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明传奇剧本 > 霞笺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出 烟花巧赚


  〖金珑璁〗(生上)日高将向午。翠衾鸳枕珊瑚。(旦上)晓妆眉未补。玉郞细语频呼。钩锦帐。挂流苏。

  (生)画眉愿得侍妆台。阿娇已贮黄金屋。
  (旦)晴沙日暖浴鸳鸯。曾如被底双鸾宿。妾本风尘。失身下贱。岂堪配尔君子。聊可充君下陈。
  (生)二笺相会。你我皆出无心。诗句相投。天缘似乎有意。要结三生之契。永图百岁之姻。
  (旦)但君出自宦门。抑且严君峻砺。愧我花间贱子。何由得拜公姑。
  (生)岂不闻男女之际。大欲存焉。两心相得。虽父母之命。不可止也。明当以我心事。禀知家君。再三恳求。决无不可。所虑者。惟恐令堂移花别苑栽耳。
  (旦)君未观娇红记乎。倘有不虞。则申为娇死。娇为申亡。夫复何恨。昨晚家母欲索你宿钱。今日必遣小乔来与你絮聒。这都是娼家故态。不必尽言。我已收拾箱奁中。将有百两。少刻若来。你可付与他便了。
  (生)如此盛情。足见厚爱。所谓心坚金石。其臭如兰也。
  (旦)你连日心迷花酒。学业顿忘。秋闱已近。乘此南窗日永。清风徐来。欲效李亚仙故事。勉君诵读一番。不识君意可否。
  (生)大姐此言诚善。就取过书来待小生观看。
  (旦)你既读书。我将针线绣一个香囊。与你佩带。
  (生)想当初李亚仙不弃郑元和之盟。后中状元及第。小生愧无郑生之才。有辜翠娘之望。
  (旦)那郑元和荣贵不弃亚仙。后封夫人。生五子并皆荣显。贱妾不愿生前受享诰封。只愿死后再同枕席耳。
  (生)小生有寸进之日。若忘大姐之恩。天必殛之。
  (旦)转祸为祥。你且看书。

  〖园林好〗你且对芸窗翻阅史书。学充足方成大儒。切莫把光阴虚度。你须下这苦工夫。你须下这苦工夫。

  〖江儿水〗(生)时习心还悦。天真乐自如。隔墙任尔笙歌度。不须剔目把衣衫污。凤楼终许归天府。好把丝纶经补。这眩锦鲛绡。绝胜回文织妇。

  (净潜上,偷窥下)
  (贴上)风月场中闲耍。面无愧色。绮罗队里奔趋。身有余香。李相公。拜了。姐姐请上。有话讲。
  (旦)有何话说。

  〖五供养〗(贴)萱亲嘱付。为家贫不复似初。欲将娇丽女。移去住京都。我潜来报汝。未审何方区处。(旦)妹子。他要去自去。我不去。(贴)一家过活。那一样不在你身上。只为这里生意欠好。要搬去。怎么说他去我不去。(生)二姐。你姊妹不必相争。有什么计策教我。留得姐姐不去。重重谢你。(贴)相公。这也不难。有银子送些与妈妈。自然不去了。(生)言之有理。方才家中送得白金百两在此。正要送来与妈妈。二姐来得恰好。就烦送去如何。(贴)这也使得。(生)封缄金百两。聊赠买花资。伏乞转言。望无推阻。

  (贴)相公。有了银子。你二人放心耍子便了。正是无钱身怎安。有钱鬼可使。(下)
  (丑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奶奶着我请大相公回家。不在会景楼上。想在张家。我只得到此。呀。大相公。

  〖前腔〗严亲分付。为连旬偶尔病痡。传言娇幼子。归问莫踟蹰。更有高堂慈母。请相公呵。即回去亲调药饵。(生)如此怎么好。(丑)快走。(生)家父有恙。一定要回。(旦)这等官人急宜归去。待令尊平安就来。(生)事出两难。怎生是好。(生)太行云影堕。巫峡梦难图。蹔别妆前。即来回顾。

  (生留恋介,丑急唤下)

  〖玉交枝〗(旦)两情欢处。喜连宵朝欢暮娱。酥胸紧贴还交股。怪风波顷刻传呼。(望介)咳。三秋一日信有诸。寸心千里宁无故。(净暗上听介)翠娘。你且将双眉蹔舒。对吾行道个万福。

  翠娘。你是难得见的。请上待我拜见。
  (旦)相公上姓。
  (净)洒银就是学生。昨日奉拜。卿卿弈棋空返。今日重来奉拜。适见卿卿一边看书。一边针指。真个是宜室宜家。令小弟赞叹不已。
  (旦)公子请尊重。贱妾恨堕污泥。兹已洗干红粉。此身已许李生。岂容轻露头面。请到前面。舍妹相陪便了。
  (净)乞求一宵之乐。再不敢重犯。
  (旦)闻得君家与李生同窗好友。
  (净)这些事管什么好友。
  (旦)既是同窗好友。瓜田不纳履。你可知道么。

  〖前腔〗同窗何妒。愧奴家失身贱途。怎看做李郞妻子张郞妇。休猜做九尾淫狐。(净)说上天去。也要成就。(旦)若还恁般强逼奴。幽魂应到天庭诉。(净)昨多承玉簪赠吾。因甚的蓝桥间阻。

  (旦)有甚么玉簪。
  (净)昨日妈妈将玉簪期我。今日为何这等推托。不要如此。

  〖川拨棹〗(旦)你休相侮。这风流别去图。(净)你若无礼。送到县家去告你。(旦)拚得个命丧锟吾。拚得个命丧锟吾。(净)取笑怎敢。(旦)我怎做浮萍逐水波。掩重门甘守株。闭闲亭只自如。

  (推倒净下)
  (老旦上)贱人。怎么这等撒娇。公子起来。
  (净)可恶。你那女儿不过是妓者。怎么这等放肆。把我推这一交。就进去了。
  (老旦)公子不要恼。这是你造化到了。
  (净)怎么造化到。敢是跌出来的造化。
  (老旦)咳。公子。你虽读书。不曾看嫖经。
  (净)嫖经上怎么。
  (老旦)打情骂趣。
  (净)果然。
  (老旦)难道老身生出来的。
  (净)承教了。今日不成。明日再来。多拜上。
  (老旦下)
  (净暗想介)可知道他虽是如此。一双娇眼还瞧着我。

  〖余文〗秋波偷转将人顾。无尽头相思害我。咳。今夜独自在馆中。好生难过。只得全仗消愁酒一壶。

  佳人二八真堪美,血点樱唇喷香嘴。
  流水无情恋落花,落花有意随流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