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出 勉食姑嫜


  〖薄幸〗(旦上)野旷原空,人离业败。谩尽心行孝,力枯形惫。幸然爹妈,此身安泰。恓惶处,见恸哭饥人满道。叹举目将谁荷赖?
  
  旷野萧疏绝烟火,日色惨淡黯村坞。死别空原妇泣夫,生离他处儿牵母。睹此恓惶实可怜,思量转觉此身难。高堂父母老难保,上国儿郎去不还。力尽计穷泪亦竭,看看气尽知何日?高冈黄土谩成堆,谁把一抔掩奴骨?
  ——奴家自从丈夫去后,顿遭饥荒,衣衫首饰尽皆典卖,家计萧然。争奈公婆年老,死生难保,朝夕又无甘旨膺奉,如何是好?只得安排一口淡饭,与公婆充饥。奴家自把些谷膜米皮逼逻来吃,苟留残喘,吃时又怕公婆看见,只得回避,免致他烦恼。如今饭已熟了,不免请出公婆早膳则个。

  〖夜行船〗(外、净上)苦,忍饥担饿何日了?孩儿一去,竟无音耗。(净)甘旨萧条,米粮缺少。(合)天那,真个死生难保。
  
  (旦)请公公婆婆早膳。
  (净)媳妇有果蔬么?
  (旦)没有。
  (净)有下饭么?
  (旦)也没有。
  (净)贱人,前日早膳还有些下饭,今日只得一口淡饭。再过几日,连淡饭也没有了?快抬去。
  (外)咳,这般时年,胡乱吃一口充饥,还要分什么好歹。

  〖锣鼓令〗(净)我终朝受馁,贱人,你将来的饭教我怎吃?可疾忙便抬,非干是我有些馋态。

  〖前腔〗(外)阿婆,你看他衣衫都解,好茶饭将甚去买?兀的是天灾,教媳妇每难布摆。

  〖前腔换头〗(旦)婆婆息怒且休罪,待奴家霎时将去再安排。思量到此,珠泪满腮。看看做鬼,沟渠里埋。纵然不死也难捱,教人只恨蔡伯喈。

  〖前腔〗(净)如今我试猜,多应他犯着独噇病来,背地里自买些鲑菜?(外)阿婆,他那里得钱去买?(净)阿公,我吃饭他缘何不在?这些意儿真是歹。

  〖前腔〗(外)阿婆,他和你甚相爱,不应反面直恁的乖。(旦背介)我千辛万苦,有甚疑猜?可不道我脸儿黄瘦骨如柴。
  
  (净)抬去,抬去。
  (外)媳妇,婆婆吃不得,你且收去。
  (旦收介)婆婆耐烦。待奴家去布摆些东西,再安排过来。
  (净)你去,你去。
  (旦)正是哑子谩尝黄柏味,难将苦口向人言。(下)
  (净)阿公,亲的到底是亲,亲生儿子不留在家,到倚靠着媳妇供养。你看前日兀自有些鲑菜;今日只得些淡饭,教我怎的吃?再过几日,连饭也没了。我看他前日自吃饭时节,百般躲避我,敢是他背地里自买些下饭受用分晓。
  (外)阿婆,休要错疑了,我看媳妇不是这般样人。
  (净)恁的,等他自吃时节,我和你潜地里去探一探,便知端的。
  (外)也说得是。只一件那。
  (净)却怎的?
  (外)

  荒年有饭休思菜,媳妇无良把我亏。
  混浊不分鲢共鲤,水清方见两般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