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琵琶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出 杏园春宴


  (末首领官上)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自家不是别人,却是河南府一个首领官。往年状元及第,赴宴游街,但是鞍马、酒席供设、祗应等件,都是府尹提调。今年蔡伯喈做状元,循例赴宴,府尹却委着当职提调。昨日已公付太仆寺掌鞍马的令史,并洛阳县管排设的驿丞,专听俺这里鸣鼓三声,都要到此聚会听点。(擂鼓介)掌鞍马的在那里?
  (丑令史上)有问即对,无问不答。相公有何钧旨?
  (末)鞍马备办了未曾?
  (丑)告相公得知,俺这里在先有一万匹好马。
  (末)怎见得好马?
  (丑)但见耳批双竹,鬃散五花。展开凤臆龙鬐,昂起豹头虎额。响笃笃翠蹄削玉,点滴滴赤汗流珠。隅目青荧夹镜悬,肉鬃碨礧连钱动。一跃时尾捎云汉,横蓦过玄圃崆峒;一霎时走遍神州,直赶上流星掣电。九方皋管教他称赏,千金价不枉了追求。
  (末)有甚颜色的?
  (丑)布汗、论圣、虎刺、合里、乌赭、哑儿爷、屈良、苏卢、枣骝、栗色、燕色、兔黄、真白、玉面、银鬃、绣膊、青花。正是五花散作云满身,万里方看汗流血。
  (末)有什么好名儿?
  (丑)飞龙、赤兔、騕褭、骅骝、紫燕、骕骦、啮膝、逾晖、骐麟、山子、白羲、绝尘、浮云、赤电、绝群、逸骠、騄骊、龙子、驎驹、腾霜骢、皎雪骢、凝露骢、照影骢、悬光骢、决波騟、飞霞骠、发电赤、流金弧、翔麟紫、奔虹赤、照夜白、一丈乌、九花虬、望云骓、忽雷驳、卷毛騧、狮子花、玉逍遥、红叱拨、紫叱拨、金叱拨。正是:青海月氐生下,大宛越腅将来。
  (末)有什么好厩?
  (丑)飞龙、祥麟、吉良、龙媒、驺駼、駃騠、鹓鸾、出群、天花、凤苑、奔星、内驹、左飞、右飞、左坊、右坊、东南内、西南内。正是:尽印三花飞凤字,中藏万匹好龙媒。
  (末)却怎的打扮?
  (丑)锦鞯灿烂披云,银镫荧煌曜日,香罗帕深覆金鞍,紫游缰牵动玉勒。玛瑙妆就辔头、珊瑚做成鞍子。正是:红缨紫鞚珊瑚鞭,玉鞍锦笼黄金勒。
  (末)如今选多少在这里?
  (丑)告相公:如今无了。
  (末)如何无了?
  (丑)元有一万匹马,却有一千三百个漏蹄,二千七百个抹靥,三千八百个熟瘸,二千二百个慈眼。那更鞍桥又破损,坐褥又倾欹。抽辔尽是麻绳,鞭子无非荆杖。饿老鸱全然拉塔,雁翅板一发雕零。鞍辔既不周全,牵鞚何曾完备,此般物件,其实不中。
  (末)休胡说?若还不完备时节,我禀过府尹大人,好生打你。
  (丑)相公可怜见,容小人一壁厢自理会。
  (末)鞍马若完备时节,可牵在午门外厢,等候状元谢恩出来乘坐。
  (丑)理会得,只教他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下)
  (末)管排设的在那里?
  (净驿丞上)厅上一呼,阶下百诺。相公有何钧旨?
  (末)排设完备了未曾?
  (净)告相公,俺拣上等排设俟候点视。
  (末)怎见得上等排设?
  (净)但见珠帘高卷,绣幕低垂。珊瑚席逼逻得精神,玳瑁筵安排得奇巧。金炉内慢腾腾烧瑞瑙,玉瓶中娇滴滴插奇花。四围环绕画屏山,满座重铺锦褥子。金盘犀箸光错落,掩映龙凤珍羞;银海琼舟影荡摇,翻动葡萄玉液。洒扫得干干净净,并无半点尘埃;铺陈得整整齐齐,另是一般气象。正是:移将金谷繁华景,妆点琼林锦绣仙。
  (末)安排既齐整,你每且退去,待等状元游街了赴宴。
  (净)领钧旨。正是:琼林胜处风光好,别是人间一洞天。(下)
  (众)远远望见一簇人马闹吵,想是状元来了。
  (末下,生净丑骑马上)

