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四出 寺中遗像


  (末扮五戒上)年老心闲无外事,麻衣草座亦容身。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
  自家乃是弥陀寺中一个五戒便是。今日俺寺中建一个无碍道场,不拣什么人,或是荐悼双亲,保安身己的,都来这里聚会。真个好寺院好道场啊!
  (内问介)怎见得好寺院?
  (末)但见兰若庄严,莲台整肃。佛殿嵯峨耀金璧,回廊缭绕画丹青。千层塔高耸侵云,半空中时闻清铎;七宝楼晶光耀日,六时里频扣洪钟。松下山门,红尘不到;竹边僧舍,白日难消。阿罗汉神像威仪,如灵山三十六万亿佛祖;比丘僧戒行清洁,似祇园千二百五十人。且看幡影石坛高,惟有棋声花院静。休提清净法界,且说严肃道场。只见珠幢宝盖影飘飖,玉磬金钟声断续。龙瓶中插九品红莲,开净土春秋不老;凤蜡内吐千枝绛蕊,照佛天昼夜常明。齐整整的贝叶同翻,扑簌簌的天花乱坠。旃檀林里,爇看清净香,道德香;香积厨中,献这禅悦食,法喜食。人人在十洲三岛,个个净五蕴六根。击大法鼓,吹大法螺,仙乐一齐奏动;开甘露门,入甘露城,幽魂尽获超升。正是寄言苦海林中客,好向灵山会上修。今日寺中建设大会,怕有官员贵客,来此游玩,不免将着疏头就抄化几文香钱,添助支费。道又未了,远远望见两个官人来到。
  (净丑扮风子上)

  〖缕缕金〗(净)胡厮吣,两乔才。家中无宿火,有甚强追陪?(丑)我自来装风子,如今难悔。几丛林深处且徘徊,特来看佛会。
  
  (末)官人请坐告茶。
  (净)五戒,你这佛会支费太多?
  (末)便是。官人休怪冒渎,今日天与之幸,得遇两位贵客到此。斗胆抄化几文香钱,添助支费则个。
  (丑)五戒,你要抄化,将疏头来看。钱是傥来之物,那里不使,那里不用?
  (净)兄弟你说得是。俺这般人,那一日不使几贯钞?我便舍他五锭。
  (丑)我也舍他五锭。
  (末)如此多谢官人。
  (净)呀,远远望见一个妇人来,且是生得有些意思。
  (丑)真个有一妇人来,背着一画、琵琶,到和你家姐姐厮象。
  (净)休胡说,远观不审,近觑分明。
  (旦上)

  〖前腔〗途路上,实难捱。盘缠都使尽,好狼狈。试把琵琶拨,逢人乞丐。荐公婆魂魄免沉埋,特来赴佛会。
  
  奴家且喜已到洛阳。闻说今日弥陀寺中做佛会,不免就此抄化几文钞,追荐公公婆婆则个。
  (末)道姑请里面赴斋。
  (旦)多谢,多谢。
  (净)道姑,你背着什么东西?
  (旦)是奴家公婆的真容。
  (净)道姑你从那里来?

  〖销金帐〗(旦)听奴诉与:奴是良人妇,为儿夫相担误。(净)他怎的担误你?(旦)他一向赴选及第,未归乡故。饥荒丧了,丧了亲的舅姑。(丑)你丈夫既不在家,丧了公婆,谁人与你安葬?(旦)苦!我造坟墓。(净)你如今来这里做什么?(旦)今为寻夫来到此。(丑)你丈夫在那里?(旦)未知他在何处所。
  
  (净)道姑,你抱着这个琵琶做什么?
  (旦)奴家将此琵琶弹一两个曲儿,抄化几文钞,就此寺中追荐公婆。
  (丑)原来如此。道姑,你会弹什么曲儿?你会弹“也四儿”么?
  (旦)不会。
  (净)你会弹“八俏手”么?
  (旦)也不会。奴家只会弹些行孝曲儿。
  (末)道姑,难得这两位官人在此,你好生弹一两个曲儿伏侍他,等他重重赏你。
  (旦)既然如此,只怕奴家弹得不好,望官人休责。
  (丑)你只管好好的弹,我重重赏赐你。
  (旦)官人请坐听着。
  (弹介)凡人养子,怀抱最艰辛。欲语未能行未得,此际苦双亲。

