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明传奇剧本 > 双珠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九出 卖儿系珠


  (外、末行上,外)

  〖满庭芳〗岐路峥嵘。长亭苍莽。天涯岁月遨游。商通方物。孤枕一灯秋。(末)谁道陶朱致产。为奔尘两鬓飕飕。追随着敝裘羸马。今日喜回头。

  (外)北去关河远。南来岁月长。
  (末)所经多旧馆。浪迹重凄凉。
  (外)老汉姓王。名章。字子循。陕西人氏。因往江西等处买卖。淹留二年。今喜趁些利息。收拾回家。在此荆江道经过。王安。前边公廨是甚么所在。
  (末)告老员外知道。此间是郧阳驿前了。
  (外)行了半日。甚觉饥渴。且在此处买些酒饭吃了。再行未迟。
  (末)驿西有个酒肆。请即过去。
  (外)才离走毂奔蹄处。
  (末)便到当垆涤器家。(并下)
  (旦抱儿行上)

  〖月云高〗愁城冤薮。坚深与谁剖。最苦分鸾日。屈指应非久。亲老儿孤。凄凉两僝僽。生死虽云命。难道尽遭阳九。事到头来不自由。强步含羞何处投。

  奴家丈夫问成绞罪。秋后就要处决。昨日分付我改嫁叶长官。
  (悲介)好苦。丈夫。我与你十年夫妇。尚不知我心事。我若有改嫁之心。怎见得害了你的性命。可怜古人从其治命。不从其乱命。他只因刑期将近。神思昏愦。以致言语舛错。故此奴家吞悲含忍。不与深辨罢了。为今之计。丈夫罪既该死。奴家先求个自尽。表我心事。使丈夫九泉之下。亦得瞑目。只是我孩儿在怀。没有下落。意欲寻个好善人家。过继与他为子。一则全他性命。二则延王门宗嗣。
  (哭介)我那儿呵。在我怀中五年。时刻不离。今日事出无奈。不要怨做娘的。抱你出来。为分离之计。街坊市上。不知你遇着那一个有缘的父母。不免再行前去。
  (行介)

  〖前腔〗风尘奔走。栖栖丧家狗。誓死明初志。抱子先求售。(悲介)我那儿呵。今日娘怀。明朝在谁手。此际情何限。天地同高厚。说到堪伤泪自流。沉痛黄泉兀未休。

  (外、末上)身离竹锁桥边地。眼望云横岭外天。作急趱行路程。
  (外)王安。你看那妇人抱着一个孩儿。走来走去。啼啼哭哭。不知为何。
  (末)要知心内事。但听口中言。待小人去问他。便见分晓。
  (问介)娘子为何啼哭。
  (旦)客官不好说得。奴家丈夫。为事在狱。欲卖这小儿来用。一路行来。没个好主。故此啼哭。
  (外)可怜可怜。
  (见介)我闻娘子是北方声音。因何到在此地。
  (旦)奴家本贯涿州郭氏。丈夫王楫。抵补军伍到此。
  (外)在此当军。为甚事在狱。
  (旦)承问及。容奴家告禀。

  〖宜春令〗吾夫是合绞囚。(外)因何犯此重罪。(旦)为奸豪攒成寇雠。(外)想未详允。或有可生之路。(旦)青蝇未聚毫端。无计祈天宥。(外)丈夫果有不测。正当育孤守寡。为何把儿弃了。(旦)丈夫死期既近。奴家义不独生。拚舍这弱息螟蛉。要表我终身箕箒。(外)你令郞既要与人。不知肯托老夫么。(旦)若得携归鞠育。感当不朽。

  (外)

  〖前腔〗听伊语。见虑周。使人闻心伤眉皱。娘子。我老夫呵。暮龄无嗣。希求令子承吾后。(旦)如此甚好。(外)既蒙见允。乞借令郞一看。(旦放儿在地,外看介)好好。真英物也。想元是天上麒麟。今做了璞中琼琇。娘子。你家姓王。老夫亦姓王。若论祖先。未必不是同宗。请问令郞何名。(旦)小字九龄。(外)元仍此名。我也不改了。管取气求声应。箕裘胥茂。

  老夫陕西商人。在此经过。囊无余钞。聊奉白金三两。少充茶礼。待令郞成立。自有厚报。(放银在地介)
  (旦)此礼本不当受。但我夫妻处死生之际。不敢虚辞了。
  (哭介)我那儿呵。此时别去。今生不得相见了。我婆婆临别。付我明珠一颗。欲为后会之计。目下我夫妻俱死。此珠终至失所。孤我婆婆之望。不若系在儿颈上。倘长大成人。未免见鞍思马。睹物伤情。虽没处讨你父母。或者婆婆天年未终。犹得还珠合浦。
  (抱儿介)

  〖前腔〗儿灵慧。睁两眸。似教娘斯须挽留。(珠系颈介)明珠悬项。穷源推本应根究。(放儿在地介)孩儿。你长大成人。图功业志气从新。思骨肉宗支寻旧。(外)娘子且请宽心。不必过于丁宁。(旦)虽是丁宁无数。儿能知否。

  (外)娘子。老夫大胆了。(抱儿介)
  (旦)蒙老员外厚赐。奴家依命了。
  (取银介,对末)孩儿此去。全仗总领哥照顾。
  (末)

  〖前腔〗娘珍重。莫过忧。我东人仁慈罕俦。既蒙付托。提携保护孚盈缶。小官人此去长大成人呵。冀十年异地成身。看一旦故园回首。方信萍归大海。相逢非偶。

  哀哉母子泣西东,泪眼徬徨似梦中。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