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明传奇剧本 > 霞笺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出 父子伤情


  (外上)

  〖高阳台〗心赤如丹。头颅渐光。那堪一子未上青云。(老旦上)承德堂前。晚景更添欢悦。

  (外)下官前日获一小恙。身体欠安。多赖夫人调养。平复如初。
  (老旦)皆赖天地祖宗阴佑。
  (净斋夫上)欲高门第须为善。好要儿孙在读书。此间已是李府。有人么。
  (末上,问答,禀见介)
  (外)到此何干。
  (净)孙老爹有书拜上老爷。大相公连日不来读书。在妓女家嫖。
  (外)有这等事。(看书介)

  〖一封书〗尊公子幼年美质。须当在简编。今月里忽然恋张姬。结誓缘。自此放心无束检。异日难图昼锦旋。寄书笺。达忠言。草草陈情余不宣。

  有这等事。上覆你家老爹。我还要细访。看二钱银子与他。
  (末应介,净谢介,下)
  (老旦)相公。孙先生书来。为些什么。
  (外)你养得好儿子。近日书到不读。习了下流去嫖。
  (老旦)经目之事。犹恐未真。传来之言。岂可深信。
  (外)唤司书。
  (末唤介,丑上)司书何所事。尽日掌文书。受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司书磕头。
  (外)你日间在那里。
  (丑)随大相公在会景楼上看书。
  (外)晚间。
  (丑)号房承宿。
  (外)我问你。大相公近日嫖。你晓得么。
  (丑)小人不晓得。大相公在书房中。
  (外)唤他出来。
  (丑)大相公有请。

  〖生查子〗(生上)别去镜台前。独抱鸳鸯枕。

  司书。有一封书在书房中。你可送去与张翠娘。
  (丑)相公还要张翠娘李翠娘。老爷奶奶知道了。要打司书。被我遮饰过了。相公你可自作道理。
  (生见介)
  (外)你那里来。
  (生)会景楼上看书来。
  (外)日间在那里读书。夜间哩。
  (生)号房承宿。
  (老旦)相公。孩儿说话。与司书一样的了。
  (外)孙先生有书。你看。
  (生看介外,打生介)

  〖泣颜回〗空自戴儒冠。似沐猴枉着青衫。书香一脉。料伊家未必能传。(老旦)且须当耐烦。本娇生豢养难禁谴。(外)岂不闻爱勿劳禽犊之爱。恨伊家有愧先贤。

  〖前腔〗(生)严亲息怒望矜怜。蒙训责敢不尊言。(外)未登云路。先穿补衣。快脱下来。(生脱衣内穿女衣介,外)分明浪子形状。岂是读书人的行径。施朱间紫。可轻将亵服来穿。(老旦)伊家听言。昔斑斓五彩人争羡。(生)今日里服御翩翩。看他年宫锦袍鲜。

  (外)不肖子。公卿之子。不学流为庶民。庶民之子。勤学可为公卿。你这不成才的。这般懒惰呵。

  〖扑灯蛾〗宫袍勿浪言。抵触罪难免。纵饮宿娼楼。好把家声玷辱也。(老旦)相公且耐烦。(外)还来护短。叫司书。从今锁禁。不许出门前。(老旦)老相公须当宛转。岂不闻尧舜之子未尝贤。

  〖尾文〗(外)夫人。我簪缨甲第还修善。到养这轻狂下贱。那些个奋发在青年。

  (外)叫司书。将这不肖子锁在书房中。若放他出来。一顿打死你这狗才。

  辱没家声习下流,不如打死也干休。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远忧。

  (外下,生老旦吊场,老旦)我儿。攻书是你本等。怎么行这样事。

  〖高阳台〗(生)在会景楼中。偶题诗句。隔墙被伊收拾。他即返霞笺。其时又为儿得。堪惜。怜伊玉洁冰清也。(老旦)那烟花难探消息。我那儿。可将张丽容丢下了。我对你爹爹说。别选个侯门贵戚。玉枝金叶。

  (生)母亲对爹爹说。娶张丽容与了孩儿。孝顺母亲便了。

  〖尾声〗(老旦)再三不用多饶舌。叫司书开了书房门。推入书房去也。(老旦下,生)天那。教我独守孤灯和泪血。(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