  〖前腔〗凡人养子,最是十月怀胎苦,更三年劳役抱负。休言他受湿推干,万千劳苦。真个千般爱惜,万般回护。儿有些不安,父母惊惶无措。直待可了,可了欢欣似初。(净)弹得好,弹得好。(末)真个弹得好!(丑)钱钞那里不使,我且先与你一领好袄子。(脱衣与旦介)道姑你再弹一弹。(旦)官人请坐听着。(弹介)孩儿渐长成,父母渐欢欣。教语教行并教礼,一意望成人。

  〖前腔〗儿行几步,父母欢欣相顾,渐能言能走路。指望饮食羹汤,自朝及暮。悬悬望他,望他不知几度?为择良师,只怕孩儿愚鲁。略得他长俊,可便欢欣赏赐。(丑)弹得好,弹得好。(末)真个弹得好!(净)钱钞那里不用,我也先与你一领好袄子。(脱衣与旦介)道姑你再弹一弹。(旦)官人请坐听着。(弹介)勤于教道,暮史及朝经。愿得荣亲并耀祖,一举便成名。

  〖前腔〗朝经暮史,教子勤诗赋,为春闱催教赴。指望他耀祖荣亲,改换门户。悬悬望他,望他腰金衣紫。儿在程途,又怕餐风宿露。求神问卜,把归期暗数。(丑)弹得好!弹得好!(末)实是弹得好!(丑)钱钞是人赚来的,我再与你一领袄子。(脱衣与旦介。末)原来里面都是破衣裳啊。官人把袄子都脱了,身上这般寒,什么意思?(净)寒由他自寒,不可坏了局面。咱每这般人兴头来了,使钞惯了,怕什么寒?道姑你再唱唱。(末)道姑你再弹,且看他再把什么与你。(旦弹介)孩儿在外,须早回程。忤逆男儿并孝子,报应甚分明。

  〖前腔〗儿还念父母,及早归乡土,看慈乌亦能返哺。莫学我的儿夫,把双亲担误。常言养子,养子方知父母。算那忤逆男儿,和孝顺爹娘之子,若无报应,果是乾坤有私。
  
  (末)弹得好,弹得好。
  (净)他弹得自好,唱得自好,我没什么与他了。
  (末笑介)可知道。
  (净作寒介。丑)兄弟,我和你这般的走回家去,成什么模样?
  (净)我只赖五戒取衣裳便罢。
  (末)呀,你扯我怎的?
  (丑)扯你怎的!你倒装成骗局,把我每的衣裳都剥去了。
  (末)咳,我几曾妆局骗你,是你自把衣裳与他。
  (净)秃驴,你道不曾妆局骗我。我看见道姑弹了,喝一声采,你也喝一声采,只管撺掇我把衣裳与他,这不是妆局骗我?
  (丑)你不取还我,我扯你到洛阳县里去。
  (末)天那,我不曾见这般没行止的人。道姑,没奈何了,把衣裳还他去罢。
  (旦)衣服在这里,拿还他去。既不情愿,我要他做什么?
  (丑)钱钞虽则那里不用,只是寒冷又忍不得。(穿衣介)
  (净)道姑,方才说道你弹得好,唱得好。我如今寻思起来,你弹得也不好,唱得也不好。你不信时,再弹唱一曲看看。
  (旦)奴家也弹不得了,也唱不得了。
  (净)可知道不敢再弹唱了。
  (丑)兄弟,他既不敢弹唱了,我和你且回家去。
  (净)说得是,我和你回去罢。
  (丑)五戒,我小子不是豪富。
  (末)枉了教你题疏,你衣裳敢是借的?
  (净、丑)可知道我腿上无个布裤。(末并下)
  (旦)一斟一酌,莫非前定。奴家准拟今日抄化几文钱钞,就此追荐公婆,谁知撞着这两个风子,搅闹了一场。如今虽没东西备办奠礼,且将公婆真容挂在此,拜嘱一番,以表来意罢了。
  (挂真容拜介)

