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七出 感格坟成


  〖挂真儿〗(旦上)四顾青山静悄悄,思量起暗里魂销。黄土伤心,丹枫染泪,谩把孤坟独造。
  〔菩萨蛮〕
  白杨箫瑟悲风起,天寒日淡空山里。虎啸与猿啼,愁人添惨凄。
  穷泉深杳杳,长夜何由晓。洒泪泣双亲,双亲闻不闻?
  奴家自从丧了公婆,家中十分狼狈。昨已多承张太公,将公婆灵柩,搬得到山,免不得造一所坟茔,把公婆安葬了。争奈无钱倩人,难以再去求他,只得自家搬泥运土。(裙包土介)

  〖五更转〗把土泥独抱,麻裙裹来难打熬。空山静寂无人吊,但我情真实切,到此不惮劳。苦!何曾见葬亲儿不到?又道是三匝围丧,那些个卜其宅兆?思量起,是老亲合颠倒。公公,你图他折桂看花早,不想自把一身,送在白杨衰草。谩自苦,(作悲介)这苦凭谁告?

  〖前腔〗我只凭十爪,如何能够坟土高?苦,只见鲜血淋漓湿衣袄,天那,我形衰力倦,死也只这遭。休休,骨头葬处任他血流好,此唤做骨血之亲,也教人称道。教人道:赵五娘真行孝。苦!心穷力尽形枯槁,只有这鲜血,到如今也出尽了。这坟成后,只怕我的身难保。呀,我气力都用乏了,不免就此歇息睡觉啊。

  〖卜算子先〗坟土未曾高,筋力还先倦。
  
  (睡介)
  (山神上)

  〖粉蝶儿〗赵女堪悲,天教小神相济。
  
  善哉!善哉!吾乃当山土地。今奉玉帝敕旨:为见赵五娘行孝,特令差拨阴兵,与他并力筑造坟台,不免叫出南山白猿使者,北岳黑虎将军,前来听用。猿虎二将何在?
  (净、丑扮猿、虎上)
  (外)吾奉玉帝敕旨:为见赵五娘独自在山筑坟,特差汝等率领阴兵,与他并力。汝等可变作人形,与他运化土石,务要顷刻完成,不得惊动孝妇。
  (净丑)领法旨。(造坟介)告大圣,坟台已成了。
  (外)赵五娘,你抬起头来,听吾嘱付:

  〖好姐姐〗五娘听吾道语:吾特奉玉皇敕旨,怜伊孝心,故遣阴兵来助你。(合)坟成矣,葬了二亲寻夫婿,改换衣装往帝畿。
  
  ——赵五娘,你好生记着!正是:大抵乾坤都一照,免教人在暗中行。
  (外、净、丑下)
  (旦醒介)

  〖卜算子后〗梦里分明有鬼神,想是天怜念。
  
  呀,怪哉怪哉,奴家睡间,恍惚中似梦非梦,见神人嘱付道:坟已成了,教奴家前往京畿,寻取丈夫。我思忖起来,独自一身,几时能够得坟成?(起看介)呀,果然这坟台都成了!谢天谢地,分明是神通变化。

  〖五更转〗怨苦知多少?两三人只道同做饿殍。公公,婆婆,今日幸赖神明救济,成此坟台,你两人已得安妥。只一件,我未曾葬时节,也还恰象相亲傍的一般;如今葬了啊,穷泉一闭无日晓,叹如今永别,再无由相倚靠。我死和公婆做一处埋呵,也得相伏侍。只愁我死在他途道,我的骨头,何由来到?从今去,坟啊,只愿得中干燥,福子荫孙也都难料!呀,天那,便做荫得个三公,也济不得亲老。泪暗滴,复把苍天来祷。
  
  (末同丑带锄器上)

  〖铧锹儿〗(末)悲风四起吹松柏,山云黯淡日无色。(丑)虎啸与猿啼,怎不惨戚。(合)趱步前来到峭壁,都与孝妇添助力。(末)老夫张广才,只为蔡老员外夫妻相继弃世,亏杀他媳妇赵五娘子支持,如今又闻得他把裙包土,筑造坟台。我想人家造一所坟,没有千百工造不成。他独自一个女流,如何成得此事?不免带将小二,与他添助力气则个。啊!好怪哉,如何坟都成了。只见松柏森森绕四围,孤坟新土掩泉扉。五娘子,空山独自无人问,为筑坟台有阿谁?(旦)太公,梦里鬼神多怪异,阴兵运石与搬泥。坟台成了亲分付,教奴寻婿到京畿。(丑)公公,自古流传多有此,毕竟感格上苍知。长城哭倒称姜女,五娘子,你他日芳名一样题。(合)正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好姐姐〗(旦)公公,念奴血流满指,独自要坟成无计,深感老天暗中相护持。(合)坟成矣,葬了二亲寻夫婿,改换衣装往帝畿。

  〖前腔〗(末)五娘子,老夫带领小二,待与你添助些力气,谁知有神暗中相救济。(合前)

  〖前腔〗(丑)你每真个见鬼,这松柏孤坟在何处?恰才小鬼是我妆扮的。(合前)

  孝心感格动阴兵,不是阴兵坟怎成?
  万事劝人休碌碌,举头三尺有神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