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五出 两贤相遘


  〖十二时〗(贴上)心事无靠托,这几日翻成闷也。父意方回,夫愁稍可。未卜程途里的如何,教我怎生放下?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奴家自嫁蔡伯喈之后,见他常怀忧闷,费尽心机去问他,他又不说。比及奴家知道,去对爹爹说,要和他同去奉事双亲,谁想爹爹不肯。被奴家道了几句,幸喜爹心回转,教人去取他爹妈媳妇,又不知他行人路上安否如何?为这些事,教我担了多少烦恼。又一件,公婆早晚到来,只是要一两个精细人去伏侍他,我府里虽则有使唤的,那里中用?怎生得精细妇人,与他使唤方好。院子那里。
  (末上)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上几般能称意,光阴何况苦相催。——夫人有何使令?
  (贴)院子,我府中缺少几个使唤的,便与我去街坊上寻问有精细的妇人,讨一两个来用。
  (末)小人理会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绕地游〗(旦)风餐水宿,甚日能安妥,问天天怎生结果?
  
  ——府干哥,稽首。
  (末)道姑何来?
  (旦)远方人氏。
  (末)到此何干?
  (旦)特来抄化。
  (末)少待,通报夫人:精细妇人到没有。正遇一个道姑,在门首抄化。
  (贴)着他里面来。
  (末)道姑,夫人着你里面相见。
  (贴作相见介)

  〖前腔〗(贴)梳妆淡雅,看丰姿堪描堪画。是何人近来问咱。
  
  (旦)夫人稽首。
  (贴)道姑何来?
  (旦)贫道远方人氏。
  (贴)到此何干?
  (旦)特来府中抄化。
  (贴)你有甚本事,来此抄化?
  (旦)贫道不敢夸口,大则琴棋书画;小则针指工夫;次则饮食肴馔,颇谙一二。
  (贴)道姑,你有这等本事,在街坊上抄化也生受,何似在我府中吃些安乐茶饭如何?
  (旦)若得如此,感恩非浅。只怕贫道没福,无可称夫人之意。
  (贴)院子,道姑是远方人氏,须要问他来历详细,方可留他。
  (末)道姑,我且问你,你是从幼出家的,还是在嫁出家的?
  (旦)贫道在嫁出家的。
  (贴)院子,从幼出家的怎么说?在嫁出家的怎么说?
  (末)告夫人知道:从幼出家是没丈夫的,在嫁出家是有丈夫的。那道姑是有丈夫的。
  (贴)呀,险些儿差了。他既有丈夫的,难以收留。院子,你多打发些斋粮与他,教他别处抄化去。
  (末)道姑,夫人说你有丈夫,多打发斋粮与你,别处去抄化罢。
  (旦)天那,我不合说有丈夫的。府干哥,贫道非因抄化来,却是寻取丈夫的。
  (贴)原来如此。道姑,我且问你,你丈夫姓甚名谁?(旦背说介)夫人问我丈夫姓名,若直说出来,恐怕夫人嗔怪。若不和他说,此事又终难隐忍。我如今且把蔡伯喈三字拆开与他说,看他意儿何如,再作道理。夫人,贫道丈夫姓祭名白谐,人人都说道在牛府中廊下住,敢是夫人也知道?
  (贴)我那里知道?院子,你管各廊房,有那姓祭名白谐的么?
  (末)小人管许多廊房,并没有这个人。
  (贴)道姑,我这里没有,你可到别处去寻,休得要误了你。
  (旦)天那,人人道我丈夫在贵府廊下住,如今既道是没有。奴家想起来莫不是死了啊,咳,丈夫,你若是死了,教我倚着谁人?(哭介)
  (贴)可怜这妇人,你且不须愁烦,权住在府中。我着院子到街坊上访问你丈夫踪迹,你意下如何?
  (旦)若得如此,再造之恩。
  (贴)道姑,只一件。你在我府中,休要恁般打扮,我与你换了这衣妆。
  (旦)贫道不敢换。
  (贴)因甚不敢换?
  (旦)贫道有一十二年大孝在身,所以不敢换。
  (贴)呀,大孝不过三年,如何有一十二年?
  (旦)贫道公公死了三年;婆婆死了三年。薄幸儿夫,久留都下,一竟不还,替他带六年,共成一十二年。
  (贴)咳,有这等孝行的妇人。道姑,你虽然如此,争奈老相公最嫌人这般打扮。院子,你可叫惜春取妆奁衣服出来。
  (末)画堂传懿旨,幽阁取妆资。
  (丑)宝剑卖与烈士,红粉赠与佳人。夫人,妆奁衣服在此。
  (贴)道姑,你且临镜改换则个。
  (旦)天那,如何是好?(照镜介)咳,镜儿,我自从嫁与蔡家,只两月梳妆,这几时不曾照你。呀,好苦!原来都这般消瘦了。

