不能葬,葬不能祭,这三不孝逆天罪大,空设醮,枉修斋。
  
  ——你相公如今在那里?
  (丑)我相公如今入赘牛丞相府里。

  〖犯朝〗(末)小哥,你如今疾忙便回,说我张老的道与蔡伯喈。(丑)道什么来?(末)道你拜别人的爹娘好美哉,亲爹娘死不值你一拜。
  
  (丑)公公,你休错埋冤了人。他要辞官,官里不从;他要辞婚,我太师不从。也只是没奈何了。
  (末)恁的啊,

  〖风入松〗原来他也是无奈,好似鬼使神差。他当初在家不肯赴选,他的爹爹不从他,这是三不从把他厮禁害。三不孝亦非其罪。(丑)公公,你险些错埋冤了人。(末)这是他爹娘福薄运乖,人生里都是命安排。
  
  (丑)敢问公公高姓?
  (末)小哥,我老汉不是别人,张太公的便是。当初蔡伯喈临走之时,把父母嘱付与我。如今他父母身死,小娘子又去京都寻他,将近去了个半月日。你如今回去,一路上但见一个妇人,道姑打扮,拿着一个琵琶,背着一轴真容的,便是你相公的小娘子,你把盘缠好好承直他去便了。
  (丑)理会得,小人告别了。

  双亲死了已无依,今日回来也是迟。
  夜静水深鱼不饵,满船空载月明归。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