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出 奉旨招婿


  (末上)缥缈纱窗映雾烟,深沉华屋锁婵娟。屏间孔雀人难中,幕里红丝谁敢牵。
  自家是牛太师府中一个院子,这几日听得府中喧传,太师要招女婿。况我这个小娘子,不比别的小娘子,一来是丞相之女,二来他才貌兼全,必须有文章、有官职、有福分的,方可中选。且在此俟候,相公出来,便知端的。
  (外牛太师上)

  〖似娘儿〗华发渐星星,怜爱女欲遂姻盟,蟾宫桂子才堪称。红楼此日,红丝待选,须教红叶传情。
  
  ——左右那里?
  (末)厅上一呼,阶下百诺。不知老相公有何钧旨?
  (外)自古道男子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我老夫人倾弃多年,只有一个小姐,美貌娉婷,昨日见官里问我道:“你的女孩儿曾嫁人未。”我回言道:“未曾嫁人。”官里道:“既不曾嫁人,如今新状元蔡邕,好人物,好才学,朕与你主婚,你可招他为婿,你意如何?”俺奉着圣旨,就谢了恩。你每道此事如何?
  (末)复相公:男大须婚,女大须嫁。小姐是瑶台阆苑神仙,状元是天禄石渠贵客;况且玉音主盟,金口说合;若做了百年夫妇,不枉了一对姻缘。这是:佳人才子两堪夸,天付姻缘事不差。试看月轮还有意,定知丹桂近仙娃。
  (外笑介)你言正合我意。你就去唤府前官媒婆来,同去蔡状元处说亲。
  (末)领钧旨。(唤介)
  (丑媒婆拿秤斧上)

  〖醉太平〗我做聪俊的媒婆,两脚疾走如梭。生得不矮又不矬,人人都来请我。我更要金多银多,绫罗缎匹多,方肯做。又且张家李家夸谈我。(末)夸谈你甚的?(丑)道我每须胜是别媒婆。媒婆媒婆,两脚奔波。一斗好酒,一只肥鹅。送到家里,我和老公笑呵呵。

  (末)婆子休闲说,且去见老相公。
  (外)婆子,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丑)这是斧头。
  (外)要他何用?
  (丑)这是媒婆的招牌。
  (外)如何将他做招牌?
  (丑)告相公得知,《毛诗》有云:“析薪如之何?匪斧弗克。娶妻如之何?匪媒弗得。”以此将他为招牌。
  (末)休在班门弄斧。
  (外)媒婆,你要秤何用?
  (丑)相公,这唤作量人秤,最是要紧的。大凡做媒时节,先把新妇新郎秤得一般,方才与他说亲。久后夫妻也和顺;若是轻重了,夫妻到底相嫌。
  (外)休闲说,媒婆,我昨日奉圣旨,教我将小姐招赘蔡状元为婿,你如今去他跟前说知。若得成就了这头亲事,我多多赏你。
  (丑)这个有甚难处?一来奉当今圣旨,二来托相公威名,三来小姐才貌兼全,是人知道。蔡状元有何不可?
  (末)这话极说得是。
  (外)媒婆,你近前来听我说。

  〖琐窗郎〗吾家一女娉婷,不曾许与公卿。昨承圣旨,招选书生。媒婆,你和他说:不须用白璧黄金为聘。(合)说道姻缘前世已曾定,今日里共欢庆。

  〖前腔〗(丑)住东京极有名声,相公,论媒婆非自逞。今朝事体,管取完成。怕有一轻一重,全凭这条官秤。(合前)

  〖前腔〗(末)虽然他高占魁名,得相招多少荣。荣依绣幕,选中雀屏。媒婆,此一去他必从命。(合前)

  为传芳信仗良媒,管取门楣得俊才。
  百年夫妇今朝合,一段姻缘天上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