  〖赏秋月〗在途路,历尽多辛苦。把公婆魂魄来超度,焚香礼拜祈回护,愿相逢我丈夫。
  
  (末、丑随生上)

  〖缕缕金〗(生)时不利,命多乖。双亲在途路上,怕生灾。(末、丑)相公,此是弥陀寺,略停车盖。(合)办虔诚恳祷拜莲台,特来赴佛会。
  
  (丑)道姑回避。
  (旦)正是:在他檐下过,怎敢不低头。(慌下,失真容介)
  (生)那得这轴画像。
  (丑)敢是适间道姑遗下的。
  (生)叫他转来,将还他去。
  (丑叫不应介)去远了,叫不应。
  (生)既叫不应,且与他收下。左右,唤和尚过来。
  (净扮和尚上)

  〖前腔〗能吃酒,会噇斋。吃得醺醺醉,便去搂新戒。讲经和回向,全然尴尬。你官人若是有文才,休来看佛会。
  
  (相见介)
  (生)和尚,下官为迎取父母为此,不知路上安否何如?特来三宝面前,祈求保佑。
  (净)原来如此,小僧先请佛。

  〖佛赚〗如来本是西方佛,西方佛。却来东土救人多,救人多。结跏趺坐坐莲花,丈六金身最高大,他是十方三界,第一个大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糖。(末)和尚你念差了,是波罗密。(净)糖也这般甜,密也这般甜,南无南无十方佛;十方法、十方僧。上帝好生不好杀,好人还有好提掇,恶人还有恶鉴察。好人成佛是菩萨,恶人做鬼做罗刹。第一灭却心头火,心头火。第二解开眉间锁,眉间锁。第三点起佛前灯,佛前灯。真个是好也快活我,快活我。诸恶莫作,奉劝世上人则个。浪里梢公牢把舵,行正路,莫蹉跎。大家却去诵弥陀,诵弥陀。善男信女笑呵呵。听大法鼓冬冬冬冬,听大法饶乍乍乍乍。手钟摇动陈陈陈陈,狮子能舞鹤能歌。木鱼乱敲逼逼剥剥,海螺响处喤喤喤喤。积善道场随人做,伏愿老相公老安人小夫人万里逞途悉安乐。南无菩萨萨摩诃。金刚般若波罗密。
  
  小僧请佛了,请相公上香,通达情旨。
  (生炷香拜介)

  〖江儿水〗(生)如来证明,听蔡邕启:我双亲在途路不知如何的?仰惟菩萨大慈悲。(合)龙天鉴知,龙神护持,护持着登山渡水。

  〖前腔〗(净)如来证明,鉴兹情旨。蔡邕的父母望相保庇,仰惟功德不思议。(合前)

  〖前腔〗(末)我东人镇日,常怀忧虑。只愁二亲在路途里,孝思诚意感神祇。(合前)

  〖前腔〗(丑)我闻知做会,特来随喜。馒头素食多多与,若还不与,我自入斋厨去取。(合前)
  
  (净)我佛有缘蒙宠渥。
  (生)愿亲路上悉平安。
  (末)因过竹院逢僧话,
  (丑)又得浮生半日闲。
  (并下)
  (旦复上)

  〖缕缕金〗原来是,蔡伯喈。马前都喝道,状元来。料想双亲像,他每留在。敢天教我夫妇再和谐,都因这佛会。
  
  正是:不因渔父引,怎得见波涛。方才那官人,奴家询问起来,是蔡伯喈。好也,好也!今日也会相见。只一件,奴家慌忙中失去了公婆真容,想必是他收下。且待明日径投他家里去,以乞丐为由,问取消息。倘或天可怜,因此相会,也不见得。

  今朝喜见那乔才,真容收去可疑猜。
  纵使侯门深似海,从今引得外人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