  〖窣地锦裆〗嫦娥剪就绿云衣,折得蟾宫第一枝。宫花斜插帽檐低,一举成名天下知。

  〖哭岐婆〗洛阳富贵,花如锦绮。红楼数里,无非娇媚。春风得意马蹄疾,天街赏遍方归去。
  
  (生净先下)
  (丑坠马介)救命救命!爹爹、奶奶、伯伯、叔叔、哥哥、嫂嫂、孩儿媳妇,都来救命。
  (末骑马上)

  〖水底鱼儿〗朝省尚书,昨日蒙圣旨:道状元及第,教咱去陪宴席。(丑叫)踏坏了人了!(末)越着鞭越退,遣人心下疑。(丑)救命!救命!(末)转头回望,叫我的还是谁?
  
  汉子你是谁?
  (丑)我是坠马的状元。
  (末扶介)快起来。
  (丑)尊官是谁?
  (末)我是中书省陪宴官,不知足下为甚坠马?

  〖北叨叨令〗(丑)闹吵吵街市上游人乱,(末)你马惊了呵?(丑)恶头口抵死要回身转。(末)怎的不牵过一边?(丑)我战兢兢只怕缰绳断,(末)为甚不打他?(丑)怯书生早已神魂散。(末)你不害事么?(丑呻吟介)险些跌折了腿也么哥,险些舂破了头也么哥,我好似小秦王三跳涧。
  
  (末)这马如今那里去了?
  (丑)问他那里去了。伤人乎?不问马。
  (末)咳,你兀自文绉绉的。我且就这里人家借一个马与你骑。
  (丑)休静办,若借马与我骑,便索死。
  (末)呀,怎的便死?
  (丑)你不闻孔夫子说道:有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末)一口胡柴。呀,远远望见一簇人马来,有马就借一匹与你骑。
  (丑)不须得,不须得。
  (生净骑马上)

  〖窣地锦裆〗荷衣新染御香归,引领群仙下翠微。杏园惟有后题诗,此是男儿得志时。
  
  (丑)状元,你每列位骑马游街,且是好。只不要似我骑马,舂破了头,跌折了脚。
  (生)足下原来坠马呵。
  (丑)可知哩。
  (末)不是下官搭救时节,险些送了一条性命。
  (净)如此更赖足下之力。
  (生)请整顿同行。
  (丑)你们三位自去赴宴,我到太平坊下李郎中家去便来。
  (众)你去做什么?
  (丑)我去医攧扑伤损疮。
  (众)休要推故,我去借一个马与你骑了同去。
  (丑)小子告退,你三位自去。
  (末)朝廷事例,如何不去赴宴?
  (丑)赴宴也好,只是骑马不得。这等你三位骑马前去,我随后提着胡床来。
  (末)成什么模样?
  (丑)这个不妨,却有两说:路上人问你,便说道是使唤的伴当;若是筵席之中,却说是打伴当的人。
  (末)好穷对副。

