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七出 书馆悲逢


  〖鹊桥仙〗(生上)披香侍宴,上林游赏,醉后人扶马上。金莲花炬照回廊,正院宇梅梢月上。日晏下彤闱,平明登紫阁。何如在书案,快哉天下乐。
  
  自家早临长乐,夜直严更。召问鬼神,或前宣室之席;光传太乙,时颁天禄之藜。惟有戴星冲黑出汉宫,安能滴露研朱点周易?俺这几日且喜朝无繁政,官有余闲。庶可留志于诗书,从事于翰墨。正是:事业要当穷万卷,人生须是惜分阴。(看书介)这是什么书?是《尚书》。呀,这《尧典》道:“虞舜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咳,他父母那般相待他,他犹自克谐以孝。我父母亏了我什么?我倒不能够奉养他。看什么《尚书》!这是什么书?是《春秋》。呀,《春秋》中颖考叔曰:“小人有母,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咳,他有一口汤吃,兀自寻思着娘。我如今做官享天禄,倒把父母撇了!看什么《春秋》!天那,枉看这书,行不得济什么事?你看那书中那一句不说着孝义,当初俺父母教我读诗书,知孝义,谁知道反被诗书误了我,还看他怎的?

  〖解三醒〗叹双亲把儿指望,教儿读古圣文章。似我会读书的,倒把亲撇漾;少什么不识字的,到得终奉养。书啊,我只为其中自有黄金屋,反教我撇却椿庭萱草堂。还思想,毕竟是文章误我,我误爹娘。

  〖前腔〗比似我做个负义亏心台馆客,到不如守义终身田舍郎。《白头吟》记得不曾忘,绿鬓妇何故在他方?书啊,我只为其中有女颜如玉,反教我撇却糟糠妻下堂。还思想,毕竟是文章误我,我误妻房。
  
  书既懒看他,且看这壁间山水古画,散闷则个呀,这一轴画像,是我昨日在弥陀寺中烧香拾得的,如何院子也将来挂在此间?且看什么故事?(看画介)

  〖太师引〗细端详,这是谁笔仗?觑着他,教我心儿好感伤。(细看介)好似我双亲模样。差矣,我的媳妇会针指,便做是我的爹娘啊,怎穿着破损衣裳?前日已有书来,道别后容颜无羔,怎的这般凄凉形状?且住,我这里要寄一封书回去,尚不能够,他那里啊,有谁来往直将到洛阳?天下也有面貌厮象的,须知道仲尼阳虎一般庞。我理会得了!

  〖前腔〗这是街坊,谁劣相,砌庄家形衰貌黄。假如我爹娘啊,若没个媳妇来相傍,少不得也这般凄凉。敢是个神图佛像?呀,却怎的,我正看间,猛可的小鹿儿心头撞?这也不是神图佛像,敢是当初的画工有甚缘故?丹青匠由他主张,须知道毛延寿误了王嫱。
  
  若是个神图佛像,背面必有标题。待我转过来看,呀,原来有一首诗在上面。
  (读诗介)
  这厮好无礼,句句道着下官。等闲的怎敢到此?想必夫人知道,待我问,便知分晓。——夫人那里?

  〖夜游湖〗(贴上)犹恐他心思未到,教他题诗句,暗里相嘲。翰墨关心,丹青入眼,强如把语言相告。
  
  (生怒介)夫人,谁人到我书馆中来?
  (贴)没有人。
  (生)我前日去弥陀寺中烧香,拾得一轴画像,院子不省得,也将来挂在这里。什么人在背面题着一首诗?
  (贴)敢是当原写的。
  (生)那里是,墨迹尚未曾干?
  (贴背介)我理会得了,——相公,这诗如何说?请读与奴家知道。
  (生念诗介)
  (贴)相公,奴家不省其意。请解说一遍,与奴家晓得也好。
  (生)“昆山有良璧,郁郁璠玙姿。嗟彼一点瑕,掩此连城瑜。”昆山是地名,产得好玉,价值连城,若有些儿瑕玷,便不贵重了。“人生非孔颜,名节鲜不亏。”孔子颜子是大圣大贤,德行浑全。大凡人非圣贤,能忠不能孝,能孝不能忠,所以名节多至欠缺。“拙哉西河守,胡不如皋鱼。”西河守吴起,是战国时人,魏文侯拜他为西河守,母死不奔丧。皋鱼是春秋时人,只为周游列国,父母死了,后来回归,自刎而亡。“宋弘既以义,黄允何其愚。”宋弘是光武时人,光武试把姐姐湖阳公主嫁他,宋弘不从。对道: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黄允是桓帝时人,司徒袁隗要把侄女嫁他,他就休了前妻,娶了袁氏。“风木有余恨,连理无傍枝。”孔子听得皋鱼哭啼,问其故,皋鱼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西晋时东宫门有槐树一株,连理而生,四傍皆无小枝。“寄与青云客,慎勿乖天彝。”传言与做官的,切莫违了天伦。
  (贴)相公,那不奔丧和那自刎的,那一个是孝道?
  (生)那不奔丧的是乱道。
  (贴)相公,那不弃妻和那弃妻的,那一个是正道?
  (生)那弃了妻的是乱道。
  (贴)相公,比如你待要学那一个?
  (生)呀,我的父母知他存亡如何?我决不学那不奔丧的见识。
  (贴)相公,你虽不学那不奔丧的,且如你这般富贵,腰金衣紫,假有糟糠之妇,褴褛丑恶,可不辱没了你,你莫不也索休了?
  (生怒介)夫人,你说那里话,纵是辱没杀我,终是我的妻房,义不可绝。

