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四出 宦邸忧思


  〖喜迁莺〗(生上)终朝思想,但恨在眉头,人在心上。凤侣添愁,鱼书绝寄,空劳两处相望。青镜瘦颜羞照,宝瑟清音绝响。归梦杳,绕屏山烟树,那是家乡?
  
  〔踏莎行〕
  怨极愁多,歌慵笑懒,只因添个鸳鸯伴。他乡游子不能归,高堂父母无人管。
  湘浦鱼沉,衡阳雁断,音书要寄无方便。人生光景几多时,蹉跎负却平生愿。

  〖雁渔锦〗思量,那日离故乡。记临期送别多惆怅,携手共那人不厮放。教他好看承,我爹娘,料他每应不会遗忘。闻知饥与荒,只怕捱不过岁月难存养。若望不见我信音,却把谁倚仗?

  〖二犯渔家傲〗思量,幼读文章,论事亲为子也须要成模样。真情未讲,怎知道吃尽多魔障?被亲强来赴选场,被君强官为议郎,被婚强效鸾凰。三被强,我衷肠事说与谁行?埋怨难禁这两厢:这壁厢道咱是个不撑达害羞乔相识,那壁厢道咱是个不睹事负心的薄幸郎。

  〖雁渔序〗悲伤,鹭序鸳行,怎如那慈乌返哺能终养?谩把金章,绾着紫绶;试问斑衣,今在何方?斑衣罢想,纵然归去,又恐怕带麻执杖。天那,只为那云梯月殿多劳攘,落得泪雨如珠两鬓霜。

  〖渔家喜雁灯〗几回梦里,忽闻鸡唱。忙惊觉错呼旧妇,同问寝堂上。待朦胧觉来,依然新人鸳帏凤衾和象床。怎不怨香愁玉无心绪?更思想被他拦当。教我怎不悲伤?俺这里欢娱夜宿芙蓉帐,他那里寂寞偏嫌更漏长。

  〖锦缠雁〗谩悒怏,把欢娱翻成闷肠。菽水既清凉,我何心贪着美酒肥羊?闪杀人花烛洞房,愁杀我挂名金榜。魆地里自思量,正是归家不敢高声哭,只恐猿闻也断肠。
  
  ——院子何在?
  (末上)有问即对,无问不答。相公有何指挥?
  (生)院子,你是我心腹之人,有一件事和你商量,你休要走了我的消息。
  (末)小人安敢?
  (生)我自从离了父母妻室,来此赴选,本拟一擢高科,拜授当职。将谓数月之后,可作归计。谁知又被牛太师招为门婿,一向逗留在此,不得还家见父母一面。故此要和你商量个计策。
  (末)相公,自古道不钻不穴,不道不知。小人每常间见相公忧闷不乐,岂知这般就里。相公何不说与夫人知道?
  (生)院子,我夫人虽则贤慧,争奈老相公之势,炙手可热。待说与夫人知道,一霎时老相公得知,只道我去了不来,如何肯放我去?不如姑且隐忍,和夫人都瞒了,且待任满,寻个归计。
  (末)这的却是。老相公若还知道,如何肯放相公回去?
  (生)院子,我如今要寄一封书家去,没个方便的人。欲待使人径去,又怕老相公知道。你与我出街坊上体探,倘有我乡里人来此做买卖,待我寄一封家书回去。
  (末)小人谨领便去。

  终朝长相忆,寻便寄书人。
  眼望旌捷旗,耳听好消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