  〖哭岐婆〗(众)玉鞭袅袅,如龙骄骑。黄旗影里,笙歌鼎沸。如今端的是男儿,行看锦衣归故里。
  
  (末)这里便是杏园,请列位驻马。
  (丑)左右,马都牵到僻处去,倘或人道四位官员,如何有三个马,不象模样。
  (末)好高见识。如今请列位照依年例,留下佳作。
  (净)蔡兄先请。
  (生)五百名中第一仙,花如罗绮柳如烟。绿袍乍着君恩重,黄榜初开御墨鲜。礼乐三千传紫禁,风云九万上青天。时人谩说登科早,未许嫦娥爱少年。
  (净)妙,妙!紫金阙无极无上圣。
  (末)这里不是玉皇阁,休要诵他的宝号。如今却轮当足下。
  (净)我也有四句: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末)且住,使不得,这是古诗。
  (净)呀,我前日三场,也都是别人的文章,尚自中了。如何一首别人的诗,倒使不得起来?
  (末)休道是七步成章。
  (净)咳,你道我真个不会作诗呵,我且将就做一首与列位看看:赴选何曾入棘闱,此身未拟着荷衣。三场尽是倩人做,一字全然匪我为。自笑持杯饕恋酒,却愁把笔怎题诗。有人问我求佳作——
  (众)如何答他?
  (净)问我先生便得知。
  (末)又道是当仁不让于师。
  (丑)仓官不识串字,中中。
  (末)且休夸口,如今又轮当足下。
  (丑)有有,列位做律诗,都把那赴试的事为题,恐是熟套。小子如今另立一题。
  (末)你把什么为题?
  (丑)便把小子方才坠马为题,胡做古风一篇,以纪其事如何?
  (众)尤妙,尤妙。
  (丑)君不见去年骑马张状元,跌了左腿不相联?又不见前年跨马李试官,跌了窟臀没半边?世上三般拚命事,行船走马打秋千。小子今年大拚命,也来随趁跨金鞍。跨金鞍,灾怎躲?叵耐畜生侮弄我。大叫三声不肯行,连撺两撺不是耍。便把缰绳紧紧拿,纵有长鞭怎敢打?须臾之间掉下来,一似狂风吹片瓦。昨日行过枢密院,三个军人来唱喏。小子慌忙走将归——
  (末)却如何?
  (丑)怕他请我教战马。
  (末)又说梦话。诸公请依位而坐,左右看酒。
  (杂承直上)色动玉壶无表里,光摇金盏有精神。告相公,酒在此。
  (众把酒介)

  〖五供养〗(末)文章过晁董,对丹墀已膺天宠。(合)赴琼林新宴,颤宫花缓引黄金鞚。

  〖前腔〗(净丑)九重天上声名重,紫泥封已传丹凤。(合)便催归玉简侍宸旒,他日归来金莲送。

  〖山花子〗(末)玳筵开处游人拥,争看五百名英雄。(生)喜鳌头一战有功,荷君恩奏捷词锋。(合)太平时车书已同,干戈尽戢文教崇,人间此时鱼化龙。留取琼林,胜景无穷。

  〖前腔〗(净)三千礼乐如泉涌,一笔扫万丈长虹。(丑)看奎光飞躔紫宫,光耀万玉班中。(合前)

  〖前腔换头〗(生)青云路通,一举能高中,三千水击飞冲。(净)又何必扶桑挂弓?也强如剑倚崆峒。(合前)

  〖前腔换头〗(丑)恩深九重,丝络八珍送,无非翠釜驼峰。(末)看吾皇待贤恁隆,不枉了十年窗下把书来攻。(合前)

  〖大和佛〗(生)宝篆沉烟香喷浓,(众)浓熏绮罗丛。琼舟银海翻动酒鳞红,一饮尽教空。(生悲介)持杯自觉心先痛,纵有香醪欲饮难下我喉咙。他寂寞高堂菽水谁供奉?俺这里传杯喧哄。(众)状元,你休得要对此欢娱意忡忡。

  〖舞霓裳〗愿取群贤尽贞忠,尽贞忠。管取云台画形容,画形容。时清莫报君恩重,惟有一封书上劝东封,更撰个河清德颂。乾坤正,看玉柱擎天又何用?
  
  〖红绣鞋〗(合)猛拚沉醉东风,东风。倩人扶上玉骢,玉骢。归去路,望画桥东。花影乱,日朦胧。沸笙歌,引纱笼。

  〖意不尽〗(合)今宵添上繁华梦,明早遥听清禁钟,皇恩谢了,鹓行豹尾陪侍从。

  名传金榜换蓝袍,酒醉琼林志气豪。
  世上万般皆下品,思量惟有读书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