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出 蔡母嗟儿


  〖忆秦娥先〗(旦上)长吁气,自怜薄命相遭际。相遭际,暮年姑舅,薄情夫婿。
  〔清平乐〕
  夫妻才两月,一旦成分别。没主公婆甘旨缺,几度思量悲咽。
  家贫先自艰难,那堪不遇丰年。恁的千辛万苦,苍天也不相怜。
  奴家自从儿夫去后,遭此饥荒;况兼公婆年老,朝不保夕。教奴家独自如何应奉?婆婆日夜埋怨着公公,当初不合教孩儿出去。公公又不伏气,只管和婆婆闲争。外人不理会得,只道是媳妇不会看承,以致公婆日夜闹吵。且待公婆出来,再三劝解则个。

  〖忆秦娥后〗(外上)孩儿一去无消息,双亲老景难存济。(净扯外耳介)难存济,不思前日,强教孩儿出去。
  
  (旦劝介)
  (净)老贼!你抵死教孩儿出去赴选,今日没有饭吃,他便做得状元,济你甚事?若是孩儿在家,也会区处,终不到得恁的狼狈。如今冻得你好,饿得你好。老贼,你死了休。
  (外)老乞婆!你埋怨我则甚?我是神仙,知道今日恁的饥荒苦。这般年时,谁家不忍饥受饿,谁似你这般埋怨我?休,休,我死,我死。今日饥荒也是死,被你埋怨不过也索死。(欲死,旦扯住介)
  (净)老贼,你便死也消不得我这场怄气。
  (旦)公公、婆婆且息怒,听奴家一言分剖。当初公公教孩儿出去时节,不道今日恁的饥荒,婆婆难埋怨公公。今日婆婆见这般饥荒,孩儿又不在眼前,心下焦躁,公公也休怪婆婆埋怨。请自宽心,如今奴家把些钗梳首饰之类,典些粮米,以充公婆一时口食。宁可饿死奴家,决不将公婆落后。
  (净)媳妇你说得好,我只是恨这老贼。

  〖金索挂梧桐〗区区一个儿,两口相依倚。没事为着功名,不要他供甘旨。你教他做官,要改换门闾。只怕他做得官时你做鬼。老贼!你图他三牲五鼎供朝夕,今日里要一口粥汤却教谁与你?相连累,我孩儿因你做不得好名儒。(合)空争着闲是闲非,空争着闲是闲非,只落得双垂泪。

  〖前腔〗(外)养子教读书,指望他身荣贵。黄榜招贤,谁不去求科试?老乞婆,我说个比方与你听:譬如范杞良,差去筑城池,他的娘亲埋怨谁?(净)老贼,你倒好比方,他是奉官差哩。(外)合生合死皆由命,少什么孙子森森也忍饥。(净)老贼,你固自口硬,再过几时,饿得你口嗅屎哩。(外)休聒絮,毕竟是咱每两口受孤恓。(合前)

  〖前腔〗(旦)婆婆,孩儿虽暂离,须有日回家里。(净)媳妇,我岂不知孩儿自有一日回家,只是眼下受饿难过。(旦)婆婆,奴有些钗梳,解当充粮米。(净)老贼,我若没有这般孝顺的媳妇会摆布,可不把我的肝肠也饿断了?(外)老乞婆,这是时年如此,你苦死埋怨我怎的?(旦)公公婆婆恁的闲争呵,教旁人道媳妇每,有甚差池,致使公婆争斗起。婆婆,他心中爱子指望功名就;公公,他眼下无儿,因此埋怨你。难逃避,兀的不是从天降下这灾危。(合前)

  〖刘泼帽〗(外)天那,我每不久须倾弃,叹当初是我不是。不如我死了无他虑。(合)一度里思量,一度里肝肠碎。

  〖前腔〗(净)有儿却遣他出去,教媳妇怎生区处?媳妇,可怜误你芳年纪。(合前)

  〖前腔〗(旦)公公、婆婆,媳妇便是亲儿女,劳役事本分当为,但愿公婆从此相和美。(合前)

  形衰力倦怎支吾?口食身衣只问奴。
  莫道是非终日有,果然不听自然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