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明传奇剧本 > 霞笺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出 丽容矢志


  (旦上)

  〖清江引〗琼楼十二雕栏转。尽把珠帘卷。腰似春风柳软。(贴旦上)徐步画檐前。举青梅把莺儿唤。

  〔玉楼春〕
  (旦)章台试把垂杨折。往事堪悲心欲裂。落花无语怨东风。泪和紫瓣流红叶。
  (贴)青楼佳品称奇绝。翠馆名姬夸秀杰。自将风月担儿担。莫把闲愁锁双靥。

  (旦)妾身张丽容。小字翠眉。身生乐籍。名占教坊。粗习诗书。略谙歌舞。侨居对景朱楼。附近儒斋艺苑。天那。几时遂我从良之愿也。
  (贴)姐姐。你名重当今。色倾上国。声闻寰宇。争睹芳容。不是我倚门献笑。就是墙头上野花一般。
  (旦)诚有天壤之隔也。妹子。我有心事。岂汝所知。且看香来。烧炷夜香则个。(贴)香在此。请姐姐烧香。

  〖一江风〗(旦)对苍天谩诉心头怨。恨落风尘贱。宝炉烟飞上青云。直透灵霄殿。望嫦娥鉴此言。望嫦娥鉴此言。愿相逢美少年。把红丝早系金莲畔。

  〖前腔〗(贴)枉熬煎。忒不通权变。须及早谐缱绻。贵王孙万唤千呼。未许睹如花面。奈双丸易转迁。双丸易转迁。暗里朱颜换。那堪老大人轻贱。

  (旦)妹子。言虽如此。必须是从良。方了我终身之愿。你看母亲来了。
  (老旦上)楚馆秦楼春色。调脂弄粉生涯。弃旧从新门户。暮迎朝送人家。我儿。你们在此做些甚么来。
  (旦)母亲。孩儿在此烧一炷心香。
  (老旦)我儿。我们这样人家。烧什么心香。你这般老实。那有人来。我幼年时节。不知哄过了多少子弟。如今年老。专靠你们挣家。方才临安赵尚书公子。着人将三百两银子四个尺头送来。接你到杭州去。不过是游一游西湖。到天竺烧一炷香就回。你随他去。总成娘赚这一主银子何如。
  (旦)母亲。不要听他。偌大一个杭州。岂无名妓。这是哄我去。只说不在。回他便了。
  (老旦)回他便了。他是尚书公子。偌大势头使将来。我们怎么当得起。
  (旦)娘这般年纪。还不看人。
  (老旦)倒说我不看人。

  〖大迓鼓〗你须加艳丽妆。遍身罗绮。兰麝薰香。倚门献笑乔模样。若还撞着个有钱郞。暮乐朝欢。说甚从良。

  〖前腔〗(旦)娘行自忖量。一颦一笑。各自行藏。迎新送旧倡家相。若还撞着个薄情郞。泥途堕落。怎比从良。

  自许登楼洗艳妆,从他蜂蝶过东墙。
  闭门不管窗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张。

  (旦下,老旦、贴吊场)
  (老旦)咳。罢罢。自小养得他娇了。见了二百两银子。不在心上。你怎么不劝他。
  (贴)方才正在此劝他。他执意要从良。
  (老旦)多少从良的姐儿。不得了当。前船便是后船的样子。谁似做小娘的。朝朝寒食。夜夜元宵。却不受用。呀。我倒忘了。檇李黄相公在此。接下湖船。快去快去。

  安排呈彩袖,
  准备试清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