  〖二郎神〗容潇洒,照孤鸾叹菱花剖破。(贴)道姑,你不梳妆,且换了衣裳。(旦看衣介)记翠钿罗襦当日嫁,谁知他去后,钗荆裙布无些!(贴)道姑,你不换衣服且带着这钗儿。(旦看钗介)他金雀钗头双凤朵,奴家若带了啊,可不羞杀人形孤影寡。(贴)道姑,你不带钗儿,且簪些花朵,别些吉凶。(旦看花介)说什么簪花捻牡丹,教人怨着嫦娥。

  〖前腔换头〗(贴)嗟呀,他心忧貌苦,真情怎假?只为着公婆珠泪堕,道姑,我公婆自有,不能够承奉杯茶。你比我没个公婆承奉啊,不枉了教人做话靶。你公婆为甚的双双命掩黄沙?

  〖啭林莺〗(旦)苦,荒年万般遭坎坷,丈夫又在京华。糟糠暗吃担饥饿,公婆死,卖头发去埋他。把孤坟自造,土泥尽是我麻裙包裹。(贴)这道姑好夸口。(旦)也非夸,手指伤,血痕尚染衣麻。

  〖前腔〗(贴)道姑,愁人见说愁转多,使我珠泪如麻。(旦)夫人,你泪下为何?(贴)道姑,我丈夫久别双亲下,(旦)他怎的不回家去?(贴)他要辞官家去,被我爹蹉跎。(旦)他家有妻么?(贴)他妻虽有么,怕不似恁会看承爹妈。(旦)他爹妈如今在那里?(贴)在天涯,(旦)夫人,何不取他同来一处?(贴)教人去请,知他路途上如何?

  〖啄木鹂〗(旦)听言语,教我凄怆多,料想他每也非是假。(背说介)我且把句言语来试他一试,他那里既有妻房,取将来怕不相和。(贴)道姑,但得他似你能挜靶,我情愿让他居他下。只愁他,程途上苦辛,教人望得眼巴巴。

  〖前腔〗(旦)错中错,讹上讹,只管在鬼门前空占卦。夫人,若要识蔡伯喈妻房。(贴)他在那里?(旦)奴家便是无差。(贴)呀。你果然是他非谎诈,(旦)夫人,奴家岂敢诳言?(贴)你原来为我吃折挫,为我受波查。教伊怨我,教我怨爹爹。
  
  (贴)姐姐请坐,待奴家见礼。
  (旦)奴家怎敢?

  〖金衣公子〗(贴)一样做浑家,我安然你受祸,你名为孝妇我被旁人骂。(旦)呀,旁人骂夫人怎的?(贴)公死为我,婆死为我,姐姐,我情愿把你孝衣穿着把浓妆罢。(合)事多磨,冤家到此,逃不得这波查。

  〖前腔〗(旦)夫人,他当原也是没奈何,被强来赴选科,辞爹不肯听他话。(贴)姐姐,他在这里岂不要回来?辞官不可,辞婚不可。(旦)只为三不从,做成灾祸天来大。(合前)
  
  (贴)姐姐,休怪奴家说,我教你改换衣妆,你又不肯。只怕相公见你这般褴褛,万一不肯相认,如何是好?我想起来,相公往常朝回时,便入书馆中看文章。姐姐既是无所不通,何似去书馆中写几句言语打动他,那时节我与说个明白,却不好?
  (旦)夫人说得是,便写得不好,也索从命。

  无限心中不平事,几番清话又成空。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