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出 金闺愁配


  〖剔银灯〗(贴上)忒过分爹行所为,但索强全不顾人议。背飞鸟硬求来谐比翼,隔墙花强攀做连理。姻缘,还是怎的?天那,我待对爹爹说呵,婚姻事女孩儿家怎提?
  
  姻缘、姻缘,事非偶然。好笑我爹爹定要将奴家招赘蔡状元为婿,那状元不肯,俺这里也索罢了。谁想爹爹苦不放过。天那,他既不肯,便做了夫妻,到底也不和顺。奴家待将此事对爹爹说,只是此事不是女孩儿每说的话。好闷呵!
  (净魆地上探介)惭愧、惭愧,今日也能够得小姐闷心。小姐,你想着什么?
  (贴)我不想着什么。
  (净)你既不想着什么,为何手托香腮,在此忧闷?我且问你:你往常间件件不烦恼,事事不动情,我想起来你都是佯诈,今日莫不是对景伤情么?
  (贴)老姥姥,你说那里话?我为爹爹做事不停当,以此忧闷。
  (净)老相公做甚事不停当?
  (贴)我爹爹要将奴家嫁与蔡状元,使官媒婆去说,状元不肯从命。他既然不肯,俺这里也索罢了。如今爹爹苦不放过他,又叫媒婆去说。老姥姥,你怎生与我对爹爹说一声也好。
  (净)小姐,这是你爹爹的主意,如何肯听我每说?

  〖桂枝香〗书生愚见,忒不通变,不肯坦腹东床,谩自去哀求金殿。想他每就里,想他每就里,将人轻贱。小姐,非爹胡缠,怕被人传:(贴)呀,怕人传什么?(净)道你是相府公侯女,不能够嫁状元。

  〖前腔〗(贴)百年姻眷,须教情愿。他那里抵死推辞,俺这里不索留恋。想他每就里,想他每就里,有些牵绊。(净)有甚牵绊?(贴)怕恩多成怨。满皇都,少什么公侯子,何须去嫁状元?

  〖大迓鼓〗(净)非干是你爹意坚,只怕春花秋月,误你芳年。况兼他才貌真堪羡,又是五百名中第一仙。故把嫦娥,付与少年。

  〖前腔〗(贴)姻缘虽在天,若非人意,到底埋怨。料想赤绳不曾绾,多应他无玉种蓝田。休把嫦娥,强与少年。

  匹配本自然,何须苦相缠?
  眼前虽成就,到底也埋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