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五出 祝发买葬


  〖金珑璁〗(旦上)饥荒先自窘,那堪连丧双亲,身独自,怎支分?我衣衫都解尽,首饰并没分文,无计策,只得剪香云。
  〔蝶恋花〕
  万苦千辛难摆拨,力尽心穷,两泪空流血。裙布钗荆今已竭,萱花椿树连摧折。
  金剪盈盈明似雪,远照乌云,掩映愁眉月。一片孝心难尽说,一齐分付青丝发。
  奴家前日婆婆没了,已得张太公周济。如今公公又没了,无钱资送,难再去求告他!我思想起来,没奈何了,只得剪下头发,卖几贯钞,为送终之用。虽然这头发值钱不多,也只把他做些意儿,恰似教化一般。苦!不幸丧双亲,求人不可频。聊将青丝发,断送白头人。

  〖香罗带〗一从鸾凤分,谁梳鬓云?妆台懒临生暗尘,那更钗梳首饰典无存也,头发,是我担阁你,度青春。如今又剪你,资送老亲。剪发伤情也,怨只怨结发薄幸人。

  〖前腔〗思量薄幸人,辜奴此身,欲剪未剪教我先泪零。我当初早披剃入空门也,做个尼姑去,今日免艰辛。咳,只有我的头发恁般苦,少什么佳人的珠围翠拥兰麝熏。呀,似这般狼狈呵,我的身死兀自无埋处,说什么剪头发愚妇人!

  〖前腔〗堪怜愚妇人,单身又贫。头发,我待不剪你呵,开口告人羞怎忍?我待剪你呵,金刀下处应心疼也。却将堆鸦髻,舞鸾鬓,与乌鸟报答鹤发亲。教人道雾鬓云鬟女,断送霜鬟雪鬓人。(剪下哭介)

  〖临江仙〗连丧双亲无计策,只得剪下香鬟,非奴苦要孝名传。正是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
  
  头发既已剪下,免不得将去货卖。穿长街,抹短巷,叫一声卖头发。

  〖梅花塘〗卖头发,买的休论价。念我受饥荒,囊箧无些个。丈夫出去,那堪连丧了公婆,没奈何,只得剪头发,资送他。呀,怎的都没人买?

  〖香柳娘〗看青丝细发,看青丝细发,剪来堪爱。如何卖也没人买?这饥荒死丧,这饥荒死丧,怎教我女裙钗,当得恁狼狈?况连朝受馁,况连朝受馁,我的脚儿怎抬?其实难捱。(做跌倒起介)

  〖前腔〗往前街后街,往前街后街,并无人采。我待再叫一声,咽喉气噎,无如之奈。苦!我如今便死,我如今便死,暴露我尸骸,谁人与遮盖?天那!我到底也只是个死。将头发去卖,将头发去卖,卖了把公婆葬埋,奴便死何害?(作倒介)
  
  (末上)慈悲胜念千声佛,造恶徒烧万炷香。今日蔡老员外病症不知如何,我且去看一看。呀,五娘子,你为何倒在街上?
  (旦)苦,太公可怜见,救奴家则个。
  (末杖扶介)五娘子,你手里拿着头发做什么?
  (旦)奴家公公又没了,无钱资送。只得把自己头发剪下,欲卖几文钞,为送终之用。
  (末哭介)元来你公公又死了,呵,你怎的不来和我商量?把这头发剪下做什么?
  (旦)奴家多番来定害公公,不敢再来相恼。
  (末)呀,你说那里话!五娘子:

  〖前腔〗你儿夫曾付托,儿夫曾付托,我怎生违背?你无钱使用,我须当贷。你将头发剪下,将头发剪下,又跌倒在长街,都缘我之罪。(合)叹一家破败,叹一家破败,否极何时泰来?各出珠泪。

  〖前腔〗(旦)谢公公慷慨,谢公公慷慨,把钱相贷,我公婆在地下相感戴。只恐奴身死也,恐奴身死也,兀自没人埋。公公,谁还你恩债?(合)叹一家破败,叹一家破败,否极何时泰来?各出珠泪。
  
  (末)五娘子,你先回家去,我即着人送些布帛米谷之类与你使用。
  (旦)如此多谢公公,请收这头发。
  (末)咳,难得难得,这是孝妇的头发,剪来断送公婆的。我留在家中,不惟传留做个话名,后日蔡伯喈回来,将与他看,也使他惶愧。

  谢得公公救妾身!伊夫曾托我亲邻。
  从空伸出拿云手,提起天罗地网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