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明传奇剧本 > 双珠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四出 协谋诬讼


  (净上)

  〖光光乍〗年力已虺尵。使机谋。志未灰。舞文弄法多奸诡。忽闻访察怕如雷。狼奔鼠窜。无由忏悔。

  识法朝朝乐。欺公日日忧。
  分明两句话。送我上高楼。

  (笑介)我的本事。全靠教唆词讼。指称打点。是我一生衣食之计。倘有人家户婚田土。不明不白。斗殴相争。不死不活。要到当官告理。便来寻我计较。设个圈套。写个状子。包他告准。帮他取胜。免不得送钱与我。那被告人家。无人主谋。也来寻我计较。我又立个主意。开条门路。就写一张诉状与他分辨。也免不得送钱与我。因此养家。尽好度日。谁料近来官清讼简。全无主顾。这是我的悔气。且耐且耐。前日李营长要与王娘子厮好。求我计较。哄那王秀才去写册。想必成了勾当。连日不曾相见。今早差人来说。要到我家会话。只得等待。
  (丑上)

  〖前腔〗酒色祸之媒。险些儿做出来。酒不醉人人自醉。方知好色惹非灾。遭他毒手。雠深如海。

  (见介,净)李总营。连日少会。请问心事如何。
  (丑)全然不济。
  (净)我计策是妙的。只是你用得不如式了。
  (丑)你的计策全没用处。
  (净)为何。
  (丑)王秀才写册去后。那娘子终日闭门静坐。教我无路可入。偶然一个晚间。他在井上打水。
  (净)这是你造化到了。
  (丑叹介)不是造化。乃是悔气。
  (净)愿闻。
  (丑)那时四顾无人。与他讲些心话。指望成交。不想才开得口。就被他将人比畜。辱骂一场而去。甚是败兴。
  (净)他是女流。只索忍耐他些。此回不成。还有下次。
  (丑)这个不打紧。其夫昨晚回了。听信老婆话说。拔剑杀我。被我叫破地方了。
  (净)这王秀才极不忠厚。受你多少恩惠。便是一个老婆。不肯相让。直得讲口。
  (丑)不要提起这事。反将我数黑论黄。百般辱骂。我心上饶不过。特来请教。要摆布他。
  (净)这个容易。你要私下摆布当官摆布。
  (丑)实不瞒你。他是个聪明乖觉的人。况系一名正军。如何私下摆布得他。必须当官告理。明正其罪。方出这口气。
  (净)你果要告他。
  (丑)他不仁。我不义。定要告他。
  (净)李总营。你知我平日代人写状。必要开了后门。留条出路。倘被告又央我写诉状。便是我的生意。你是我的心腹朋友。比别的不同。一定要关杀了后门干事。教他没寻出路处。
  (丑)如此甚好。足见交情。
  (净想介)李总营。你若依我的主意。那王楫当得一个大大的罪名。
  (丑)斗殴之事。有何大罪名。
  (净)你不知哩。那王秀才呵。

  〖锁南枝〗依律例。为犯魁。(丑)犯人之魁。是第一等罪名。何能到此。(净)持刀杀人当抵罪。(丑)他虽持刀。却不曾杀得我。(净)阿呀。你真是个武人。不知法度。理合论尊卑。他卑你尊贵。(丑)我是营长。他是小军。虽有尊卑。不相统属。(净)他在你手下写册。是你部军。你是他的长官。律上一条说道。部军谋杀长官。已行者杖一百。流二千里。已伤者绞。已杀者斩。你虽不曾被杀。但做些伤痕在身上。他就该绞罪了。那时再用些谋为。招成狱。没挽回。陷人坑。此为最。

  (丑)

  〖前腔〗凭君语。事可危。情真理亏难抵对。设或细详推。机关粉儿碎。(净)律上说话。是有成法。身上伤痕。是有实迹。告我做证见。又是个铁门闩了。有甚粉碎。(丑)图侥幸。勉强为。照原词。意方遂。

  ——张主文你状子全要停当些。
  (净)

  〖前腔〗吾刀笔山可颓。倾人家命如覆杯。(丑)一字入公门。九牛拔不出。倘官府究出真情。反坐我诬告之罪。如何区处。(想介,净)不必恁徘徊。暂将此心昧。自古道杀人见血。剗草除根。李总营。你可用些机谋。坏些钱钞。摆布他一个下落。那娘子还是你的。(丑)既为雠家。怎么那娘子是我的。(净)夫既死。妻靠谁。这姻缘可仍配。

  ——那时我来作伐。包得你成这椿事。
  (丑笑介)

  〖前腔〗姻缘事。仗大媒。花容月貌终与会。王娘子。你虽曾骂我。既往我不追。将来爱相倍。你丈夫若死。是自取其祸。非吾薄。莫怨悲。是伊夫运当退。

  鼠牙雀角用深图,只为求妻祸及夫。
  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