  〖铧锹儿〗夫人,你说得好笑,可见你心儿窄小。我决不学那黄允的见识,没来由漾却苦李,再寻甜桃。古人云:弃妻止有七出之条,他不嫉不淫与不盗,终无去条。那弃妻的,众所诮;那不弃妻的人所褒。纵然他丑貌,怎肯相休弃了?

  〖前腔〗(贴)伊家富豪,那更青春年少。看你紫袍挂体,金带垂腰。做你的媳妇啊,应须有封号,金花紫诰。必俊俏,须媚娇。若还他丑貌,怎不相休弃了?

  〖前腔〗(生)夫人,你言颠语倒,恼得我心儿转焦。莫不是你把咱奚落,特兀自妆乔?引得我泪痕交,扑簌簌这遭。这题诗的是谁?(贴)相公,你问他待怎的?(生)夫人,他把我嘲,难恕饶。你说与我知道,怎肯干休罢了?

  〖前腔〗(贴)相公,我心中忖料,想不是个薄情分晓。管教你夫妇会合在今朝。你还认得那题诗的么?(生)不认得。(贴)伊家枉然焦,只怕你哭声渐高。(生)是谁?(贴)是伊大嫂,身姓赵。正要说与你知道,怎肯干休罢了?姐姐有请。(旦上)

  〖入赚〗听得闹吵,敢是我儿夫看诗啰唣。(贴)姐姐快来。(旦)是谁忽叫,想是夫人召,必有分晓。(贴)相公,是他题诗句,你还认得否?(生)他从那里来?(贴)相公,他从陈留郡,为你来寻讨。(生认介)呀,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啊,娘子,你怎的穿着破袄,衣衫尽是素缟,莫不是我双亲不保。(旦)官人,从别后,遭水旱,我两三人只道同做饿殍。(生)张太公曾周济你么?(旦)只有张公可怜,叹双亲别无倚靠。(生)后来却如何?(旦)两口颠连相继死。(生)苦!原来我爹娘都死了,娘子,那时如何得殡敛?(旦)我剪头发卖钱送伊妣考。(生)如今安葬了未曾?(旦)把坟自造,土泥尽是我麻裙裹包。(生)罢了,听伊言语,怎不痛伤噎倒?
  
  (生倒,旦、贴作扶起介)
  (旦)官人,这画像就是你爹妈的真容。
  (生哭介)

  〖小桃红〗(生)蔡邕不孝,把父母相抛。爹爹,我与你别时,岂知恁地!早知你形衰耄,怎留圣朝?娘子,你为我受烦恼,你为我受劬劳。谢你葬我爹,葬我娘,你的恩难报也!做不得养子能代老。(合)这苦知多少,此恨怎消?天降灾殃人怎逃?娘子,这真容是谁画的?

  〖前腔〗(旦)这仪容像貌,是我亲描。(生)娘子,路途遥远,你那得盘缠,来到此间?(旦低唱介)乞丐把琵琶拨,怎禁路遥?官人,说什么受烦恼?说什么受劬劳?不信看你爹,看你娘,比别时兀自形枯槁也。我的一身难打熬。(合前)

  〖前腔〗(贴)设着圈套,被我爹相招。相公,你也说不早,况音信杳。姐姐,你为我受烦恼,为我受劬劳。相公,是我误你爹,误你娘,误你名为不孝也。做不得妻贤夫祸少。(合前)

  〖前腔〗(生)我脱却巾帽,解却衣袍。(贴)相公,急上辞官表,共行孝道。(生)夫人,只怕你去不得。(贴)相公,我岂敢惮烦恼?岂敢惮劬劳?同去拜你爹,拜你娘,亲把坟茔扫也。使地下亡灵安宅兆。(合前)

  〖余文〗(合)几年间分别无音耗,奈千山万水迢遥。天那,只为三不从生出这祸苗。

  只为君亲三不从,致令骨肉两西东。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