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一出 几言谏父


  〖西地锦〗(外上)好怪吾家门婿,镇日不展愁眉。教人心下常萦系,也只为着门楣。
  
  入门休同荣枯事,观着容颜便得知。自家招赘蔡伯喈为婿,可谓得人。只一件,他自从到此,眉头不展,面带忧容,不知为着什么,必有缘故。且待女孩儿出来问他,便知端的。
  (贴上)

  〖前腔〗只道儿夫何意,如今就里方知。万里家山要同归去,未审爹意何如?
  
  (外)孩儿,吾老入桑榆,自叹吾之皓首;汝身乖琴瑟,每为汝而懊怀。夫婿何故忧愁?孩儿必知端的。
  (贴)告爹爹得知:他娶妻六十日,即赴科场;别亲三五年,竟无消息。温凊之礼既缺,伉俪之情何堪!今欲归故里,辞至尊家尊而同行;待共事高堂,执子道妇道以尽礼。
  (外怒介)呀,我乃紫阁名公,汝是香闺艳质。何必顾此糟糠妇?焉能事此田舍翁?他久别双亲,何不寄一封之音信?汝从来娇养,安能涉万里之程途?休惑夫言,唯从父命。
  (贴)爹爹,普观典籍,未闻妇道而不拜舅姑;试论纲常,岂有子职而不事父母?若重唱随之义,当尽定省之仪。彼荆钗布裙,既已独奉亲闱之甘旨;此金屏绣褥,岂可久恋监宅之欢娱?爹爹身居相位,坐理朝纲。岂可断他人父子之恩,绝他人夫妇之义?使伯喈有贪妻之爱,不顾父母之愆;俾孩儿坐违夫之命,不事舅姑之罪。望爹爹容恕,特赐矜怜。
  (外)休胡说!他既有媳妇在家,你去做什么?

  〖狮子序〗(贴)爹爹,他媳妇虽有之,念奴家须是,他孩儿次妻。那曾有媳妇不侍亲闱?(外)孩儿,你去有什么勾当?(贴)若论做媳妇的道理,须当奉饮食,问寒暄,相扶持,蘋蘩中馈。
  
  (外)便做有许多勾当,他有媳妇在家里,你不去也不妨。
  (贴)爹爹,又道是养儿代老,积谷防饥。
  (外)既道是养儿代老,积谷防饥,何似当初休教他来应举?

  〖太平歌〗(贴)爹爹,他求科举,指望锦衣归,不想道爹爹留他为女婿。(外)这个是有缘千里能相会,须强他不得。(贴)他埋冤洞房花烛夜,那些个千里能相会?只要保全金榜挂名时,他事急且相随。(外)孩儿,你到说我不是,这般埋冤着我。

  〖赏宫花〗(贴)他终朝惨凄,我如何忍见之?(外)他自惨凄,你管他怎的?(贴)若论为夫妇,须是共欢娱。(外)你对他说,他若在这里,我教他做个大大的官。(贴)爹爹,他数载不通鱼雁信,枉了十年身到凤凰池。(外)呀,你听着丈夫的言语,却不听我说,这妮子好痴迷啊。

  〖降黄龙〗(贴)爹爹,须知,非奴痴迷,已嫁从夫,怎违公议?(外)孩儿你去也不妨,只是我没个亲人在傍,如何舍得你去?(贴)爹犹念女,怎教他爹娘不念孩儿?(外)孩儿,不是我不放你去,他既有媳妇在家,你去时节,只怕担阁了你。(贴)休提,纵把奴担阁,比担阁他媳妇何如?(外)便不然只教蔡伯喈自去便了。(贴)爹爹,那些个,夫唱妇随,嫁鸡逐鸡飞?(外)孩儿,他是贫贱之家,你如何伏侍他的父母?

  〖大圣乐〗(贴)爹爹,婚姻事难论高低,若论高低何似休嫁与。假饶亲贱孩儿贵,终不然便抛弃?(外)他自有媳妇,你管他做什么?(贴)奴须是他亲生儿子亲媳妇,难道他是谁人我是谁?(外)孩儿,据你说起来,我到说得不是了。(贴)爹居相位,怎说着伤风败俗、非理的言语?
  
  (外怒介)这妮子无礼,却将言语来冲撞我。我的言语到不中听啊。孩儿,夫言中听父言违,懊恨孩儿见识迷。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外下)
  (贴)自古道酒逢知己千钟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好笑我爹爹不顾仁义,却道奴家把言语冲撞他。昨日我丈夫教我休说破,我如今有何颜见他?只得且在此坐一坐,寻思个道理,去回他则个。(闷坐介)
  (生上)

  〖称人心〗撇呆打堕,早被那人瞧破。他要同归知他爹怎么?我料想他每,不允诺。呀,夫人,你缘何独坐?想你爹爹不肯么?伊家道俐齿伶牙,争奈爹行不可。

  〖前腔〗(贴)天那,我爹爹全不顾人笑啊,这其间只是我见差。祸根芽,从此起,灾来怎躲?相公,他道我从着夫言,骂我不听亲话。

  〖红衫儿〗(生)夫人,你不信我教伊休说破,到此如何?算你爹心性,我岂不料过。我为甚乱掩胡遮?也只为着这些。你直待要打破砂锅,是你招灾揽祸。

  〖前腔〗(贴)不想道相挜靶,这做作难禁架。我见你每每咨嗟要调和,谁知好事多磨?起风波,相公,把你陷在地网天罗,如何不怨我?天那,懊恨只为我一个,却担阁了两下。

  〖醉太平〗(生)蹉跎!光阴易谢。纵归去,晚景之计如何?名缰利锁,牢络在海角天涯。知么?多应我老死在京华,孝情事一笔都勾罢。苦,这般摧挫;伤情万感,泪珠偷堕。

  〖前腔〗(贴)非诈,奴甘死也。纵奴不死时,君去须不可。(生)夫人,你如何说这话?(贴)相公,奴身值什么?只因奴误你一家。差讹,假饶做夫妇也难和,你心怨我心萦挂。奴身拼舍,成伊孝名,救伊爹妈。
  
  (生)夫人,你不要这般说。万一你爹爹知之,反加谴责。
  (贴)相公,妾当初勉承父命,遣事君子。不想君家有白头之父母,青春之妻房。致君衷肠不满,名行有亏。如今思之:误君之父母者,妾也;误君之妻房者,妾也;使君为不孝薄幸之人,亦妾也。妾之罪大矣!纵偷生于今世,亦公议所不容。昔者聂政姊倚死尸傍以成弟之名,王陵母死伏剑下以全子之节。妾岂爱一身,误君百行。妾当死于地下,以谢君家,小则可以解君之萦挂,大则可以救君之父母,近则可以成孝子之令名,远则可以免后世之公议,妾死何憾焉?
  (生)夫人,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古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岂可陷亲于不义?此事决然不可。
  (贴)相公,你也说得是。只是累你一时回去不得,如何是好?
  (生)夫人且慢着,怕你爹爹也有回心转意时节,且更宁耐,看如何?

  一心只欲转家乡,争奈爹行不忖量。
  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傍人说短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